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是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凶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610办公室”,简称“610”,因1999年6月10日成立而命名,它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一个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的盖世太保,凌驾于一切国家机构之上,直接归江氏和中央“610”领导,在中华大地为所欲为,横行霸道,对打压迫害法轮功持有特权,可动用党政军警司一切国家资源,耗巨资扩建监狱、劳教所,修建洗脑集中营,购买昂贵的进口监听监控网络系统,建立从上至下的庞大的政府610组织和公安司法“610”组织,甚至连居委会、街道企业都要有专门的“610”人员,胁迫全国人民参与全方位监控打压迫害法轮功,纵容在迫害中的犯罪,败坏社会风气。连民众心目中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法律都由它们掌控,法轮功“案”的起诉、开庭审理、旁听,整个过程都有当地同级别的“610”人员参加并决定,判决结果更是“610”说了算,制度性的践踏法律,法官都称“610”是流氓组织。

不久前阜新市高连珍女士被非法判刑就是一例。在法院迫于压力对高连珍女士做出判三年缓五年的非法判决后,阜新市“610”组织还嫌迫害不够,干脆直接插手,直接判刑三年。高的家人决定上诉,此案现已交阜新市中级法院。这是阜新地区又一例由“610”直接插手的迫害案例。

家住阜新市清河门区的高连珍女士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身体健康了,而且在单位工作时任劳任怨,不计较工资与个人得失,可是个远近闻名的好人。不幸的是,2009年8月22日上午,高连珍女士在清河门地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遭迫害的事实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清河门区清河派出所恶警张晶明(所长)、王新全、王兵绑架了高连珍,在非法审讯后,又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抢劫大法书和手机、电脑等私人物品,同时将她劫持到阜新市新地看守所继续迫害。清河派出所伙同清河门检察院对高连珍女士非法起诉,2010年1月21日下午1时,在阜新市清河门区法院对高连珍案非法开庭。庭上,阜新市三邦律师事务所徐宏军律师有理有据地为高女士做了无罪辩护,当庭无果而终。法律的功效本应是惩恶扬善,一切对修心向善的善良人士的审判本来就是荒谬的,高连珍女士就应该被无罪释放,但是清河门法院还是硬着头皮做出了判三缓五监外执行的非法判决。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更为荒谬的是,阜新市“610”及阜新市清河门区“610”(清河门政法委书记:孙贵山)竟根本无视法律的尊严,根据它们所需而随意制造所谓的证据,推翻清河门法院做出的判决,改为非法判刑三年。目前,善良的高家人欲哭无泪,决定继续上诉,现已将此冤案上交到阜新市中级法院,所有关注此案的善良人都在拭目以待,看看这个凌驾法律之上的流氓特务机构──“610”组织还有什么邪恶伎俩。

说到这,我们就要看一下,这个“610”,究竟是个怎样的组织。

邪党“中央610办公室”是“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简称,各级“610”是中共政权中专责迫害法轮功、超越公检法的、不断发展、由临时变为常设、由职责单一迫害法轮功变为用多种功能做掩护、实质由党委掌控、名义上由政府运作的机构。“610”同时加挂同级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的牌子,与“稳定办”合署办公,归口政法委管理。处级及其以下的企事业单位由书记兼职“610”,处级以上的企事业单位就必须设立专职“610”岗位,参与监控抓人、抄家、送洗脑班,操纵邪党法院审判过程和判决结果。我们来看看下面几个例子:

在黑龙江鸡西的一个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所有的旁听证都被区“610”的人拿走,在律师和家属的力争下,家属到区“610”领到四张旁听证,所谓的“公开审判”,只允许四位家属到场,却有36个“610”人员旁听。由于法轮功学员当庭揭露酷刑迫害,律师强烈要求追查凶手,出现了“610”没有提前部署的新情况,审判长不知所措,匆匆宣布休庭。当着律师和家属的面,“610”人员毫无顾虑地召集法官、检察官开会谋划,操控法官审判。

2007年5月,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李秀敏因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转捕起诉,关押在看守所,身体病变出现肿瘤,老母亲四处奔走,办理取保候审,就医治疗。从看守所、新华区法院、石家庄中院刑二庭、河北省高院刑二庭,一直跟踪到河北省“610”,不准取保的批文就是从河北省“610”又层层下达,最后到新华区法院和看守所。李秀敏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老弱病残监区,承受监禁和病痛的双重折磨。可见连法轮功学员的“取保候审”都由省“610”控制;

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宋爱昌案重审的合议庭审判长和主管副院长都一再表示,关于宋爱昌的案件他们会按照证据判决,暗示因没证据而判无罪,但也告诉律师和家属他们的意见不一定被采纳,依据案情律师也认为是铁定的无罪案。结果尽管适用法律错误、没有证据,还是被“610”操纵,非法判了三年。事后那位主管副院长表示,他们的(无罪)意见不是多数,但会有人承担历史责任的。

