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修炼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学员,一路走来,从大法中获得了很多美好的东西,惭愧的是我一直都不是很精進,内心知道大法无比美好,但后天形成的观念以及怕心等严重的阻碍了我全身心融入大法中,每次学法时都会为自己的惰性悔恨不已,然而回到现实又不能做到让自己满意。多少次看同修的文章都会悔恨的泪流满面。

师父是慈悲的,但大法是威严的。我深深明白这句话的意义。我要精進。也许我过去没能珍惜大法,没能做到十分精進,但我的内心深处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做到时刻在法上,三件事都不落下,不愧于宇宙中最神圣的称号——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想把自己修炼一路走来的体悟、身心变化以及对师父慈悲的诚挚感激写出来与众同修交流,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指正帮助,让我这个得法晚的弟子及时跟上正法進程,在修炼圆满的路上扎实无漏的走好每一步。

一、幸遇大法度,走出抑郁症

由于我从小学习成绩都很优秀,生活也比较顺利,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進入一所重点大学之后,发现要想保持往日的独占鳌头的地位实在是有点力不从心,但长期形成的争强好胜的性格又不能使自己从巨大的心理落差中解脱出来,这个心结一直延续到我读大三的时候,当时自己还拼命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勤奋考上清华研究生,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摆脱长期的心理阴影了。结果在那一年,学习上过于刻苦,再加上没修大法前,又硬又直加上自私的性格在生活上也碰到很多不如意的事,不知不觉常感到内心压力很大,对什么都没兴趣,甚至很多次有想轻生的念头,书更是看不進去了。后来被医院诊断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当时我很伤心、无助,想不通为什么我的命运会这么糟。从那以后的一年中我几乎都在跑各种精神病院,甚至还做过CT扫描。吃了不少药、打过太极、信过基督教,都没能让自己从根本上好转。那段日子不能看书倒是让自己沉下心来思考了很多人生哲理,也因此去信基督教。逐渐对以前自己的固执、执著看淡了,加上亲朋好友的帮助,心理上没什么压力了,但无法阅读的症状以及每时每刻的疲劳感让许多医生都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也只是不断用心理学的治疗手段来开导我,并吃一些抗抑郁的药。事实上我内心对他们说的话、理论早就研究透了。明知药物根本针对我的症状无济于事,但迫于无奈我也只得按医生嘱咐吃药,怕自己没有希望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对病痛的无助、对未来的恐惧、对生命的留恋,每天的所思所想都象自己马上要死了一般,有时候看到路上的乞丐都羡慕的要命——至少他们很健康。

幸运的是,大三的课程中我遇到一位好老师,知道我的情况后对我特别关照,我当时感觉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人。渐渐老师跟我谈起了法轮功,我以前受邪党的毒很深,经常在邮箱收到有关法轮功的信息看都不看就马上删掉,这次这么好的老师跟我说真相,我开始慢慢把自己的疑惑跟老师探讨,后来都弄清楚了事实的本来面目,看了很多大法的真相资料,那时候真是感觉思想来了个巨大的风暴,将以前的一切观念都洗刷一遍。老师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也许你的病只有大法可以救,你可以试一下。

得知真相的我对大法无比崇敬,尽管当时还是基督徒身份(其实也只是形式上的),但我马上表示愿意尝试炼功。结果在起初的一星期,身体就发生很大的反应,老是跑厕所。身体也日渐轻盈起来,这更增加了我的信心。同时老师和我一起每天学法,在一个月内基本把大法的书、经文都通读了一遍,当时就感觉师父真了不起,写的东西都很神奇,有道理。

这样过了三个月,我的身体几乎完全痊愈了,而且在读法的过程中,阅读速度慢慢地在提高,头也不疼了,注意力也能集中了。这时候临近毕业了,找工作又成了我另一心头病,病了这么久,信心、准备都不充份,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社会生活,由于自己很喜欢传统文化,老师就建议我考研。这在几个月前简直是不可能的,但我对老师非常信任,觉得她说可以应该就可以,于是开始一本本书慢慢看起来,开始很慢,随着学法、炼功的加强,到最后临考试前已几乎恢复到以前的阅读水平了。考试完,自己觉得发挥得不好,但后来结果却考上了公费研究生。我知道这完全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份。没有大法我根本不会有健康幸福的今天。弟子要谨记大法的恩德,精進实修啊。

