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执叔婶新年终于做了“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我家二叔、二婶是文革时期加入中共的老中共党员了,二叔在老家的乡工商所上班,但已提前退休在家,二婶没工作。我每次回家给她俩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不接受,但我并没有失去信心。今年的大年初四我再次前往劝退,这次终于解开了叔婶的心结,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

回想几年对叔婶的劝退经历,每次失败后向内找,但总找不到关键。这次的劝退如此顺利,是正法到了今天,另外空间操纵人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少之又少了,再一个就是大法弟子(整体)的心性提高上来了,才出现劝退更容易了的形势变化。

我以往的讲真相,有很多时候带着对邪党的恨,对不接受真相世人的怨,讲出来的话语气生硬,不够善,更谈不上慈悲。用说教的口气,给人一种在教训、吓唬人的感觉,强调如不退出只等大难临头,只顾自己说,不考虑对方的接受程度,自己在那滔滔不绝的讲,不允许对方说话,不给对方思考的余地。自己还听不進相反的意见,不了解对方的心结,说的话刺激了对方的负面因素,导致对方有抵触情绪。比如,上次登门劝退,谈到中共的腐败,无官不贪,民怨四起,生硬的说教,一股子怨恨心,被旧势力抓住了这不善的把柄,惹怒了二叔:“你二叔也吃了也贪了,现在不照样一个月好几千块钱吗,把我怎么样了?”

“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通过不断的学法修心向内找,借鉴同修的劝退经验,加上自己不断的总结归正,不失信心的再做。初四上午我们夫妻俩再次登门劝退。拉一会儿家常后我说:“二叔,你跟二婶都这么大岁数了,我小你们十多岁,《九评》书我早给你们了,我说的话(指劝退)你们一直没表态,我尊敬你们,盼你二老身体健康。”我停了一下接着说:“我今天早晨刚在我大哥家墙上看到了早在书本上的小故事——狼来了,说那个顽皮的小男孩在山上放羊,一天突然大叫——狼—来—了——快跑哇——,村民们听到喊声吓的把羊都藏了起来,又一天,那小孩又喊,一些村民已经开始不信他的了,等一天狼真的来了,小孩大喊——救救我呀,可已经晚了”。二叔笑着说,我小时候就在书上学过呀。我说:“是呀,天灭中共,不是戏言。退出来只需要你心里明白,不影响你的工资,还赚个平安,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呀!如叔婶不反对,你侄子给你二老起个化名——二叔吉安,二婶平福,祝你们永远健康幸福、吉祥平安”。叔婶互相瞅了一眼,都会心的笑了。随后,二叔又提了两个问题:共产党要不打法轮功会是什么样?我回答说:它要不打法轮功,肯定会有更多的人炼法轮功,社会道德就会好,偷抢就会少,社会就会太平,人民就会安居乐业。二叔问:那它为什么打呢?“因为打法轮功是江泽民一人的决定,小人妒嫉大法太正。你想,无能无德的小人在公理下是不是更显它的丑陋?!就象单位领导班子里边行的正的就把不正的给暴露出来了,所以不正的就想方设法去排挤正的。可是人不治天治,江泽民把自己和共产党绑在了一起,迫害法轮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天要灭它,咱退出来不就平安了吗!”这样在欢乐祥和中叔婶终于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