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编辑当地真相资料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我能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全凭师尊的慈悲呵护。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时刻,我感恩师尊给我这千载难逢的机缘,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把近期修炼的情况诚心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开放的”大脑

我基本上一直参与当地真相资料的传递、制作,原来是从同修那儿传底稿复印,后来有了一体机,仍然只是用复印功能。文字的部份复印效果还可以,图形的复印效果就很差,尤其是明慧画报等图形多的真相资料。通过学师尊新的讲法,悟到随着修炼境界的提高,大法弟子的技能也应该随之提高,不能再只满足于数量多、速度快、保证同修的经文、周刊、真相资料的需求就可以了,应该做出更精美的真相资料救度更多的众生。我想我必须学电脑了。

自己有了学电脑的愿望,在师尊的呵护下一切都水到渠成:零七年六月份我用自己的积蓄,请搞技术的同修买了台很好的二手笔记本电脑,又有另一个技术同修热情主动上门教我技术,我年龄较大、文化程度又不高(初中)、也没学过英语,但我从师父的法理中明白我是师父选中的大法徒,为做出更好的真相资料来救度世人,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修去人心,把自己溶于法中我就会开智开慧。在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我基本掌握了使用技术,又购买了新的打印机,遇到技术同修不在面前,而我要及时给其他同修打印什么资料时,有很多技术我还是不会。

一次我市一个镇上的同修们觉的一首民谣很受农村老百姓的欢迎,想让我把这首民谣做成粘贴,贴在村子里让乡亲们得到救度。我想找同修去做吧,会编辑的同修也很忙,还不知道同修在不在家,跑来跑去太浪费时间,我就想不要再等、靠、要了,自己动手做吧。遇到不会的地方脑子经常会想点一下这儿试试吧,三点两点就解决了问题。慢慢我周围联系的同修需要一些有针对性的救度世人的真相资料,我都可以满足大家的需求了。有同修被非法绑架关押的消息传来后,及时做出紧急营救的粘贴立即散发张贴出去。

后来教我电脑的同修说我的大脑好象是“开放的”,一点就通。我深深知道,根本不是因为我多么聪明,只是因为我所做的不是为自己怎么样,是为了及时做出更精美、更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救度更多的众生,师尊给了我能力和智慧,如果说我的大脑真的是“开放的”,那也是师尊赐给我的。

二、编辑制作当地真相资料

零八年二月份因为周围的同修过大年纷纷回老家讲真相救度众生,不能及时给我传U盘,我就买了无线上网卡学上网下载,彻底独立了。因为我在当地一直参与真相资料的传递、制作等,接触网络后发现,有一些同修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文章我都没见过,尤其是篇幅较长的,其实《明慧周报》当地版同修已经做了几年了,对揭露本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救度当地的父老乡亲起到很大作用,而且已经很成熟了。我想因为版面有限吧,就想编辑一些揭露迫害的文章散发出去,揭露邪恶、抑制邪恶、救度众生。

本市另一个区的一个同修从保定劳教所的非法迫害中闯出来以后,让我从其他上网下载的同修处搜集了一些当地迫害的资料信息传过去,想编辑揭露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资料,后来这个同修被非法抓捕、判刑,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遭受迫害。我想这件事既然我知道了(找同修搜集当地迫害的资料信息时我没有说明谁要),我有责任接着做下去,我不知道我修炼的这条路是否包括这一步,也不知道那久远的神圣誓约中是否有这些内容,我想我动了这一念可能也不是偶然的,只要是对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有利的事,我就应该积极主动的尽量做好。我想应该配合好《明慧周报》当地版的同修,把揭露当地邪恶、救度众生做的更好。(因为《明慧周报》当地版的同修已经做的很好了。)