二、智慧讲真相,慈悲救众生

在得法初期,《九评》已经出来一年多了,我似懂非懂地听着老弟子们谈现在是正法时期,最重要的任务是救度众生。因为得法初期,师父把弟子推得很高。自己内心的兴奋、激动也使得自己每天都很精神,对“讲真相、劝三退”积极参与,很少会有怕心,当时曾想万一警察抓我(现在明白应该否定这一念),我就给他看《风雨天地行》,我就不信谁明明白白地还要做坏事?于是对一起考研的同学讲真相,劝退了不少人。

也许是师父的鼓励,当时讲真相的效果很好,我都是单个和他们聊天,引入劝退话题,再说明“三退”的重要性,几乎都能在我问他们是否退时表示同意。有的不想退的我也会找机会让他们看《风雨天地行》,他们看完都觉得很震撼。我想以后肯定还有同修或自己还有机会救他们的。当然也有个别思想已经被邪党毒害很严重了,希望以后有机缘進一步给她讲清真相,使她的生命得救。

我主要在学校生活,讲真相的对象主要是同学和老师,同学中我都会找很信任的同学,与她们单独探讨大法的话题,带到我的住处看真相碟,尽量理性、温和,尊重对方的意见,看的过程中多发正念,讲的过程中从历史、法律、道德、社会等多方面引导她们的思维,大多她们自己就会认识到邪党的恶魔本质,从而选择“三退”。有一个同学知道真相后非常激动,流下了眼泪,并跟我说了很多她以前听到过有关邪党的事。我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也为她的觉醒感到高兴。惭愧的是我入读研究生后,学业上的压力、加上自己对求名的执著,在讲真相中也遇到过挫折,或觉得这些都是新同学,不知底细,生起了怕心,导致自己没能更好的讲真相,救度他们。

其次是跟老师讲真相,我的专业是人文方面很正的专业,老师大多都有很强的正义感,对西方近代文明成果也很了解。于是我在一堂课上将小册子“宪法至上,信仰无罪”中的很多内容進行整理作为我的发言稿在讲台上朗读了起来,其中有一个同学知道我炼法轮功,还为我捏了一把汗,结果发言完毕后同学们和老师都热烈鼓掌,事后他们都赞扬我的知识渊博,我心里着急:你们要知道,我发言的真正目地是要让你们明白真相啊。后来我给那个课堂老师写了一封信并送了她一些光盘。她都看了,她的人品很正直,说为我保密,但对真相的真实性表示怀疑。我人心起来了,一是很伤心,二是作为学生不敢再跟老师進一步说明。不过我想她看了这些资料总会有帮助,以后我还要跟她讲。

另一位老师在课堂上提到法轮功组织什么的,我下课后立即找到老师说“法轮功没有组织,他们都是善良的普通老百姓,是中共政府在迫害、栽赃法轮功,全世界就中国大陆不可以炼,您以后可不要在课堂上讲法轮功的坏话啊。”他笑了笑没说什么,后来他再没说大法的坏话了,我怕真相讲的不到位,就和同修老师单独找这个老师继续讲了真相,并送他《九评》和《解体党文化》。据同修老师说,这位老师后来遇到她总是客气的打招呼,我想他应该明白了真相。

还有一位老师学问很渊博也很有思想,但对大法不太了解,也在课堂上把大法当玩笑开。我下课后急忙跟上去讲大法洪传世界的情况,他说他在香港也看到过,但认为法轮功发《九评》是搞政治,当时他急着开车走了。我不断给他发正念,在另一次课堂上给他送了《走近法轮功》和一些光盘,并求师尊加持他能明白真相。后来我有一次去他的办公室,他就问我是不是在参加法轮功组织、发资料,我就跟他讲我们法轮功没有组织,我们都是从内心感到大法好,怀着对大法的感激才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所遭受的千古奇冤,并将我修大法,走出抑郁症的经历跟他讲了。他表示其实他在迫害之初也写过文章批判政府的行为,并且对国外的网站也是经常浏览的,并嘱咐我要小心一点。当时我作为一个学生也没多说什么,回去后还难受了好一阵子,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渺小了?幸好老师同修及时引导我在法上归正了思想,仔细向内找,其实还是自己那颗“求名”的心在作怪,一心想在常人社会中“出人头地”。