石家庄的王三英案更是蹊跷,律师投诉超期羁押,石家庄中院刑二庭庭长魏淑贞和审判长都告诉律师,案件申请了延期。可是紧接着4月1日送达家属,判决日期是3月18日。案卷显示判决物证是法轮功资料的扣押清单,可是该清单上持有人签字是赵某,还有五个办案警察在旁证处签字,证明扣押清单上的所有物品确为赵某所有。可是新华区法院依据赵某持有法轮功资料,判决王三英四年刑期。石家庄中级法院不退回原法院重新审理、也不开庭,稀里糊涂的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公安系统“610”是由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派出所指导员直接领导的国保警察分级组成。国保总队有专门的网络监控系统、电话语音监听设施、宾馆和出入境黑名单监控系统。公安系统“610”主要负责实施跟踪监控、抓人、抄家、拘留、劳教、侦察罗织罪名转捕立案起诉等。

2008年12月23日平安夜前夕,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梁业宁、张林玉夫妇和周西蒙去看望梁林红,突然闯入的警察将四人一起绑架送劳教。据悉就是因为河北省公安厅的语音监控系统将四人的声音存储,无论用手机、网络电话、公用电话,只要有她们的话音特征,就会启动自动录音设备,然后分析通话录音实施监控跟踪抓捕。

2008年6月至7月间,邪党以奥运安保的名义在全国各地抓捕数千法轮功学员,都是由省公安厅国保总队下达指标,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列黑名单,派出所和公安分局实施照单抓人。

中共从掌权开始就与人民为敌,历次整人运动害死八千万同胞,作恶多端,反而用高压手段维持朝不保夕的残局,建成了典型的警察国家。中国大陆无论大小宾馆酒店,住宿登记除了留客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外,还要将客人的身份证扫描,直接传到当地公安的监控系统上。据悉各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存有一份从99年开始的所谓法轮功重点人员黑名单,名单上的人登记宾馆住宿时,只要身份证扫描件一传递,当地警察就上门抓捕、搜身,根据搜出的法轮功资料多少,直接送劳教或转捕起诉。邪党奥运前和奥运期间,明慧网报道了多例因公出差到北京,住宿登记而被非法抓捕的违法事件。

司法系统的“610”由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省劳教管理局教育处、劳教所教育科、监狱教育科等组成,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司法系统的“610”通过操纵保外就医、加期减刑来胁迫利诱普通犯人采取各种非人的手段折磨“转化”法轮功学员。每到中共认为的敏感期,它们称为“安全保卫期”,就杜绝一切家属探视、与外界隔离所有消息,指使纵容人性无存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高压洗脑迫害,给卖力加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减刑、减期,将敢于帮助法轮功学员的有良知的在押人员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关小号或加期,制造狱中狱。邪党奥运前,全国各地的所有劳教所和监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止每月一次的正常探视,与外界隔离,制造人间惨剧,甚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残。

而在我们阜新市,由“610”直接插手制造的冤案,也不止高连珍这一例。零八年,清河门法轮功学员霍秀琴与王营矿法轮功学员代桂英,也是被一度非法构陷后,强行判刑。尤其是霍秀琴一案,连它们所构陷的“所谓证据”都不成立的情况下,“610”的一句话就判了,而且在霍秀芹血压高达250的情况下竟强行送至沈阳女子监狱进行迫害,当时参与迫害的帮凶还有新地看守所所长王忠宏。可见,法律在这里只是一纸空文、一个花瓶而已。

所有工作在“610”组织以及公检法系统的同胞啊,真心希望你们能明辨是非,匡扶正义,保护良善,无愧于心。法轮功学员更是希望你们能明真相而择明路,从而拥有光明美好的未来。你们可知,现在法轮大法已弘传全世界11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获各界褒奖一千五百余项。而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中共江罗集团及其帮凶则是四面楚歌、名声狼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官员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在西班牙法庭遭起诉,同时,阿根廷法院第九法庭已下达国际通缉令逮捕江泽民、罗干,在海内外对迫害法轮功元凶的正义审判已经拉开了序幕。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选择良知与正义,还是甘愿做邪恶的帮凶,聪明的人,要具卓识远见,二战后受到惩处的纳粹战犯、东欧倒台后受到审判的官员以及司法人士,看看他们的下场,想想自己的处境,未来不难预见,我们该向何处去?不为别人,只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我们究竟应该做何选择?值得深思啊!

善待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灾祸与劫难就会离我们远去,切记!切莫错过这万古得救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