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随笔:要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前几天由于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致使讲真相、救众生的事严重受阻——本来很好用的发真相短信的手机突然一条也发不出去了。

我的心里很着急,月租费已经扣了,可是还有好几百条短信没发出呢,花的钱也是大法资源呀!我一会儿发正念(此时的正念已不是很强、很纯,夹杂着有求、气恨);一会儿与“信息发送中心”联系,按照提示一步一步操作。然后再试,还是无济于事。是字眼太敏感被“过滤”住了?还是把卡锁死了?心里感到很茫然。哎,算了,带着一种无奈与懊丧卸下了电池回到家。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一连又试了几次,仍然一条也发不出去。这时,师父也不断的点化我有漏。尤其在晨炼上做的很不好,不是全误了,就是五套功法做不全;有时竟然连早晨六点钟全球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的时间都睡过了。

分析原因,我觉的:一、人的观念重。认为自己年轻,觉多。把自己当成了“年轻的人”致使自己被“困”束缚着。二、图安逸。认为自己别的执着心已经过去的差不多了,在去“图安逸”这个执着心时给它留了一块自留地,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走不出“困境”。表现为:当忙了一天往床上一躺的瞬间,心里发出一种“真舒服呀”的感觉。三、主意识不强。每晚睡觉前都告诫自己:明天一定要参加统一晨炼,并用两部手机同时上闹铃。但由于没有从根本上找到原因从而重视起来,所以,致使每天早晨要么就是没有听见闹铃,要么就是听见闹铃后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下把闹铃关掉就又睡去了。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求安逸,求安逸那就求安逸吧,作为一个常人求安逸,师父什么话都不说,因为常人想求安逸也不能说人错,因为人他就是在这样的追求中生活,目前人类的社会就是这样的。”

在这过程中,慈悲伟大的师父一再的点化自己。家里的水管漏水,关不严,很长时间了。当我偶尔起来一次做全了五套功法时,当时水管就不漏了。打印机很长时间了也不能正常使用,一有问题就去维修部。虽然也发过正念、向内找过,但都没有从根本上找到原因。由于我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

终于,当我看到师父的经文《致印度法会》发表后,脑海中时常回响着“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参加小组学法,学习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的讲法:“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时;再加上讲真相短信发不出去,我清醒了!是该精進了,再这样下去我还配“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吗?师父让我们多救人,可是这种状态又怎么能救得了人呢?眼瞅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不行!我要精進!不能再让师父为我操心了!心里暗暗使劲,多学法,多背法,勤炼功,同时还要多在法上思考。

就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负责保管“发真相短信手机”的同修大姐催促儿子说:“儿子,你给妈妈看看这手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发不出去信息了呢?”孩子接过手机一看:一切正常呀!一试,竟然发出去了!同修大姐高兴的给我打电话:“哎,好了!”我一听什么都明白了:是师父看到我有了想提高的愿望,为我们打通了这条救人的道路。

在二零零九还有几个小时就要过去的时候,我和同修大姐带着“发真相短信手机”出发了,顺利的做完了二零零九年最后一次发信息救人的事,同时还分别给去、回时的两位出租车司机每人一份“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盘。

踏着皎洁的月光我们回到了家,别看是冬至后的北方季节,白天还刮着西北风,但今晚的天气一点也不冷,没有一丝的风。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为我们救人在创造条件。一進门,正好二十三点五十五分,怀着无比神圣的心情参加了二零一零年第一个全球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

发完正念我没有一丝睡意,拿起笔,写下了这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近日个人层次所悟,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