此外,我还给我们专业另两个老师光盘,但考虑到我们的老师都不容易见面,自己生性在老师面前又很胆小就一直没有继续去讲,希望师父加持让她们看了光盘后明白真相。

值得一提的是,我本科有位非常好的老师,我们几个喜欢他讲课的学生经常去他家聚会,我对他非常信任,也毫不掩饰在刚進入修炼时就告诉他我在修炼法轮大法,起初他很担心我(他对大法真相不了解),但我每次去他那都会拿些光盘、书籍跟他讲,现在他也基本对大法有很正的认识了,只是劝我注意安全,而去他家的一帮同学也基本上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因为我几乎每次都会带神韵光盘去播放,这样我们几乎都是在边看神韵、边聊天地進行每次聚会。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一般都是单个对很信任的人讲,尽量做到每个都讲透,当然我做的还远远不够,自己经常会被常人观念带动,追求学业、怕没讲好丢面子,怕心太重,我之所以能一直还磕磕碰碰的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还得感谢身边的同修们对我的慈悲帮助。一想到自己能在十恶末世修大法,又有许多同修帮助、提醒,真是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更要下定决心精進修炼,决不错过这万古机缘。

三、修去名利情,圆满期不远

我在修炼前对家人的情、对朋友的情都比较重,在得法之初,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回家跟很多亲戚讲大法好,并要他们“三退”,但可能自己欢喜心太强,结果大人们觉得我在参与政治,对我很担心,讲真相的效果也不好,所幸亲戚中的小孩子都听我的话,也比较好讲,基本都讲退了;也劝退了一些大人,只是后来自己在讲真相中起了争斗心才使效果没那么太好。

刚走入大法不久,我暑假回家给家人讲真相,家人由于担心很反对我修。我当时屈从了家长的意志,回到学校还一度不敢修,就在我跟同修说可不可以现在不修,只当个好人时,肚子立即有一阵剧烈疼痛,那次印象非常深刻,我悟到可能是在点悟我:我没有大法,身体早就不行了,现在还怕什么呢?从那以后我再没放弃修炼的念头了,无法想象我的生命离开大法的样子。同时同修也帮我悟到对家人讲真相一定要放下情。后来我一直注意这方面的修炼,最后我的父母也在同修们的不断讲真相下顺利地進行了三退,而我的妹妹还一度走進来修炼,只可惜她不在我身边,一个人在常人中懈怠了,我以后也一定要好好修好自己后督促带动她。

我对情执著太重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和自己的同修丈夫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老有矛盾,浪费了宝贵的救人的时间,后来我在其他的同修帮助下深挖自己的心,放下情,慢慢家庭环境非常好了。其实自己以前就是执著丈夫的执著,觉得他不象大法弟子,实际上还是自己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学人不学法。前段时间将自己这方面的修炼体会也写了文章在明慧上发表了,现在觉得在去掉情的执着这方面确实向前迈了一大步,因此也悟到大法弟子们经常写修炼体会对去除自身空间场范围的不好的物质有很好的效果。

除了“情”,我对“名”的心比较重,对“利”的心虽少一点,实际上隐藏的很深处也有。因为从小读许多历史故事,非常向往古人高洁的品格,自己的人生格言也曾是“自古人生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总想凭着自己的努力做个有学问或有地位的人,名扬四海。对“利”倒是受古人的“重义轻利”思想的影响不是很重。那个求名的心真是害我不浅,不说小时候每次考试都非得争第一,单就大学时期生的“抑郁症”就足以说明我追求名的心真是让我吃苦不少,而且在讲真相中偶尔会出现证实自己的心,常常会因为怕丢面子失去救人的好机会,在被人不接受或不理解时会沮丧,还有在同修切磋中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不好,这些都是那颗求名的心在作怪。

而在求名的心驱使下也衍生出求利之心,如现在常人都以财富的多少衡量一个人的成就,我居然有时候也受这种变异思想观念的左右,担心自己读了这么多年书,找不到好工作会丢面子,在得知过去比我成绩差的同学一个个都找到很好的工作后,内心好长一段时间起伏不平。前段时间还陷入学习忙碌中,修炼很不精進,每周的集体学法学完了什么都忘了,也不入心,幸好我们有这个集体学法的环境,同修及时指出了我的状态不好,我开始警醒起来,当读到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的“当生命知道能去天国世界时,那是什么也比不了的事,死不足惜。”时,内心的感动无以言表,相比之下对“名、利、情”的执著真是太不值得了。常人中尚且有“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说法,修炼人走的都是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已经是通往生命来源——天国的最美好的路,常人中的那点烟云即逝的东西有什么好求的呢?

以上是对自己这三年多来修炼的回顾,修炼时间短,做得不好之处甚多,谈不上有多少心得可供同修借鉴的,主要是想把自己的得法经历整理出来证实大法的美好、表达对师尊的无限感激,同时诚恳希望同修对自己多加指正,我们一起携手走好以后的每一步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