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万州区王金惠、张成英等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得以祛除顽疾,获得身心的健康。可是这些好人在过去的十年中却多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洗脑和非法劳教。以下是重庆万州区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

王金惠

法轮功学员王金惠,女,七十二岁,家住万州区新城路。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在家操持家务时,被万州区公安局白岩派出所一伙恶警非法闯入家中,翻箱倒柜一通后,把王金惠强行绑架到白岩派出所,一阵折磨逼供后,非法所外劳教两年。

王金惠是一位坚定修炼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修炼前,身患心脏病、高血压、胰腺炎、骨癌等多种疾病,另外两次婚姻变故,加上成人儿子去世,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在生活无望、万念俱灰准备自杀了结的关键时刻,巧遇亲戚告知她炼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功一月时间里,所患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因此,她生活信心大增,真正找到了人生的真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王金惠便开始遭到一连串迫害。

二零零零年,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一科恶警付超、李龙泉一伙在“六一零”头目的指示下,绑架了王金惠,非法劳教两年。由于被迫害的疾病复发,一个月后回家。回家没多久,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一伙恶警又非法把王金惠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在地税招待所劫持洗脑一年零六个月。王金惠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恶徒又把王金惠绑架到重庆市井口洗脑班强行洗脑三个月,邪恶任何招数使尽了,都没有达到目地。

二零零四年,万州区龙宝公安分局第四派出所恶警又把王金惠绑架到了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迫害。王金惠豈能配合邪恶,坚决不放弃信仰,恶警又对她非法劳教一年,绑架到劳教所一个月后又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万州区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又绑架王金惠,并非法劳教一年,一个月后回家。

二零零七年,万州区公安局高笋塘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家中绑架王金惠,王金惠被迫离家出走。在此期间,万州区六一零邪恶之徒敲诈其儿女一万三千元现金,并强行在王金惠工资里克扣。恶徒侵呑了这么大一笔钱,并没有减轻对她的迫害。

张成英

法轮功学员张成英,女,四十七岁,家住王牌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由于患有顽固的胃病、头痛病,四处求医,吃药成堆均无效,胃病转为胃癌症状,痛苦使她有轻生的念头。就在她求生不成的情况下,一位熟人告知了她修炼法轮功的奇特功效,她半信半疑的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入了法轮功修炼,没想到修炼几天时间不治之症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坚信大法是一门神奇功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本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遭到残酷迫害。她的儿子是一位大学生,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劳改四年。

二零零零年万州区龙宝公安分局付超、李龙泉一伙绑架了张成英,在龙宝公安分局看守所(原一马路)非法关押迫害三个月。她丈夫老实厚道昐妻回家心切,被敲诈三万多元现金。

二零零一年,张成英又被绑架到龙宝区一马路看守所迫害三个月。

二零零四年,她正在办事的路途中被万州区公安局以陈小军为首的恶警绑架,在周家坝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被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地税招待所迫害七个月,与此同时,又被劫持到重庆市井口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在万州区洗脑班张成英反迫害,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龙宝政法委“六一零”以钟华泰、打手屈静、红光办事处骆波为首不法分子,对张成英拳打脚踢,造成她全身遍体鳞伤。阴险毒辣的钟华泰、打人凶手屈静不但亲自下手迫害,暗使毒招,还唆使龙宝公安局的退休人员邓某某、凉风派出所退休人员张某某,盯着张成英不能有任何自由,使用小人手段撕破张成英的衣服,让她衣不遮体,在三九严寒的天气里挨冻受饿。由于她每天坚持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重庆市井口洗脑班的三个月里,遭受到的折磨不言而喻。

二零零六年,张成英因讲真相被万州区公安局双河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重庆女子劳教所为了转化张成英,派吸毒犯夹管,不但在精神上采取种种残酷迫害,在肉体上也采取了各种招数折磨。如体罚、军蹲、拳打脚踢,冬天用冷水冲、用不干胶捆绑手脚和贴嘴等手段,都无法让她动心妥协,仍然坚持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此劳教所给她加刑十三天,在血压高到二百多度,恶警也不按期让她回家。

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在打工上班的路上,被万州区公安局白岩派出所和牌楼派出所强行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害,于九月一日,被秘密绑架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又一次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文启惠,女,六十岁,家住万州区甘家院水电局宿舍。由于身患多种疾病和丈夫早逝,身心受着精神和疾病的折磨,对生活失去信心。有幸得法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无病一身轻,使她坚信了大法。

邪党迫害开始后,她的精神和肉体受到多次摧残。二零零一年,万州区公安局龙宝分局第四派出所把她绑架到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迫害,遭到“六一零”头目万世全、胡晓中、打手屈静一伙恶人的蹂躏。

二零零四年,万州区公安局高笋塘派出所把文启惠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害,然后又强行绑架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万州区公安局高笋塘办事处的坏人恶警非法闯入文启惠家中抄家,并把她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坪上社沙堡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法轮功学员牟秀云,女,55岁左右,家住万州区王家坡。身患多种疾病,修炼大法不久,病状全无,对大法坚信不移,无论中共邪党怎样疯狂迫害,她始终坚持修炼。

二零零四年牟秀云被万州区公安局和高笋塘办事处强行绑架到万州区地税局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四个多月,接着又转送到重庆市井口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被万州区公安局和高笋塘办事处一伙邪恶之徒闯入家中,并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坪上社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

李莲英

法轮功学员李莲英,女,四十岁左右。家住白岩路。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被万州区白岩派出所和红光办事处一伙不法之徒,闯入家中强行抄家,并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于八月二十五日绑架到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坪上社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李莲英于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前,因工作太重劳累过度,染上一身疾病,是大法使她获得了身心健康。她工作积极肯干,认真负责。她所在的单位万州区电池厂倒闭后,自谋职业,生活过的清贫艰难。由于丈夫是精神病患者,还有十多岁的小孩讀书,靠她到处打工维持生活,而邪党之徒仍不放过她,搞得她一家妻离子散,凄苦不堪。

她曾在二零零四年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她儿子思念母亲,生活得不到保障,挨冻受饿,面黄肌瘦,患上心脏病,一年劳教期满后,回家本来过着正常稳定生活,却又遭受邪党迫害。

郭州清

法轮功学员郭州清,女,五十余岁,家住万州区诗仙路。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由于她坚信大法,曾被公安局绑架到万州区洗脑班迫害过。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被万州区白岩派出所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不到一月,又绑架到重庆市石马河十字三村坪上社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常光正

法轮功学员常光正,男,七十多岁,曾身患绝症。得法修炼不久,不治之症奇迹般的好了,让曾医治过他病的医生和周围邻居都感叹不已,都认为大法太神奇了。然而,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万州区公安局和高笋塘办事处的坏人恶警闯入他家,非法抄了他的家和未修炼的儿子家,不讲任何理由非法将常光正所外劳教两年,进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杨秀娟、冉茂珍两位女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判了劳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