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生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王长柏(男),未婚,今年三十七岁,曾居住在七台河市桃山区老市委党校院内,现全家被迫搬往外地。

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王长柏现在应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份叫人称羡的工作——教师。能更好的尽到人子应尽的孝道,更好的处理好亲友间的关系,用大法赋予他的善良、真诚,为社会增添一份纯正的力量。然而这一切全因为这场迫害而被剥夺了。

下面是王长柏诉述他的部份遭遇。

今天本着最纯正的善念,将自己在这十几年里经历的迫害讲出来,不为别的,只是希望能以此唤醒仍被中共邪党假理迷惑的,暂时还不太清醒的,仍被利用充当迫害工具的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及普通民众的良知善念,从而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并因此而拥有一个真正的充满阳光的美好未来。

我于一九九八年二月份喜得大法,当时正是上师范大学期间。得法后,我一改以前形成的观念,时时处处用大法的法理“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事事与人为善,在学校尊敬老师、善待同学,努力学习,赢得师友一致好评;在家里孝敬父母,关爱亲朋;在社会上心怀善念,善待一切。当时真是生活充满阳光,前途一片光明。是啊,大学一毕业就会是一名人民教师,未来充满希望和憧憬。

但是,大学刚刚毕业还不到两个月,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发生了,面对这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我心痛至极。我深知大法的纯正和美好,是苟喘躲在阴暗角落里偷生,还是站出来为大法说句真心话,成了我一个艰难的选择。痛苦中、冷静地思考后我抛弃了私心,抛弃了安逸的生活(家里人告诉已给我找好最好的学校,只等分配工作了),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与同修三人一同进京上访,抱着最纯真的善念,希望用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受益体会向国家领导人证明法轮大法的美好,从而还师尊和大法清白。结果我被强行抓往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并被非法关押于北京某看守所,后来被驻京七台河警察带回七台河,期间我们身上所带的一切钱财被其所夺。

带回七台河后,我又被桃山公安分局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的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关押在七台河二看,在那里同修经历了非人的折磨,体罚、皮鞭、吊铐子、凉水泼身、“开飞机”……每日里面对无名的恐惧,饥寒交迫自不必说,我被非法关押了近半年,于二零零零年五月中旬回到家,工作也被剥夺了。期间年迈的老父亲、几个姐姐、妹妹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父亲头发白了好多好多。

二零零零年六月末,为了防止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当地桃北派出所又一次把我从家里绑架,强行关入七台河市第一看守所。那里关押的都是刑事犯,恐惧氛围笼罩每一个人的心头,感到压力很大。浑身长满疥疮,疼痛难忍。已记不太清具体回家日期了,只记得在看守所度过了中秋节,不久后回的家。回家后见父亲更加消瘦,皱纹更深,话更少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七台河桃山分局又伙同六一零人员将七台河大法弟子迫害判刑多人。我被迫害二年半,先被非法关在七台河第一看守所半年,后被非法关在牡丹江监狱两年,身心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在那里很多大法弟子都被迫长期超时、超体力干奴役活,给监狱赚钱。工作环境之差,奴役强度之大人们自可想到,有时加班到半夜。这一次我遭受的迫害,对家里的打击太大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我去办身份证再次被桃山分局迫害治安拘留十天,并勒索家人现金二千元。

这些年中曾经参与过对我迫害的人很多都已记不住了,能记得的有:曾是桃北派出所的李晓龙、韩龙,原市公安局长张和平,桃山分局杨局长,曹威、孙堂斌。

写出这些人的名字不为别的,希望这些人了解大法真相,能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再继续做中共的帮凶,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全国很多警察明白真相后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善待大法弟子而出现福报的例子太多了。当然正反两方面的例子都有,一意行恶迫害大法学员而遭恶报,或是殃及子孙和家人的也不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