修去证实自我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路上走的磕磕绊绊,时而精進,时而懈怠。记的那是一九九五年孩子刚出生不久,由于妻子要上班,孩子没人照顾,我们就回到父母家,希望父母能够帮着照看一下孩子。可是,母亲处处事事不让人,气的我和她大干一场后,独自一人回到自己家,妻子为了孩子忍气吞声的住在那里,那段时间我非常痛苦,真想和家里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一肚子怨气,整日以酒浇愁。有一天到同学家去玩,他是本地区的辅导员,他曾经劝过我学大法,由于无神论的观念使我对气功的认识很偏激,一提起气功就认为是迷信,所以也根本没想过自己要炼功。可这次,当我看到有讲法录音带,就有一种想要听一听的愿望,就问同学如果不学大法能不能听一听,同学笑着说当然可以。

就这样我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回了家,当时并没有马上听。过了几天休息在家,妻子和孩子都不在家,不觉之中又喝起了闷酒,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带,顺手将磁带放進了录音机里。就这样越听越觉的有道理,越听心里越舒畅,这功法太好了,我一定要学!这时师父正讲到喝酒的问题,我想我不应该喝酒了,心里就有了很大的决心,就将酒杯推到了一边。接着往下听,一会师父就讲到了抽烟问题,这时我正抽着烟,心想烟也不应该抽了,随手将烟掐灭。就从那天开始,我就将烟酒戒掉了,开始了大法修炼。

修炼大法后,我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总是乐呵呵的,心里感到很踏实,对人生和生活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我主动的向母亲道了歉,得到了母亲的谅解,家庭变的和睦了。在我的影响下,妻子和父母先后得法,从此家人都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

可是修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时才二十七岁,各种执著心很多,尤其显示心很重,在法理上悟到一点什么,做的事情好一点,就在炼功点上或同修面前张扬和显示,同修们一再提醒和帮助也全然不顾,还觉的别人不如自己,理解不了自己,致使和同修的矛盾越来越大。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各地洪法达到了高潮,各炼功点都主动到室外炼功,使更多的人得法。天渐渐冷了下来,在东北地区室外炼功难度越来越大,炼功点上的学员主张室内炼功的占大多数。作为辅导员的我,觉的还是应该在室外炼功,在炼功点上我就跟大家说,第二天将在室外炼功,有愿意在室外炼功的就和我一起炼,采取自愿。没几天就剩我和另一同修了,其他人全都回屋里了。在室外炼功的这几天,经常有同修夸奖我们说:“你们在外面炼功真行,我们在屋里开一扇窗户还冻的不行,你们还能在外面炼,真了不起!”听到夸奖后,心里美滋滋的,觉的自己修的好,比别人都强,这个显示心都膨胀到这种程度了还不自知。有一天早晨外面很冷,炼完功進屋手指冻的都发白了,同修们看了后都劝我们俩别在外面炼了,别把手冻坏了,我不听,接着炼。第二天炼完功手又冻的发白,缓了很长时间才缓过来,妻子看不下去了就劝我戴上手套炼吧,我不但不听还跟他犟。结果没过两天手就冻坏了,两只手都冻起了大水泡,还有一个手指冻的发了黑,后来最上面的那一节冻掉了,另一同修的手也冻坏了,但没我的严重,当时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事后,并没有接受教训,通过这件事好好向内找,提高上来,只是觉的没戴手套的原故,现在想来,其实不戴手套炼功也不会冻坏,是自己的出发点不对,在室外炼功是为了洪法,叫更多的人看到,使有缘人能够得法;戴手套是为了符合常人状态,不会把常人和新学员吓跑。其实,现在悟到修炼中出现的一切超常现象,都是大法的威力和师父对弟子的加持和鼓励,不是自己的如何的了不起,可是当时并没有悟到。这颗证实自我的心就这样被掩盖了。

转眼就到了正法时期,由于个人修炼基础没有打好,正法修炼就显的困难重重,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做事,表现的很不理智,显示自我的心还很重,做出点成绩就沾沾自喜,总是叫同修按自己的要求去做,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就一通指责和埋怨,这样邪恶就抓到了迫害我的把柄,将我非法绑架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用尽了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办法,也没能摆脱邪恶的迫害,最终自己崩溃了,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但心里知道这样做是错的。出来之后,怕心很重,在家里看书都胆胆突突的,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心里也很苦闷,可就是不知道如何突破,师父看到了我的怕心,也看见了我想要上進的心,就通过妻子的一件事情点醒了我,使我转变了思想,有了正念,认识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走向新生。

