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以所长闫家富、岳海平为首的恶警们十年来跟随中共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俊英、王忠元、郑锐、史桂荣、王佳太、王金霞、绍艳秋、聂钟、刘中平、邓世美、邓芳、关玉凤、丁美兰、侯春香、闫维荣、迟忠华、高淑珍、陈瑞兰、张英菊、史桂荣、刘月志、王宏、吕桂芹、马振宇、董淑兰、刘红霞、李广军等法轮功学员,他们中有被非法判刑的,有被非法劳教二年的,非法劳教一年的,非法拘留半个月的、关洗脑班的。关玉凤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下午一点多钟左右,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恶警们闯到法轮功学员吕桂芹家中,将吕桂芹及其客人史桂荣、董淑兰、李广君等五人一起绑架后抄家。接着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恶警韩福元带人赶到,并对搜出的法轮功书籍、真相资料等进行拍照。为了掩盖他们违法犯罪事实,恶警韩福元打电话通知市龙潭分局补开“搜查令”。

当晚八点三十分左右,恶警将吕桂芹、史桂荣、董淑兰、李广君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进吉林市第一看守所,所谓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下午一点二十分,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一行数人,来到龙潭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要求立即释放五名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接待他(她)们的是国保大队的大队长恶警韩福元和副队长徐××。当家属问:我们不知现在人被拘押在哪,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和手续。韩福元态度蛮横的说:要什么手续,都在派出所,只要你炼法轮功就违法。家属们让他们拿出法律依据,什么法律条文能证明炼法轮功违法?韩福元恼羞成怒,凶恶的大吼道:共产党说谁有罪谁就有罪。跟我们讲人权,××党说的算,我看你们个个都象炼法轮功的,马上打电话联系都抓起来。并询问法轮功学员家属谁是炼法轮功的,并说我这不接待你们,一边说一边强制把法轮功学员家属推出屋外,不让进屋。韩福元当时态度恶劣。家属们当时几人要求给他们一个明确答复。韩福元大声嚷道:我就不接见你们,让找当地派出所,还说你们爱上哪告去就上哪告,我就相信××党,就听××党的。我们不管你们是不是好人,我们就抓人,吃××党的饭,就听××党的话,我们是上指下派。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五日八时三十分,法轮功学员家属又来到山前派出所,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派出所所长阎家富、具体办案人员井玉文、许立新等蛮横的说:为什么抓人,就是因为法轮功人员聚会,犯的是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罪,其它的没有必要和你们解释……

当家属质问他们几个老人在自己家里就能违犯社会秩序吗?并告诉他们抓人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并表示我们已经咨询过律师。其中派出所一名恶警大声嚷道:什么律师,根本不懂法,党中央不让炼,就不能炼,谁炼就抓谁。家属在与他们理论时,所长阎家富等人暴跳如雷,强行把家属们推出门外,并锁上防盗门,猖狂的说:不服你们就去告,上哪都行。当时的场面,恶警就象一群流氓土匪一样,就连去派出所去办其他事情的人,也要敲上几分钟的门。经过他们从窗口辨认,不是法轮功学员家属,才可以进去,然后大门马上又被反锁上。

董淑兰遭迫害事实

董淑兰,女,六十二岁,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肺结核、脓胸,做大手术左侧摘除五根肋骨,还有胆结石、肾结石、颈椎、游离肾等,最严重的病是世界罕见的病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它比恶性肿瘤,白血病都严重,根本治不了,看专家、教授,住遍各大医院都无法医治,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属医院将其介绍给天津血液研究所,国家拿董淑兰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债太多没有希望了,就等着了,葬老衣服都做好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中旬,董淑兰经人介绍有幸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心里一天比一天亮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个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种疾病都不见了。干活有劲了,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邻居们看到董淑兰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奇,为此,有十多人走进大法修炼中。董淑兰从内心感恩师尊,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在这十年多中,曾三次被邪党非法劳教关押五年之多。在被绑架后遭受过酷刑折磨。吉林市刑警二大队恶警把董淑兰绑在老虎凳上,三名恶警强行让董淑兰按手印,董淑兰不配合,结果把大拇指扳伤,左手无名指指甲被全部剥落,也没按上。又来了三四名恶警,打开老虎凳之后把董淑兰拖到一个地方,董淑兰看见墙上有根铁管子,铁管子上有好几个手铐,墙上有血迹,这时一个恶警说,你看见这个杠子了吗?比你厉害的人都没逃过这个刑具,你要不配合就给你吃摇头丸。然后三、四名恶警又强行把董淑兰左手吊了起来,脚刚刚能碰到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又回来按右手印,然后又把董淑兰右手吊起来按董淑兰左手手印,强按完手印后董淑兰又被吊铐了很长时间,恶警又强行让董淑兰坐老虎凳。

