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依兰县倪春艳、王玉梅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倪春艳,由于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屡遭迫害,先后三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一次被非法劳教,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王玉梅2002年11月14日在家睡觉,被恶警跳墙进屋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100天,后被非法劳教3年。

一、倪春艳叙述其遭受的迫害情况

2000年1月10日,我和几个同修集体炼功,被110警车非法绑架到依兰县公安局,公安局长张焕友说我们是扰乱社会治安,我被非法关押16天。在这期间我开的商店没有人经营,我的丈夫上街道开要求释放我的证明,街长说些不好听的话,丈夫就和街长打了起来,街长把丈夫送到派出所,街长直接让所长拘留了丈夫,结果丈夫也被非法拘留了7天,最后家人被他们勒索罚金2000元,伙食费300元,我才被释放。

2000年10月27日,我正在商店卖货,原康园派出所一个姓邢的和孟庆伍两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到派出所那一看原来他们早有预谋,公安局政保科龙德清和一个警察在那等着我,他们一看到我就给我戴上手铐,说我串联乡下给送书,我说:书是新华书店买的,我也没有犯任何法律,你们凭什么抓人。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就把我送进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第五天管教林忠领着管教和几名刑事犯把我铐在刑椅上,给我野蛮灌食,一个人薅着头发,两个按胳膊,一个掐鼻子,根本不给喘气的机会,给我灌浓盐水(瓶底还有没融化的盐)气管都灌坏了,直吐血水,我的耳朵也听不到声音了,半个多月才好。

2000年底,还有三天就过新年了,我被非法送到万家劳教所,七大队因送去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没有地方住,就分出一个十二队,把我给分到十二队,张波任队长,一个班十多个人,最多的二十多个,我被分到四班。在2001年正月初八晚八点,所长史英白和队长张波带领男女干警十多个对我们大打出手,就听那电棍嘎嘎响,外面下着大雪,有的法轮功学员光着脚,有的穿着线衣,有的被送进男队迫害,有的被强迫在雪地上冻着。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光着脚在走廊里就问史英白:劳动教养所是教育人的地方,不是打人的地方,你是在犯法,我们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你没有任何手续就把我们扣押在这里。我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去张波那要人,过几天有的同修回来了,有的被送进小号。

因为我们不配合、不干活,他们就让说我们帮男队干点活,我们和男刑事犯一接触,就听他们说:干警不让我们男刑事犯和你们说话,说话就加期。他们还听队长和干警是受撒谎污蔑法轮功学员,所以看到法轮功学员有的就害怕。我说:我们是学真善忍做好人的,他们说的是假话.听他们一说才知道,劳教所恶警对刑事犯说我们自残等等鬼话。

有一天我们正在屋里,就听见有人喊救命,我们全体十多个人冲出门,干警一看事不好,就向张波报告。我们冲到别的屋一看,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干警和几名转化人员按在地上往嘴上粘胶带,我们想把被迫害的同修营救出来,可史英白和张波带着管教站在门外,这时我们和他们交涉,最后我们被带到别的队,因我们人多,拖到晚间八点,把我们一点一点的分开,然后就下手把我关进小号,因我们绝食,外面也在绝食。当时正是正月初五,我被迫害八天,那时有的同修被灌食灌的已休克,劳教所怕出人命才把我们放回队里。

万家劳教所要开加期大会,警察全副武装拿着警棍,抬着担架,拿着氧气袋,给七大队、十二大队法轮功学员十多个无理人加期,有的加期一年,有的加期八个月,有的加期半年,由所长卢振山、史英白主持会议,所长卢振山骂师父时,七大队有个同修制止卢振山的这种流氓行为,这个同修被警察打昏。十二队法轮功学员找史英白谈话,要求释放超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不但不放人还把十二队所有女法轮功学员七十多人都关押到男大队,让男管教、男刑事犯迫害我们,我们七个人被非法关押在男第一大队迫害,白天让又高又胖的男刑事犯迫害我们,白天上大挂,晚间不让睡觉,在地上坐着或在刑椅子上坐着。一大队大队长让我背手,我说我没有犯法不背,一脚就把我的第四个手指踢坏,现在还变形呢!坐刑椅坐的两腿从膝盖往下全肿,在男大队迫害十八天才放回十二大队,回来后因全身长疥,在2001年10月24日才被放回家。

二、依兰县法轮功学员王玉梅遭受的迫害

王玉梅,女,1997年有幸得大法。99年7.20邪恶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大法被抹黑,不能在无动于衷,王玉梅便决定去天安门说真话“法轮大法好”,因为她亲身受益于大法。王玉梅去北京,2000年11月14日被依兰片警接回送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00天并勒索人民币6500元,其中保金3000元,说三年不上北京再还。3000元罚款,200元伙食费,300元罚款。保金到现在没给。

2002年邪党要开十六大,全县开始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2002年11月14日王玉梅在家睡觉,警察跳墙进屋乱翻,将她绑架,当时是公安局长陆俊山指挥,各片警行动,非法抓捕各乡镇法轮功学员二十几人。在派出所,王玉梅被非法审问资料来源,她不说,郝所长一拳打在她脸上。恶警对王玉梅体罚让她撅,她不配合、坐在地上,恶警们用烟头熏她,呛的她直咳嗽。后来恶警们把王玉梅送进看守所,过了几天家人去看王玉梅,问她脸怎么回事?因为被打淤青的很严重。过后很长时间脸上还时常蹦蹦跳疼。

王玉梅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100天,后被非法劳教3年。2003年,只有半个月就过年来,依兰看守所怕万家劳教所不接收,就给万家劳教所送礼(送鸡、鱼)等物品。在万家医院检查身体说王玉梅心脏有病,当时她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可姚福昌科长猛劲踢她,使她痛苦万分。

王玉梅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期间,度日如年,好象空气都凝固了一样,恶警的整日叫嚣,大气都不敢出,非常压抑,非常恐惧,承受着身体上,精神上重重迫害。整日奴役工作量达十多个小时,经常一干就是加班到半夜,吃饭,上厕所只给半小时,从早上五点起床,出操,吃饭,邪恶的什么宣誓早晚两遍。活少时看谤师谤法的录像,或写“揭批材料”,“什么深挖在家时和谁往来接触,回家后怎么做都得说,”逼着说。七大队常淑梅队长经常参与迫害,到期回家时不写什么所谓“三书”劳教所不放人或加期。每逢节日或年关,恶警三天两头就搜身,翻寝室,经常把法轮功学员弄去集训队迫害,坐铁椅子、罚蹲、电刑、上大挂,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无法行走,迫害严重的不让去食堂吃饭,怕让同修看见了曝光。王玉梅被劳教迫害至2005年4月14日才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