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心,做个快乐的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是一个不断走出人心、走出人的观念、去掉人的执著的历程,正如师父说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每前進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能在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而没有被旧势力干扰下去,走出那些桎梏人的人心,全靠学法。

通过学法明白,旧势力细致的安排了所有大法弟子从入门开始到现在一切大小事及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中所有情况的干扰,无孔不入。如果学不好法,就会对法认识不足,法理不清,从而正念不足等,那么就会在旧势力的干扰、迫害中,在矛盾中,在人中,在人心、观念、执著的触及当中,陷在其中走不出来,甚至是没完没了的被干扰着,从而被动的、消极的无可奈何的承受着干扰与迫害,就会被人心制约、带动、控制而内心苦闷、压抑、愁眉苦脸,没有修炼应有的以苦为乐,没有大法弟子的风范,再发展下去就会迷茫,继而对大法产生迷惑与误解。

在修炼路上我摔过跟头,走过弯路,但现在已经清醒了。我知道怎样学好法、怎样修炼、怎样站正基点,我清醒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最可喜的是在不断学法中产生了正念,不断加深了向内找、在法上认识法、以法为师、信师信法的涵义,并且实践中证悟了师父讲的大法弟子全凭正念过关的法理。例如,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我在工作环境面对面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凭正念走出邪恶的干扰迫害。在整个过程中,我不消极对待,刚开始面对邪恶绑架、抢劫而不知所措,忘记用正念制止,而用人心与之争斗,但我很快调整自己的心态,在心中发出强大的一念,正邪较量开始了,我十分清醒该怎么做了,因为我心中有法。

师父讲的有关正法时期法理非常清楚,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要清醒自己是有责任有使命的,无论在哪里就是做好三件事,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承认旧势力强加進来的任何安排,我就信师信法,一切是师父说了算,我自身有漏我会在法中归正的。并且我还发出强大的一念,不允许旧势力以考验我为借口害众生,不允许世人、亲朋好友因为我而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不允许因为我使同修、特别是刚刚走出来、还未走出来的同修产生消极影响,我要及时在法中归正自己,我要起正面作用。我首先做到不配合邪恶,基本是零口供零签字,不劳役、不报数、不穿监服。我也不绝食,大法弟子靠正念足以过关,我要集中精力发正念、背法,于是我每天都舍不得睡觉,怕睡着了不能发正念、背法,几乎每个正点发半个小时正念,背半个小时法,同时不允许自己被人心带动,尽量使自己保持每时每刻、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在这期间我体会到大法弟子善的力量。在劫持到看守所的路上,我就开始向内找,善心也出来了,我知道这一切是因为我做的不足导致旧势力以此为借口操纵不明真相的人、操纵派出所的人对大法犯罪,他们也是受害者。我后悔自己做的如此差劲,牵连众生,心中的争斗、不平一下消失了。在看守所,在不配合邪恶各方面命令要求时,我都发出善念:我不配合的目地是叫你们不要对大法犯罪。为不穿监服之事,分管警察多次找我谈话,我都告诉她,我之所以这样做,目地是为她着想,她虽不理解,但能感受到我的善。她说要向上面反映,我说我只要是为别人好,其他就不多想了。由于我处处用善念对待他们,除个别外,没有人刁难我,所长看到我不穿监服也不说什么。当时那段时间看守所三天两头里来人检查,还有蹲点检查,对不穿监服要求严。监室每人发一张纸,叫写体会,我就利用来讲真相,我讲了大法真相及在世界的洪传情况,我讲为什么大法弟子讲真相,为什么叫您念一句“法轮大法好”,因为大法给世人定下進入未来的标准,对大法的一念就定下未来;我讲之所以不配合,就是叫你们不要对大法犯罪,能有个美好未来。我希望他们都能摆放好自己的位置等等,写好后还给每个人看,她们都说写的好,很感人,她们虽然不理解,但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

这其中还有一件事,有一年轻警察叫我签字,我不配合但有争斗心,结果触动了他的负面因素,叫一小劳改犯给我戴脚镣,我用人心与他发生争论。我想起师父的话,用正念正视邪恶,但不管用,双方目光互相注视着、僵持着,我忽然明白我心中有仇恨、争斗,怎么能是正念呢,我迅速调整自己,先想是自己的不足,而导致他对大法犯罪,不能让他对大法犯罪……我还没想完,奇迹发生了,只见他一连向后退了数步,嘴里说着:别看我、别看我。接着笑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善的力量,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事后在监室里,他通过对讲机与我对话,问法轮功的情况,一问一答,我底气足、心态比较平和,给他讲了很长时间真相,在场的其他人员都静静的听着,说我讲的好。我还找机会给其他人讲真相,有七人办了三退。

这期间我还体会到,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身处任何环境,都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向内找,“功修有路心为径”(《洪吟》〈法轮大法〉),及时查找能触动自己、让你难受的那颗心,挖出来,及时在法中归正。