恶警将董淑兰劫持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恶警就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强行奴役劳动十六至十七个小时。经常加班,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她的家人及亲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

刘红霞遭迫害事实

刘红霞,女,三十三岁,原吉林市十一中日杂批发市场业主。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刘红霞正在吉林市日杂批发市场卖货,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所长闫家富带领七八个恶警闯进日杂商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刘红霞。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闫家富带领着这伙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刘红霞拳打脚踢。井玉文和其他几个恶警,分别拉扯刘红霞的四肢,当时刘红霞被折磨的处于半昏迷状态。她的姐姐也被这伙恶人当众打伤,头发被拽下来好几绺。当家属质问为什么抓人,恶警闫家富不敢正面回答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就诬蔑法轮功学员刘红霞是“杀人犯、刑事犯”。当时商场围观的群众有上百人,恶警不断重复这句话,以便掩人耳目。同时打电话给昌邑分局和莲花派出所,之后调来十多名警察,把处于昏迷中的法轮功学员刘红霞强行抬上警车带走。拉到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

当时围观的群众里有人说:如果真是杀人犯早跑了,怎么会在这里做生意呢?警察又在骗人了。

下午他们把刘红霞带到审讯室,他们什么也没问刘红霞,就一直写材料,这时非法办案的警察让一个职员帮他写,这个职员问办案人说:“这些都写吗?”他说:“都写,反正对法轮功不用讲什么法律,急眼把商场那些人都抓起来,妨碍公务。刘红霞你如果配合点,就让你在看守所少呆些日子,否则关你一个月。”

大约下午三点左右他们把刘红霞带到龙潭分局,让刘红霞在一份材料上按手印,刘红霞看上面写着说有大量光碟和磁带。刘红霞说“我没有这些东西,我不按。”五点钟左右,他们把刘红霞送到吉林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八月十四日上午山前派出所和龙潭分局的恶警让刘红霞在一份看守所释放通知书上签字,说:“刘红霞快签个字吧,我们把你放了,让你回家。”刘红霞说“我得看一看。”然后刘红霞把释放票子拿开,见底下是一份劳教刘红霞一年零三个月的执行书,刘红霞说:“你们凭什么劳教我?”刘红霞坚决不签。当时分局的人气急败坏的说:“不用她签了,把她给反铐上。”然后就直接把刘红霞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刘红霞不写“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她们就不允许刘红霞正常洗漱,关禁闭整整八十天。造成刘红霞全身长满了疥,也不许刘红霞与家人正常接见,使刘红霞的家人多次往返于吉林与长春两地,增加了家人的担忧。刘红霞八十五岁的姥姥特意从吉林来看刘红霞,也不让见,家人给刘红霞送的棉衣、棉鞋等物品被扣在管教室不给刘红霞,更不允许刘红霞报货(买东西)包括糖、酱、咸菜等。刘红霞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失去了人身自由,连起码吃的权利都没有,健康权完全被剥夺了

张俊英遭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张俊英,女,六十岁。吉林市江北汽车配件厂退休职工。家住山前街二委四组。1998年5月得法后,身心受益,按“真、善、忍”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张俊英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进京上访,后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接回,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农历年前夕,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因心律快,血压高,劳教所拒收,可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仍不放人,让张俊英天天去派出所报到,还让给他们做饭,被张俊英拒绝。后来张俊英提出不再来派出所报到时,他们让交五百元钱后才回家。

