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七岁,只上过两年学。虽然我写文章很吃力,我还是决定通过写稿,总结十三年来自己的修炼情况,向师尊汇报,向同修们汇报,并以此证实法。

因为自己文化低,学起法来比其他同修费劲。自开始修炼后,我不再看电视,除做好家里的事以外,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一遍又一遍的通读《转法轮》。有时要做家务,我就打开单放机听师父讲法。我还一边做饭一边背《洪吟》。二零零零年从北京回来后,我开始背《转法轮》,一共背了三遍。为了加深记忆,我还抄《转法轮》三遍。从修炼一开始到现在,每天坚持学法至少两个小时。师父的法装在我的脑子里,一遇到问题就有法作指导,这样修炼的路就能走好、走正。

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在家里也是一个样。师父讲:“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转法轮》)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时时、事事、处处都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尽孝道,对四个女儿个个关心,哪个女儿有事,我都主动帮助。大女儿习惯性流产,一九九八年怀第五胎,要长时间住医院保胎,我一直守候她、照顾她,直到顺利生下一个小孙女儿。产假期满,大女儿要上班,我又帮她带孩子,做家务事。直到孙女儿八岁,因小女儿要生小孩,我又去照顾小女儿,帮小女儿把儿子给带到三岁。

因我在家里随时保持慈悲心,任劳任怨,使孩子们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她们都支持我修炼。我晚上在家学法,女婿生怕孩子打扰我。我大女婿是一个大厂的厂长,我劝他三退,他一口就答应了;我大女儿是一名重点中学教师,她在教师大会上公开声明三退,学校要给她评优秀党员,她不要,说要评就给我评优秀教师就可以了。现在我四个女婿、四个女儿和两个外孙都办理了三退,小孙儿现在才三岁,天天喊“法轮大法好”。

我修大法以后,原来身上的所有疾病全好了,我的背原来伸不太直,修炼以后颈正腰直了。可以说我是身心受益。没花一分钱就治好了我的病,我无病一身轻,我都不知道如何感谢师父才好。可是邪恶却发动了对大法的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铺天盖地污蔑抹黑法轮功,污蔑我们最敬爱的慈悲伟大的师父,我心一阵阵的痛。怎么办?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毅然决定和同修一道去市政府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给炼功人一个合法的环境,结果被公安局关了一天。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和同修又结伴去北京信访办,结果被北京公安抓到我们当地驻京办铐起来,直到被当地公安接回非法拘留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我就开始釆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真相。我先用手写,写大法好,写我自己炼功身心受益,写好自己去发。后来建立了资料点,我们就到处去发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喷大法标语,挂真相横幅。通过静心学法,我明白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的,要抓紧一切时间讲真相救人。二零零零年,我外孙女才两岁,我又要给我女儿煮饭,又要带孙女儿,我就把孙女儿用车推着或抱着到公园、上街发真相,贴真相粘贴,从未因家务活影响过我做讲真相的事。再忙再累,我都把讲真相放在第一位。

特别是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师父新经文《快讲》发表,我读到“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救人的急迫感使我浑身一震,强大的能量冲击使大脑嗡的一声,瞬间看到好多人在翻滚的黑浪里伸出手喊救命,前面是小孩,后面是大人,哭着,喊着,好可怜!我认识到这是众生的急盼啊,我们没有理由不抓紧分秒去救人。我就给自己定目标,每天至少救三人,后来规定每天必须救五人,再后来规定自己每天至少救七人。

二零零三年一天晚上,公安局车开到我家门前,警察来我家骚扰。我三女儿、四女儿义正词严质问他们:“半夜三更你们来我家干啥?”警察说:我们来问她话。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要我上车去公安局。女儿坚决不让我上车。警察说我们只是问她话,如果不放心,你们也一起去吧。我两个女儿就陪我一起去了。到了公安局,警察问我去过我们当地一个庙宇没有(因为那庙里庙外头两天去挂满了条幅,撒遍了真相传单,同时我们还给庙里的和尚讲了真相,可能我的口音和我的特征和尚告诉了警察)我说我不知道那地方,我两个女儿也说:我们都不知道那地方,我妈那么大岁数怎么能去呢?后来公安要给我照相,我两个女儿马上跳出来说:谁敢给我妈照相我们和他没完!由于我的正念和两个女儿的制止,她们没给我照相。我和女儿们抵制了这场妄图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九评》后,开始发《九评》劝三退。我想出很多办法与世人搭话,比如走路看到丢掉的饮料瓶,我把它捡起,遇到拾破烂的或收废品的送给他们,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一般都能使其得救。在救人的过程中,随时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待人礼貌、厚道,对方从心底里认定你是个好人,你就一定能救了他。比如有一个人买菜,卖菜的少找他两角钱,他后来才发现,很生气,我就劝他:大哥,别气,我这儿正有两角硬币,给你吧,反正我装着也容易掉了。他很感动,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立即高兴的答应了。有个姑娘卖豆腐,那缺角的谁都不要,我说:你卖给我吧,缺角没关系。她觉的我真好,给她讲真相劝三退,一讲就成。卖菜的大娘说:这菜只八两了,不到一斤。我说就算一斤吧,给她一斤的钱。她很高兴,直夸我好。我就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给她讲真相劝三退,一说就好。这样的例子多的很。这些年,我利用一切机会救人,走到哪儿,真相讲到哪儿。走到哪儿师父都会安排有缘人来得救。零九年暑假,我大女儿学校几家人出去旅游,我女儿让我和他们一道去,我想趁机去救人,于是跟他们去了,共十八天时间,讲三退一百多人,还发了七十多个护身符。他们到庙里求签,我就写真相小条放到签兜里,让世人看了得救。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形式。迫害前,我们经常参加集体学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集体学法的环境遭到破坏,我通过学法,和就近的两位同修商量,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我们三人建立了一个集体学法小组,每周两次坚持集体学法,风雨不误。我们一起学法,一起交流,共同提高。有个同修没文化,大家就帮她,与她一起一遍一遍通读《转法轮》,一遍一遍纠正她读错的字,现在她也能通顺的读《转法轮》了。去年又有两位同修来我们小组学法。其中有一位七十六岁的女同修,刚来时怕心比较重,读法有时掉字,有时加字。我们坦诚的和她交流,鼓励她,帮助她,她现在已不那么怕了,也敢出去讲真相了,还坚持到黑窝附近发正念,也能准确读《转法轮》了。

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是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我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三件事都得做好,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所以每件事我都努力去做,力求做的最好。但记的二零零二年夏天一个晚上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睡过了,到十二点十五分猛然醒来,我痛心疾首,恨自己对自己要求不严,啪啪给自己二个巴掌,打的自己脸火辣辣的痛,又补上发正念才睡觉,打那以后再没误过一个整点的正念。

我能在风风雨雨中走过这十三年,每一分、每一秒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我的一切是师父给的,我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有这样一个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做这些事都是师尊做的。用尽人间的语言表达不完我对师父的感激,唯有精進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