我利用给同修传资料的U盘里面的当地同修揭露迫害事实的文章,简单编排一些真相资料,当时觉的全部文章都是来自明慧网,编辑后就在一定范围内印发了。我学会上网后觉得还是请明慧同修把一下关,心里才放心坦然,就发到明慧网当地的第一张真相资料,没想到几天后明慧网就发表了。

看到明慧网,给我打开一个全新的了解海内外大法形势的窗口。《明慧周报》我们每期不落都做很多分给同修们,我就想应该把《明慧周报》没刊登的一些大法洪传、声援三退、众生明真相得福报等消息选择一些在当地的真相资料上,也给同修和世人增加一个了解真相的窗口。

明慧网发表的那张真相资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鼓励,我觉的应该继续把当地的真相资料做下去,做的过程中多次感觉难度很大,也不只一次想放弃,感觉就象刚刚会走,马上就必须快跑一样的感觉。无论是从内容选择、语言组织、版面安排、图片复制等许多问题,对于刚刚学电脑半年多、学上网只有几天的我来说都是有难度的,很多东西都是在师尊的点化下慢慢摸索做出来的。我文化本来就不高,上学外语学的还是俄语,仅仅基本认识英文二十六个字母。每期当地的真相资料发到明慧发表之前,明慧编辑同修都会仔细修改。前几期甚至有的修改的地方都比较多,看到后第一念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编辑的都白费了,觉的有点可惜了。这一念出来马上我问自己,为什么觉的可惜?因为是我花了时间精力做的被修改了,我觉的精心挑选的内容删掉了……,全是我、我、我,挖挖自己的心,放不下的是自我,是证实自己的心在那儿作祟。回过头来再从新看看明慧编辑同修修改的地方,就感到真的内容更全面了,救度众生的效果会好的多。没有人心做怪,就会被明慧编辑同修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对同修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的境界所感动,感到海内外大法弟子真的是一个整体,我们互相圆容,协调一致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后每期真相资料明慧发表后我都会仔细看明白,什么地方修改了,找出原因以后要注意做好,尽量少给同修添麻烦,尽量节省明慧编辑同修的时间,尽量提高自己的编辑水平。从海外同修的切磋文章中,我知道做明慧编辑的同修大部份都是上班族,业余时间编辑明慧稿件,很辛苦!在此也谢谢明慧编辑同修长期以来的帮助!

三、制作贺卡

很早我就想亲手做一张贺卡发到明慧,恭祝师尊节日快乐。原来只能委托其他同修代表我的心意,我学会电脑后,就用WORD文档做了一张贺卡,写了贺词发到明慧网,结果贺卡没有发表。直到明慧编辑部发了关于贺卡的说明通知,我才懂得还要转换格式才行。

到了零九年一月份过年前,我自己下定决心做一张贺卡,但怎么做还是一头雾水。在我冥思苦想中,脑子中突然来了“灵感”,想起来搞技术的同修在教别的同修如何做光盘盘贴时,说用什么软件的抓拍功能就可以。我就找找自己的电脑上发现也有抓拍功能的软件,心想能不能抓拍贺卡呀?打开试试吧,左点点,右点点,终于做成了第一张向师尊拜年的贺卡。夜深人静中当打开图形文件看到终于做成的贺卡时,我不禁双手合十,泪水顺着脸流个不止,谢谢师尊让我的愿望得以实现。

第二天,我告诉和我协调做资料的同修,可以代表她给师尊拜年了,同修也挺高兴,她问我:谁教给你的?我告诉她,是师尊给我的智慧!也把我自己制作贺卡的方法告诉给其他同修,让大家都了却自己给师尊祝贺节日的心愿。