在这个正邪较量的环境中,我清醒的认识到,我必须无条件的使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中,首先放下对家里亲人、朋友的牵挂及他们对我的感受,放下家里的一切,一有不好的念头,我立即清除。然后向内找自己如何被邪恶钻了空子,找这段时间自己有那些不足,还没有归正,一找一大堆不足,几乎什么心都沾边,心里顿感惭愧,我立即向师父认错。

接下来每天都有触动人心的事,看到警察开门進来手里拿了一个卷起来的纸,吓我一跳,误认为是劳教书;不断传来的铁门、铁链的撞击声等等,都能触动我的怕心,暴露出来就清除它。看到上面来的检查人员,冒出怕他们看见我不穿监服的心。我立即归正自己:我才是这里的主角,一切围着大法弟子转。时常算计着被关押的日子,似乎在等待着邪恶的什么决定,在默认它。别人在议论这段时间是“严打”,不托关系、不交钱出不去,也都检验着我信师信法的正念足不足,我就不断坚定自己信师信法的正念。一触动自己的心就及时归正。

我还时不时冒出如果去劳教所,一路上我是喊着:“法轮大法好”,还是唱着“法轮大法好”的歌,这回我可知道怎么用正念面对邪恶了,怎么不配合了,怎么跟邪恶较量了等等。被非法关押的第二十一天,我突然明白,在我心里仍然承认劳教所存在。我怕它,它就一直在控制我的思想,那我从现在开始就解体它,解体存留在思想中一切不正的念头,彻底从我空间场消失。这个正念一出,瞬间心里敞亮开了。

我发现自己有一个问题,自被非法关押進看守所,心里像有什么东西堵的慌,一点快乐不起来。监室其他人员都公认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从没有看到谁哭过,有坚强的意志等。我知道自己此时表面的笑容和平和是勉强出来的,修炼人不是以苦为乐吗,走到哪都应该是乐呵呵的,为什么乐不起来呢?哪里还存在问题?我反复背师父的“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洪吟》〈广度众生〉)。是什么人心、执著在障碍自己呢,第二十二天,我豁然开朗,我知道自己的结在哪里了,就是这个看守所,我在心里承认了它的存在,这里的一切能制约我,触动我的心。它让我感觉苦,离开亲人、同修,不能享受与他们在一起的苦,不能享受人身自由的苦,我也明白享受也是人的欲望。总之,这个环境里的一切,包括高墙、铁门、铁笼、手铐、警察、吃的用的等等都是能触动我的心,都让我感觉苦,我太在意这里了,它就是把我制约在这里,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相,我却把它当真了,是针对人心而设的假相,认清了它,立即解体它,它对我不起作用。我的心超脱出来了,我发出心底的快乐,当天晚上我的笑声像泉水喷发出来,在场的人都说我笑起来这么好听。第二十三天早晨,我走出了看守所,它只能关住人,关不住神,我亲身验证了师父的法理:“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清楚这是师父大法的威力。

回想这一经历,还有许多问题当时认识不清。如心里还承认那个“610”的迫害,还默认邪恶实施绑架,進派出所再進看守所,后進劳教所的迫害步骤与过程。其实,我悟到在被非法绑架前,如果及时向内找,在法中归正,不是这种结果。我有二次机会,一个是不明真相的人走后去派出所构陷,我是有感觉的,我忽然感觉从未有过的怕,感觉像另外空间的邪恶聚集过来了。如果我能及时向内找,找到由于自己迟迟不去的争斗心、做事心、不善的心触动了他负的因素,而马上用善念想他不要对大法犯罪,去掉自己的怕心,及时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也许是另一番景象;如果我用正念制止闯進来抢劫的警察,及时找自己做的不足,善念想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也许不会是这样;如果我能对众多围观的世人(数辆警车,引来围观者近百人)讲真相,及时曝光它们,或用纯净心态喊“法轮大法好”,也许是另一种结果,我放不下障碍我的爱面子、不好意思、讲文明的心。第二次机会是在派出所,我有机会走脱,前面的路会怎样,现在悟到能走出那一步,及时在法中归正,这个难就不了了之,本来就是一个假相。一切都是心的问题,一切假相都是人心幻化来的。

有人心才苦,有人心就不快乐,所以神是人心无存,是大自在的。看到有的同修修得很累很苦,不是修炼人以苦为乐的状态。我悟到如果真正学好法,向内找,无论身处任何环境、任何矛盾、任何事、任何关难之中,只要把握住自己那颗心去修,去掉人心,转变观念,就会很快走出人心,走出关难,就会做一个快乐的修炼人。

经历许多魔难、干扰、迫害,今天仍然在大法中修炼,感到自己无比庆幸,越往前走越清醒,越感受到师父的慈悲、法的力量,千万个大法弟子在法中归正、改变、升华着,千言万语表达不了师恩浩荡,只有用实际行动做好三件事,来报答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