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麻城余爱荣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余爱荣,女,63岁,湖北麻城法轮功学员。未修炼前有高血压、恶性贫血、妇科病,一身的毛病,修炼后按大法的要求修心重德做好人,那些疾病都不翼而飞,连顽固性头痛病也好了,更不用因以前的更年期失血而经常到医院输血了。因亲眼目睹她身体的变化,她家5人就有4人得法,老伴儿,二女儿,儿子都得法走上了修炼返本归真之路。

然而自99年7月20日大法遭受迫害以来,她们一家被中共害得妻离子散,骨肉分离,老小无依。

特别是儿子朱碧东遭受5次非法关押、罚款和迫害。最后一次是2007年6月23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太原市迎泽区看守所两年多。朱碧东在看守所里经常挨饿(每天只给两个馒头),有时饿得连说话都没力气,被迫害得脚痛,因疼痛不能睡觉(半夜常常痛醒)。一家祖孙三代怀着对亲人的牵挂和担忧,千里迢迢一路奔波到迎泽看守所看望朱碧东,好话说尽,狱警王春瑞(电话13603553391)就是不让接见,任凭三岁多的孙子怎么喊爸爸,怎么哭喊,他们都不肯答应她的请求:只让孩子与他爸爸见上一面。

她的儿子朱碧东大学毕业,迫害前原本有个较稳定,待遇比较优厚的工作。后因修炼法轮功,迫害初期到省政府上访,被单位开除。儿子是一家的顶梁柱,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一家人生活没有着落。后来东拼西凑,向亲戚朋友借了些钱买了一辆面的,可是麻城的公安一科(责任人:李解德,杨甘登,闫稳山)一伙并没有甘心,还是想方设法三番五次无理迫害他。其中有三次儿子在正常行车时无故被拘,有三次他们还强扣车子15天,险些失车,后多方奔走交上6000元钱,才得罢休。那些年她们一家人被搞得人心惶惶,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活在紧张的恐怖气氛中,甚至连睡觉都没安宁过。

十年来,她家先后被非法抄家四次,被强行勒索现金1万多元。母子俩频繁被关押迫害,家庭负债累累,祖孙三代仍挤住在窄小的旧房里,出于生活所迫儿媳只能出外打工,挣钱糊口。

现在,把她这些年来遭受的迫害写出来。

2000年12月3日,原公安一科副科长闫稳山带领6人闯入她家,一进门闫稳山看她一人在家,不问青红皂白,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嘴里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将她的头发扯向墙角狠命地猛撞,撞完后将她打倒在地。司机王仕安见机一脚上来,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地踩她的嘴和整个脸部。当时她非常痛苦,不能张口,不能呼吸,人几乎要窒息,整张脸由火辣辣地痛到麻木、胀大、胀大……一下子,嘴巴与鼻子肿得象碗一样大,眼睛也看不到东西,只听见他们翻箱倒柜地抄东西。抄师父法像、大法书、身份证,又将她从三楼连拖带打塞进一楼院中的警车里。车开动后,她一直与车里的警察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修炼真善忍的人们都是道德高尚的好人,叫他们不要相信电视谎言,那些都是假的,是栽赃法轮功,为镇压找借口,让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才有好的未来。

警车开到龙池派出所时,一警察气势汹汹地吼叫:“快,快滚下来!”并粗鲁地骂她“贱货”。她解释说:“你们弄错了,信仰真善忍的人,都是道德高尚的好人,而迫害好人,象江泽民一伙才是真正的贱货!”她刚一说完,一耳光狠狠地扇了过来。她就在院中喊:“警察打人啦!法轮大法好,宇宙大法好!”恶警气急败坏,拿来橡胶棒朝她头上就打。顿时头上脸上满是血色。打累了他们就把她关进一间小黑房,几天没吃没喝没人管,直到非法提审。他们共8人换班,白天、晚上各4人值班,昼夜轮番连审带打,刑讯逼供。打累了,警察们睡在床上,床边放着火盆烤火,而把她铐上手铐,铐在冰冷刺骨的铁椅子上,有时还强行脱掉棉袄,跪着挨冻,当时的温度是零下3度。十余天的审讯,他们想知道炼法轮功的人和谁在一起聚过,看她不说就变着花样折磨她,从清早一直站到深夜四点钟,到最后觉得实在从她嘴里得不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反而把他们自己一个个的都搞累了,没办法就将她送到了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龙池派出所再次将她提出来秘密审讯两天两夜,这两天两夜不让吃饭,不准睡觉,还不能蹲着,要一直站着,不能靠墙。他们吃饭时,警察胡平还说:“站着看我们吃。”闫稳山在旁嘱咐手下不要通知她家属,不要告诉别人她的去向。

2001年2月17日天还没亮,恶警将她从看守二所送往武昌狮子山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在这个人间地狱里她们受尽煎熬。每天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吸毒犯形影不离地监视。因她不配合恶警的要求常常被迫害。劳教所有很多无理制度,比如在吃饭前要唱监歌,都是给中共歌功颂德的,她坚决不唱,高声背大法中的《论语》,吸毒犯受狱警指使,捂她们的嘴打她们。她第一个抵制,并扯掉了劳教所发的胸牌,要求炼功、学法,并告诉他们她们是好人,不是犯人,他们没有资格这样对待她们!紧接着,她们被一个个关押进小黑房,被多名男子用电棍电击全身,身上被电糊了,发出焦味,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都被他们电得身上都是厚厚的血壳。亲人接见时,管教人员威胁不要她们告诉家人。直到10月19日,由于被迫害得高血压220度后,她才脱离这个魔窟。

2003年4月25日下午,李解德,王仕安等又带两警车人闯入她家,看她们全家人都在家,就电话通知黄绍魁叫来一辆警车,他们人多势众,连哄带逼地支走她的家人开始抄家。因她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强行将她抬下楼,当时有两百围观群众都亲眼目睹了这群“人民警察”的野蛮行径。就这样,她被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她不堪忍受他们的拳打脚踢和精神虐待,绝食绝水抵制迫害,20天后公安一科向家人勒索二千多元,在她奄奄一息中才被家人背回家。

以上是她和她家发生的真实事实。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正义之士能伸出援手,制止中共对好人的迫害,结束这恶梦般的日子,让我们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让这些可怜的老人过几天安稳的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