从二零零六年八月至二零零九年九月,仅四年中,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曾三次到家中绑架张俊英,恶警刘阳、井玉文、指导员仲力权等多名恶警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张俊英的非法绑架,非法抄家。其中,恶警刘阳、指导员仲力权三次都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张俊英的绑架。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邪党开十七大前夕),张俊英在家中做晚饭,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刘阳、井玉文两名恶警闯进家中,问张俊英还炼不炼,张俊英说:炼,接下去同他们讲真相,一会姓井的手机响了,他就出去了,十分钟后,领进十多个恶警,带着照相机,进屋就翻,连翻带照。抄走大法经书,《转法轮》、炼功带、讲法带、光碟、师父法像、香炉、香、真相资料等,将张俊英强行绑架到山前派出所,晚十点多送往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家人得知消息,于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左右就来到山前派出所要人。家人问警察为什么抓人?当时片警刘阳态度蛮横,反问家属:你们是她什么人?当其中一家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时,竟然被他们撵出来。过一会家属还想进屋,再一次被恶警井玉文挡在门外。后来闫家富路过,家属上前想和闫家富说明张俊英被抓的情况,居然遭到闫家富无理拒绝,闫家富野蛮的说:你不说姓名,不跟你谈。没过一会儿,片警刘阳给家属开了一份所谓拘留票子,竟然没有写办案人的姓名,同时还强迫家属签名否则不给。当家属索要抄家清单时,他们无理拒绝。

八月二十五日,张俊英的家人来到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家人询问为何抓张俊英?她是好人,国保大队警察说:国家定法轮功是××,炼就是犯罪。你要炼的话也会给你劳教,那警察又开始搜身,家人阻挡不准搜身,警察抵赖的说:我这不是搜,是摸。因为没有翻到手机,就气急败坏的威胁家人说:赶快走,别妨碍我们办公,否则的话以扰乱司法人员办公罪拘留你。

第三天山前派出所恶警刘阳等人到看守所,让张俊英在劳教票上签字,张俊英不签,恶警刘阳说:“签也送不签也送”。九月十三日将张俊英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黑嘴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让邪恶犹大给念污蔑大法和师父的黑书,看他们的造假录像,逼迫写所谓的“五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不写不让睡觉靠墙站,并超强劳动,张俊英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和摧残。最后被迫害的双眼看不清东西,饭桌上盘中的菜只能看是一个堆,看不清是什么菜。张俊英于二零零七年八月末回到家中后,得戴七百多度的眼镜才勉强看清大法经书。但经过坚持学法炼功,很快眼睛视力恢复正常。张俊英所居住地的山前派出所、山前街道多次上家、打电话、叫人传话进行骚扰。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邪党开奥运前夕)晚三点半在家中,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副所长岳海平、片警刘阳、警车司机,三个恶人闯入张俊英的家,非法把五十九岁的妇女张俊英再次绑架到山前派出所。当时她一人在家,张俊英是被强行拖走的,连鞋都没穿。是邻居给送的鞋,过一会,恶警又来非法抄家,还恬不知耻的问邻居谁能打开她家门,邻居说:“没有钥匙”。恶警回派出所里拿来工具将门撬开,偷走家中所有大法书籍、音像、光碟等物品。邻居打电话告诉张俊英的女儿,两个女儿从家里赶到山前派出所,山前派出所让她女儿交五十元“抓捕费”。不法警察勒索了她女儿五十元钱后,当晚把张俊英劫持到吉林市龙潭分局,后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山前派出所不法恶警又到一法轮功学员家抓人,当时法轮功学员不在家,强迫她亲人写不炼功保证,让法轮功学员签字,否则就抓人,还美其名曰:他够意思,有的该抓的我都没抓,够照顾的了。

张俊英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十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回到家中,仅四个月,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又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邪党十一前夕)下午张俊英在家中,又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恶警刘阳,指导员仲力全等四人非法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在拘留所其间张俊英身体不适,山前派出所恶警带张俊英去医院检查身体,其丈夫及女儿得知消息后,赶去陪检。山前派出所恶警不准再通知其他亲属,还威胁张俊英的丈夫及女儿,如果通知其他亲属,就打“110”来录像,那时会影响到张俊英女儿的前途等。还怕其他亲属来,又临时改去别的医院。可见恶警迫害无辜好人,是多么的心虚害怕,见不得阳光。傍晚又将身体虚弱的张俊英送回拘留所,继续劫持。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张俊英家属去山前派出所要人,山前派出所所长态度蛮横无理,自己不说姓名却问家属姓名,还要看其身份证。家属拒绝报姓名,就将其家属赶到门外。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清晨,张俊英家属从珲春市、舒兰市等地赶到吉林市,早八点半再次来到山前派出所要人,找所长。派出所职员谎称所长不在,家属质问为什么三番五次到家里非法抓人,抄家?开“十七大”时上家抓人,开“奥运会”时上家抓人,又到“十一”了,又上家抓人,你们是土匪呀。你们不抓坏人,专门抓好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你们老整她干啥,她炼法轮功身体好了,要不炼法轮功她早瘫痪。才从劳教所回来不到四个月你们又到家抓人,你们还让不让老百姓过好日子啦。后来一个姓仲的指导员接待了家属,拿出一本《转法轮》说是犯罪证据,还假仁假义的说要家属配合转化,将家属的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都记了去,而他只给家属留了派出所的公用电话,不给留自己手机号码,欺骗家属。