那是在二零零三年,我出洗脑班后不久,洗脑班就胁迫单位欲将我妻子也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听到消息后心里很害怕妻子被绑架,但又没有办法破解,就回家劝妻子出外躲一躲,妻子听后,当时心态也很不稳,就听信了我的话,收拾了一下东西,到一个同修提供的地方住下,当天下午就觉的不对劲,就回来了,我一看吓了一跳:“你怎么回来了?他们准备抓你呢!”妻子说:“怕什么?他们想抓就抓啊,他们说了不算。”我听了后,嘴撇的老远,很不服气的说:“别傻了,我一个大男人,论力气、胆量都比你大,现在都被迫害到这种程度了,你一个弱女子,怎能斗的过他们?还是快出去躲一躲吧,免得后悔。”妻子听后说:“你就看着吧,表面上咱俩的事情好象一样,都是要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但是结果是不一样的。”任我怎样去劝说,妻子就是不听,告诉我:“如果单位问我在不在家就说出门了,不在家。”我说:“他们要来搜家怎么办?”妻子说:“不会的,他们不敢。”我说:“他们可什么坏事都做的出来,你说不让搜,他们就不搜了?你有多大本事呀!”妻子平静的说:“是的,你就看着吧。”妻子以往很听我的话,但这次却一反常态,很坚定自己的意念,没有被我带动。我一看妻子很坚定,自己又做的不好,就没有坚持自己,很不情愿的按照妻子说的去做了。第二天上班,大队书记就问:“你妻子在不在家”。我胆胆突突的说:“不在家,出门了。”书记也没多问,就说:“等回来了告诉我一声。”说完就走了,我的怕心一下子就小了一点。

回家后,看到妻子正在发正念,看到我回来,就问我单位怎么样了,我把单位的事情说了一遍,妻子的信心大增,更加坚定了正念,整天的学法发正念,受妻子的影响,我也开始和她一起学法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

过了一个多星期,大队书记又问了我一回,我还是说不在家,并壮着胆子告诉他我和妻子修炼后,身体都健康了,原先妻子有严重的心脏病,炼功都炼好了,工作上也都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书记说:“这个我知道,但这是上边追查的,我也没办法。”说话的语气显的很弱,我心里的正念越来越强,接着说:“可是,由于迫害大法之后,我妻子的病又犯了,去年将我妻子送去劳教,就因为有心脏病,劳教所拒收,被送了回来。我告诉你,现在国际上已经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专门调查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组织和个人,将来必将绳之以法。”书记听后问:“那你上次被拘留的证件还在吗?”我说:“我都留着呢,作为迫害的罪证。”书记听我说完,就说:“那我就将你妻子有心脏病的事向公司汇报一下,尽量为你们说一说,我也不希望你妻子到那里去。”

就这样,大队书记向公司汇报了妻子有病的情况,后来公司书记和经理找我谈话,让我劝说妻子放弃修炼,然后以公司的名义集资,为我妻子治病。我断然拒绝了他们,同时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妻子的心脏病没迫害之前炼大法后从没犯过,迫害发生之后。心脏病才又犯了,如果你们不去干扰她,她的病不用医治,炼功自然就会好,一分钱也不用花。”经理一看我这么说,转身就走了。书记一看也没啥说的,就让我回去了,后来也没有提我妻子办洗脑班的事。就这样,在妻子和我不断的学法和发正念下,解体了邪恶已经定好的迫害。更神奇的是,过了年不久,邪恶的洗脑班就办不下去了,关门了。正是“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通过我和妻子的这件事情,使我清醒了,一个柔弱的女子,只是坚信了师父,坚信了大法,就能破除来自于单位、公司和社会的强大压力,而她自己并没有动手动脚与人争斗,只是坚定了正念,让我看到了真正做这件神奇事情的是师父,是师父展现了大法的威力,清除了邪恶,才出现了以上的事情,大法真是无所不能。通过这件事情,我看到自己以前做事是为了显示自己,证实自己,基点是站在为我为私的基点,而妻子做事基点是为了证实大法,同样做事,基点不同,一念之差,差之千里。

我很羞愧的对妻子说:“修了这么多年,我怎么才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原来就是为我为私,证实自我,我这么多年不是白修了吗?”妻子鼓励我说:“不要灰心,从现在开始也为时不晚,从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从那以后,我慢慢的跟上来了,做事能够以法为师,最大限度的放弃自我,在修炼的路上,越来越稳健,越来越成熟了。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心得体会,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在这里向尊敬的师父合十,向各位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