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紧向警察讲真相是解体黑窝的重要途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师父告诉我们解体劳教所、监狱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我们不仅应向黑窝高密度、高强度发正念,还应当大力度向黑窝里面的警察讲真相,救度他们,加速解体黑窝的進程。

几年前,我读过一篇《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这位同修梦中看见:有一个很高层次的神下来时,安排他到人世当警察,他很不情愿,因为他不想当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安排他的神慈悲的说:“如果都不去当警察,那么社会進程就不会走到那一步。如果都是地狱里的小鬼去当警察,大法弟子受迫害会更重。到时候大法弟子会叫醒你。”他听完,哭了。

这篇文章,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二零零七年,我在劳教所遭迫害时,接触了一些警察。他们的情况有所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听信了邪党的宣传,被邪党洗了脑。记得有一个警察,我在车间被迫做奴工时,他负责管理生产。当说到邪党迫害法轮功时,他说那是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的事,与他没关系。后来我被关入小号,他就被调進小号当了打手。有一天他对我说:“我看光盘了(指污蔑大法的光盘),你们是不对。”然后说了些污蔑大法的话,都是邪恶宣传上的内容。我明显的感到,他被洗脑了。我从黑窝出来后,经常在明慧网上看到他的消息,他已经蜕变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打手。

我一直坚持给这个劳教所里的警察写真相信。可是,我有正式工作,只有在晚上学法后,我才可以拿起笔,经常写到夜里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才睡觉。虽然这样,我也是写不了几封,因为我写的信较长,比较全面,需要很长时间写完。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我在用汤匙在地上挖坑,每个坑很小、很浅,象饭盒似的。里面大部份是小石块,其中有两条小鱼混杂在小石块中。无论是小石块还是小鱼,全身都被泥浆包裹着。坑里没有水,小鱼就靠身上裹的泥浆的湿度活命。我想深挖些以便出更多的水,可是我一用力,汤匙折了。

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确实已经尽力了,可是力度不够,方法不当。手写信,有它的好处。因为是手写信,象是远方的亲人娓娓劝说,可是太慢、太有限。而打印的真相材料,我听说公、检、法、司部门的人都是随手一扔,根本不看,但手写信他们看。

我想出一个办法。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的家信,警察都会仔细的看,生怕有什么“纰漏”。我记的有一个同修,她的家人总使用电脑打信邮寄给她,警察阅后再给她。于是我就改为:给劳教所、监狱中被迫害的同修用电脑写信,实际上是给警察的真相信,用一个程序即可,这样就快多了。只是给另一同修再写时稍加改动,改成另一同修的名字及明慧网上登载的他受迫害的情况。而给警察用手写信,两者结合起来用。我觉的不应该在信的前面留空再添姓名,那样给人的感觉就是雷同的、重复的信,并且收信的同修们各种受迫害的情况各不相同。

我是这样写的:

某某某:你好!

这么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很惦记你。我们从明慧网上得到你的消息,现摘录如下:

(转载明慧网上的曝光文章)【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同修被迫害内容(为安全起见,不写谁谁报道)……

就摘录这些,足以知道你受迫害的情况,海内外大法弟子及世界上所有的善良人都在关注着。

(然后是相同的、固定的程序,内容是讲真相。)

如果讲“三退”,一定要写上“三退”办法,包括传真、电话等,让他们自己去办。他们内部很复杂,要考虑到他们的情况。别忘了说上:“提示:由于恐惧,中共对退党热线做了手脚,电话接通后录音告之:这是个空号,请不要打这个电话。请别上当、不要挂电话,很快能接通,请互相转告。”

这样可以起到多重作用:震慑邪恶、营救和帮助同修、救度警察。

我这样做后,又做了一个梦:一个铁栅栏门打开一个大缝,并且我在摇晃着、拔着出入口处一个铁管一样的东西。

至于信封上发信地址,如果是家乡同修,而当地大法弟子又多,可直接写上该本地地址,警察会以为是家信,会毫不犹豫的打开。如果信多,用各种笔体,各种颜色的笔,各种信封,也可写外地地址到外地去寄。总之,理智、智慧的去做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