九月二十五日,张俊英的姐弟们大清早又从外市赶到吉林市山前派出所,正是上班时间,山前派出所警员谎称办案人员刘阳还没来,教导员仲力权办别的案去了,欺骗家属。而这边却由恶警姜海涛、樊永利等人开车去拘留所拉张俊英,送长春女子劳教所。当家属质问恶警姜海涛为什么迫害好人,并要求放人,恶警姜海涛说;“你让上面把法律改了吧。”家属们打出租车赶到吉林市拘留所,看到张俊英是由两个人搀着上的警车,身体状况特别不好。拘留所大门外等候探视的人们也非常气愤,一位司机从车窗伸出头来说;当今的警察“连土匪都不如。”

张俊英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在家中被非法绑架关进吉林市拘留所,到九月二十五日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家属们没有接到任何走法律程序的手续。

中共邪党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执法犯法,迫害善良民众天理不容。张俊英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符合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却惨遭迫害,被诬陷扣上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五次被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劳教,身心遭受了严重的伤害和痛苦,她的家人及亲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晚十点钟左右,吉林市龙潭区山前派出所两名公安不法之徒到法轮功学员李广军的父母家中骚扰,并追问李广军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然后去找李广军家(不在山前派出所管辖之内),因没找到住址又返回到李广军父母家,欺骗、恐吓李广军的母亲说:“我们是执行公务,必须带我们去找你儿子,我们只要隔窗户看一眼就行。”李广军的母亲被逼无奈只好带他们到儿子家,家中无人,敲了半天门,闹的四邻都不得安宁。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以所长为首的恶警们十年来对法轮大法。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滔天大罪,从他们的所说所做的一切来看,地地道道的是一群法盲,根本就不懂法,只是被邪恶流氓集团利用的工具而已,是执法犯法的带证土匪。

宪法规定人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法轮功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修炼法轮大法合法,讲真相合法。法轮功在这被迫害的十年中,一直是和平、理性、的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告诉民众真实情况。十年来国内国外的法轮功学员就做这一件事情,告诉人们真相,使人们从邪党的谎言中摆脱回来,认同善良,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此劝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由其所长闫家富,副所长富岳海平,恶警刘阳、井玉文、指导员仲力权三次到家中野蛮绑架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张俊英,姜海涛、樊永利助纣为虐,其不知你们是最可怜的,你们被邪党指使利用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然后才造成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等恶性事件发生。你们犯的罪还小吗?善恶有报是天理,要知道人做什么都要承担的,不是说你干完坏事就完事了,是要清算的,是要承担历史责任的,必将受到人间法律和道德法庭的审判的。这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且就在眼前。

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了该国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这是历史的必然,是天意。

你们应当好好反思自己的出路了。元凶自身都难保,你们原以为有主子撑腰的帮凶走卒们还能有什么出路吗?!唯有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中国民众的公敌,将受到中国大陆法庭的审判和严惩。“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该清醒了,中共几十年暴政,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今天又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已是天怒人怨,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不要一意孤行成为中共恶党的殉葬品。不但害己,也殃及家人。立即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为自己及家人赎回自己的未来。

附电话:区号0432
山前派出所电话: 3044843 ,2193107所长:闫家富   指导员:仲力权   副所长:岳海平
警察:姜海涛 、樊永利、朴哲奎 、刘阳 、王瑛伟 、吕志刚、 张敏、陈元珠、 井玉文
龙潭国保大队办公室:3039385 2193025
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地址:滨江路2号
邮编:132021 电话:3039658 刑警调度室:3038715
传真 3067720 、2193057 、3418617 、 2193058
龙潭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韩福元:3039385 、 2193025(国保大队办公室)
恶警副大队长徐××:3039385
局 长:王 毅 办公室:3037105 宅电:2024868
政 委:李玉林 办公室:3039853 宅电:2579011
副局长:孙 伟 办公室:3039860
副局长:郝壮(兼纪检书记)办公室:3039647 宅电:2443666 手机:13904404438
政治处主任:贝绍光 办公室:3418331 宅电:256339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