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贵富在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导)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法轮功学员张贵富曾于2001年到2002年在河北廊坊市万庄劳教所和保定市高阳劳教所遭到近16个月的非人迫害。在2006年到2007年又在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遭到近9个月的摧残。在这个看守所里,张贵富几次绝食抗议迫害,遭到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野蛮灌食。

张贵富,男,31岁,老家住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城郊乡城北村。2006年5月1日晚7时左右,在去一位住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桥西区公园路附近的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家时,遭到该市桥西区明德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当晚被劫持到张家口市明德南派出所。第二天被劫持到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迫害,一直被劫持到2007年1月24日,期间经历了近9个月的非人摧残。

2006年5月1日因为张贵富有一位朋友被警察非法抓走,警察在她家“蹲坑”,张贵富在到她家中时遭到抓捕。当时四、五个警察从张贵富身上非法搜去一千多元现金、身份证,和一些法轮功真相传单,并扣押了他的自行车。当晚张贵富被劫持到明德南派出所。警察用威胁、欺骗手段逼迫张贵富就范。非法审讯持续到半夜。后来警察把张贵富和他的朋友关在一间刑讯室,张被铐在铁床上,张贵富的朋友被反铐在“老虎凳”上。第二天上午,警察们又在一张白纸上写了张的名字,逼张在胸前举着强行拍照,后逼迫张贵富在一个不知名的文件上按了十指手印。中午,警察把张贵富送到十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1年至2003年张贵富因修炼法轮功被河北省高阳劳教所迫害致残。从2003年出来后身体一直未完全恢复。警察无视张贵富的身体状况并进行无理迫害。在无法申诉冤情的状况下。张贵富开始绝食抵制。四天后警察开始强制灌食。四、五个人把张按在椅子上,把脸扳向面朝上,一个“刑事犯”用两只手使劲掐着两腮。一个穿白大褂的人用注射器往嗓子注,因被恶人来回折磨,张身体无力,每次灌食之后,张贵富几乎半身平瘫在椅子里,这时,一个恶人使劲抓着张的衣领猛的拎起来按在椅子上,就这样反复折磨。灌完食,张贵富两腮都肿起来了,疼痛难忍。监室的号长受管教警察指使,在接下来的每天让监室内的其他犯人给张强行用一个大雪碧瓶掰开嘴灌自来水,号长又指使其他犯人对张贵富谩骂、羞辱,并诽谤法轮功。

这期间张的身体很虚弱,但每天都被强迫睡在水泥地上,只铺一层薄薄的被褥到第七天,看守所一个副所长指使犯人给张戴上背铐和有五个大铁环几十斤重的脚镣。张在2003年前被非法劳教中腿脚就被迫害残疾,走路本来就困难,再上镣铐对身体造成更大的持续迫害,由于张贵富心力交瘁、承受到极限,被迫放弃绝食。

2006年6月7日,张家口市桥西公安分局给张贵富下了逮捕证。面对非法升级的迫害,张贵富再次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姓范的管教警察拿来铐子让犯人给张戴上背铐和脚镣。几天后,警察让6个犯人把张抬到看守所大院,再次掰开嘴用大雪碧瓶灌浓盐水。在反复迫害到第九天后,由于迫害的残酷及张的身体承受到极限停止绝食。

8月7日张家口市检察院送去一份“委托辩护人告知书”,张对检察院及看守所申诉自己的情况。那些办案警察相互推诿,并想罗织罪名,加重迫害。对此张贵富再次绝食抵制。几天后警察再次让6个犯人把张贵富抬到看守所大院里,按住头和身体一个犯人用手狠狠把嘴掐开,另一个犯人用雪碧瓶装着浓盐水灌,姓范的警察在其右小腿狠劲的跺了一脚。使已受伤的腿伤的更加严重。由于灌入的东西都喷吐出来,十天后警察改用插管灌食。看守所的狱医把一根胶管从鼻孔插入胃里,灌完后把胶管不拔出来一端用胶布固定在头上,另一端留在胃里,非常难受。

一天,狱医、姓范警察和一个副所长让犯人把张再次抬到院里戴上背铐。恶警们阴笑着,恶狠狠地说。“想死?死不了。”他们意思是活着比死更难受。抬回监室后,张贵富到中午呕吐,把胶管和灌入的东西都吐出来。有个犯人向狱医反映后,狱医才让把胶管拿掉。

第二天上午,姓范的警察让几个犯人把张贵富抬到医务室继续插管灌食。每次都是从鼻孔插入从嘴内出来,都是带着血。警察看插管不成,就让几个犯人按住头和身体,一个犯人使劲掐开嘴,另一个犯人用铁勺盛着奶水灌。当时,那种场景和灌食方式的恐怖是经历了多次灌食的张贵富也感受到那种难以表述的残酷。当时端着盛着奶水的犯人,两眼瞪着,双手哆嗦着,然后猛一下把铁勺从嘴里插入抵到嗓子处,这样反反复复一勺一勺不知灌了多少次,但都喷吐出来,……

接来两天,警察们用同样方式用铁勺灌浓盐水,但都没灌进去。绝食期间,监室号长和其他犯人谩骂、羞辱张贵富,十五天后,看守所的狱医、姓范警察在监室量血压,血压异常已危险了。狱医对张贵富说:“再不吃,就死了。”他们说张已经不行了……姓范的警察让犯人把张贵富抬到院里。副所长训斥犯人灌食不力。嫌犯人没灌进去。紧接着他们指使犯人再次灌食。因多次灌食张贵富的两腮已被抠烂了,皮都抠掉了,几个犯人再次按住身体和头,多名犯人掐嘴捂眼、用铁勺灌奶水,铁勺把上腭和嗓子都挫破了,吐喷出的不仅是胃水,还有血水,抠腮的犯人拿的整条毛巾都被血染成红色,姓范的警察和狱医在旁边阴笑着走来走去。嘴里还爹长妈短的骂着。这一次他们灌进去一部份。最后警察让犯人给张贵富取下了背铐,狱医又量了一下血压,让犯人把张抬回监室。

看守所所长、狱医,姓范的警察到监室,所长对张贵富说:“他们看守所自迫害法轮功以来,关收的法轮功学员,几年中有死亡的,但是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承担法律责任。如果你不行了,他们(警察们)一步一步把你搀到太平间,如果继续绝食,你今天就活现在这么大了……。”第二天警察们开始给张贵富输液,但血管找不到,一次又一次扎不到血管中,有时扎到了,也是堵针,血液流动都很慢。张贵富几次因绝食抵制迫害,遭受种种摧残,给他身体,精神造成的伤害和痛苦是巨大的。特别是第三次灌食后,张贵富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每天在看守所里度日如年的煎熬着,

2007年1月24日警察通过伪造证枉判了了五年刑期,非法送到河北省冀东监狱。张贵富在看守所受了九个月非人折磨。

张贵富从一九九八年九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身体健康了,思想境界得到了很大提高。然而在中共制造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看守所在这场对法轮功迫害中扮演了极为邪恶的角色。警察为了升迁、奖金,积极参与迫害,将自己推向万劫不复之地。真心规劝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及不明真相的人停止行恶,停止助纣为虐,早日脱离中共邪党,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