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我终于冲过了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八年九月得法修炼,得法时我就坚信大法是世界上最好的,在心中从没怀疑过,非常坚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我就去北京上访,我觉的大法太好了,太正了,想去说句公道话。谁知去北京还没证实法,就被当地警察抓回来关到拘留所,之后又关到洗脑班四十多天才放回家,从那以后几年中邪恶迫害不断,被拘留、抄家数次,非法劳教二次共四年。丈夫、孩子一直承受很大压力,以前丈夫也学法炼功,但在我被非法劳教后他就放弃了,还对我产生了怨恨心理。

零一年被迫害劳教一年,那时虽受折磨,但出来不久身体就恢复了。零三年二月再次被邪恶劳教三年,这次劳教所的恶人们是变本加厉的迫害,为了达到迫使我“转化”的目地,长期不让我睡觉,不准上厕所,强迫我面壁站军姿,指使包夹、吸毒人员对我拳打脚踢,致使我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但我绝不向她们妥协,后来她们把我迫害致出现严重的病态,不能吃饭、腿肿、胸积水、咳嗽,劳教所怕我死里头,于零四年五月份让我办了保外就医。

回家后我学法,但炼功炼不全,因腿没力气站不住。家人怕我再遭迫害,不许同修接触我,加上自己正念不足,过了一段时间身体也没有好转,家人就把我送去医院抢救,医生给家人讲:胃坏死三分之一,贫血、胸积水、肺结核,病的很重。住院一星期回家,在家学法炼功后才慢慢好起来。但到零六年正月,又出现了同样病业。我想上次没过好关,这次我一定不把它当作病。我也学法、炼功、发正念,但因心性没有真正提高,直到最后连站都站不起来,家人再次把我送到医院住院,这时儿媳不高兴,说话也不好听,我心里着急。我明白大法是好的,是自己心性没提高,没有真正放下生死,没有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这一关又没过去。

直到零七年,邪恶再次迫害我,借口补劳教期,将我关了十个月,那时我身体非常瘦,劳教所检查说我肺结核非常严重,强迫吃药、打针。我晚上起来炼功,被吸毒人员诬告,第二天恶警罚我扫走廊,不扫就罚站黑板。零七年冬天冰冻,我没棉衣穿,只穿一件毛衣加一件外衣,恶警叫我和一些吸毒人员坐在大屋子冰冷的地上,导致我又一次感冒加上咳嗽,一直吐血,在劳教所吐了半年才回家。

回家后去检查,听儿子说非常严重,右边的肺部完全失去功能,左边也不好。他拿药回来对我说,你这个病起码要吃一年半的药,而且不吃会产生抗药性,永远治不好。我回家后一直吐血痰,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左右。胸肺经常痛,睡觉左右边都不能睡,有时整晚无法睡。我就打坐,听师父讲法,感觉好了很多。但听儿子说我病严重时,心里就没稳住,又再一次吃药。

可能师父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不悟,很着急,记的刚吃三天药,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多钟,忽然口吐鲜血,鼻子也流血,但我没忘记自己是修炼人,这一次稳住了心,也没告诉家人。到七月七日,再次大吐血,鼻子流血,当时正是十二点发正念,这次我怕自己不行,稍后我去把丈夫叫醒,我心里想要告诉他,如果有意外,千万不要讲是炼法轮功炼的。他陪我坐一会,看我没事他去睡了。也许是我刚才怕给法带来损害的那一念,师父帮我平安度过。

从那以后我彻底清醒了,把药丢掉,真正放下生死,真的做到去留由师父安排。当时有了这一念,马上身体一轻,真的没病啦,一天比一天好,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好坏出自一念”,这一念真是太重要了。儿子、儿媳看到我身体好了,都非常高兴,他们由此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支持大法,丈夫现在也学法,有时也讲真相,我讲真相时他也帮着。

我现在写出自己过病业关的经历是想与还走没出此关的同修交流共勉,修炼真的很严肃,只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才能走出来。

写到这,羞愧难当,十几年的老弟子还这么差劲,三番五次才过了病业关。恩师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尽了心,想起这些我泪流满面。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约,以报师恩之万一。写的不好,请同修帮助,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