四、棒喝

我们当地的真相资料做了一年多后,有一期真相资料发到明慧上一个星期过去了,始终没有发表。刚开始我只是从版面上找表面,是不是神韵演出的照片不应该裁剪,是不是文章选的存在问题……,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悟到最根本上得从自己的心性上找。我近几个月的状态不好,常常陷入单纯做事的状态中去,忙完这事忙那事,经常会把学法的时间挤的很少,甚至没有时间学法,学法也静不下心来,甚至想着安排学完法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有时急急忙忙做完真相资料发到明慧网,就和同修去外地参与营救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回来后就又忙当周该做的资料、刻录神韵晚会光盘等,有时忙到后半夜,早上炼功就起不来。学法、炼功跟不上,人经常处于疲惫的状态,常常想忙完这事就好好学法、把炼功补上,可是堆着的事情做完一些,马上又有别的事摆在面前,让我处于好象忙不过来的状态。

我觉的明慧编辑同修一下子把我从这种单纯忙事的不正确状态中敲醒了,静下心来找找自己,自己都吓一跳。由于没有把学法摆在首位,在做事中状态就是常人做事,陷入旧势力安排的忙不过来的怪圈。虽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些能力都是师父给予的,也知道编辑真相资料的过程是修自己的过程,由于学法没跟上,陷入人干事的危险状态,后几期甚至有完成任务的感觉,有时看看自己编辑的真相也觉的挺好,爱面子的心、求名的心、证实自己的心、放不下自我的心,都暴露出来了。挖挖根子还是为私的那些旧宇宙生命的本性,不想吃苦,求安逸,不想负责任,怕出错同修们指出没面子,只想听好听的。一个“忙”字掩盖了我坚持自我、证实自己等很多的执著心,现在想想真的很汗颜。

我找到了自己修炼的不足,给明慧编辑同修写了一篇交流文章发了出去。两天后网上就发表了我们当地的真相资料,打开一看正是迟迟未发表的那一期。明慧编辑同修也同时给我回了一封短信,表示非常抱歉,那一期真相资料是他们在工作程序中漏掉了。并且鼓励我“……做的挺好,请坚持做下去。让我们共同提高,兑现我们助师正法的神圣誓约。”我看了就更觉的惭愧,这哪是明慧同修漏发了啊,分明是师父棒喝我一下,让我修好自己、去掉人心。只有用大法弟子最纯净的心态编辑、制作、散发的真相资料,才能带有大法弟子的慈悲正念之场,才更体现出大法救度众生的威力。

五、在协调一致中修自己

我刚刚开始编辑当地真相资料时,逐步学会编辑的过程真的是一个修自己的过程,由于自己带有不同程度的在大法中求名、证实自我、争斗心、求完美、不让人说等人心、人的观念,是在师尊的呵护下一点点修过来的。

我们市的《明慧周报》地方版已经做了好几年了,我开始做真相资料时首先起了争斗心,有自己认为好的新闻信息就抢着快编辑在真相资料中发表,常常和明慧周报地方版做同样的内容。有一次听同修说起此情况:都是同样的内容,真相资料就多余做,有明慧周报地方版就足矣。我心里一惊,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些呢?师尊借同修的嘴在点化我什么?是不是我不该编辑真相资料?反复学法后我悟到不是不该做,而是不能带着肮脏的人心做。师尊讲过信息共享的法理,我的理解就是大法弟子要协调一致、互相补充,相互配合,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机制,才能最有效的救度更多的众生。

随着一期一期真相资料的编辑发表,我的心也慢慢变的平和起来。现在我每期真相资料的编辑,都等《明慧周报》地方版的同修发表后,我再适当的编辑真相资料的内容,共同把揭露当地邪恶、抑制邪恶、救度众生做的更好。有时因为有要营救被非法迫害的同修需要去外地,时间实在安排不开的情况下,我就贪晚做出A、B两版的版本发往明慧网,请明慧编辑同修给把握一下,尽量做到不重复。实际上在做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我暂时意识不到的人心或人的观念,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目前我因为家务事离开家乡,来到另一个城市生活,面临的是新的修炼环境。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尽量做好三件事,和新同修们协调好,有问题多为别人着想,有矛盾先找自己心性,救度更多的众生,让师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