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教养院恶警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教养院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些狱警听命中共,想方设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毫无人性。现将他们曝光如下。

1、董阁奇,大连教养院二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大队)大队长,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都是董阁奇策划、实施的。他一边行恶,一边又在世人面前装好人,他对其他队长及犯人说是何旭东(副大队长)所为,把罪行推到别人身上。他最怕他的罪恶被世人知道,怕上网曝光后影响他的女儿董洁出国,总是换手机号码。

董阁奇为了敛财并实施迫害,收普犯朱树侠的钱,让其当班长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开始,大连教养院隔离法轮功学员,一人一屋,每屋里派两名普教监控,强制穿号衣、戴号牌。法轮功学员史红波拒绝穿号衣。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多,董阁奇带领七个中小队长:李茂江、王化金、周厚明、张峰、刘征、王兴路和孙涛,把史红波叫出去,逼史红波穿号衣、戴号牌,被史红波严词拒绝。管教们一起将史红波摁倒在床上,强行给他穿号衣、戴号牌,并非法加刑期十五天。管教用布带、胶带将史红波绑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头上戴拳击帽,不能动弹。周厚明用电棍电史红波的后脖子。

晚上,监控史红波的普教,看着丝毫不能动弹的史红波被迫害的太惨,于心不忍的给他适当松绑,把头盔卸下,拿枕头给史红波枕上。董阁奇知道后,说他照顾法轮功,要给这个普教加刑,普教据理力争,加刑的事才作罢。

六月二十六日,董阁奇叫人将史红波从床上解开,将其两手臂分别铐在两个大间隔的床边,呈飞机式,只有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才让解开,其余时间都被铐着,由两个普教监控,不让史红波洗漱。六、七月的大热天,头在拳击帽中汗渍渍的。普教告诉董阁奇:人都要臭了。董阁奇才让人打盆水给史红波擦身。

二零零九年九月末,大连劳动教养院,开始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达到所谓的“转化”目的,将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龚旭东、史红波等三名法轮功学员,秘密转移到本溪教养院继续迫害、强制洗脑

2、何旭东,大连教养院二大队管教副大队长,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此人自二零零零年大连教养院成立迫害法轮功大队后(当时为八大队),曾当过““转化”班”中队长,二零零三年就已经是生产副大队长了。

何旭东当生产大队长有七年的时间,强迫法轮功学员干活,加班、加点、加量是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常用手段。当时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搓二极管、捡牙签和牙签原始料“大棒”,教养院为了最大限度的榨取法轮功学员,他们经常让法轮功学员加班加量干苦役,有时屋里堆满了料,他就挑拨非法看押法轮功学员的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的活干不完,他就叫全大队的普教都加班,延长工作时间,用以煽动普教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

法轮功学员在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期间,几乎没有节假日。大连教养院管教大队长,有法轮功学员衣柜的钥匙,随时随地私自乱翻法轮功学员衣物,贺旭东及彭达华、李茂江私自乱翻张连文、李广和、杨吉成等法轮功学员个人的柜子,撕破枕头寻找大法书籍。贺旭东本人非常的阴险,他经常扒门缝偷听法轮功学员和普教的谈话,普教既怕他,又恨他。他强迫晚班监控法轮功学员的普教干活,干活的噪音干扰法轮功学员休息。

3、姜通久,大连教养院八大队(即现在的二大队)原教导员。是大连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策划者和元凶,明慧网上曾多次曝光他的恶行。大连教养院二零零零年成立迫害法轮功大队,据说就是由姜通久、李茂江、周厚明三人弄的。

姜通久为人心狠手辣,人称其“红白两道都跨”,普教都怕他。姜任教导员期间,被非法关押在八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最厉害,几乎没有节假日。只要姜通久值班,他从别的大队调料,也不让法轮功学员休息,心肠非常的狠毒。

4、孙国仁,二零零四年春接任姜通久,任大连教养院八大队(即现在的二大队)教导员。现以调离到警戒大队。此人打人非常的凶狠,经常打普教耳光,训话的声音非常的大,几乎就是喊话,满楼层都能听到。只要在八大队听到打人耳光的声音,八成是孙国仁干的,八大队挨他打的人非常多,没有一个普教敢还口的,他一边打人,还得叫普教立正站好。他打普教的目地很简单,一个是撒气,一个是制造恐怖气氛,叫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八大队一个姓李的普教背地里讲:“孙教真黑,叫我们在社会上给他找黑社会的人帮忙。”只要孙国仁值班,普教都不敢大声喘气,表面上,看不到孙国仁打骂法轮功学员,但他查岗非常严,他指使着恶警、恶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

5、王世伟,大连教养院二大队原管教副大队长。二零零四年上任前,曾到臭名昭著的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培训。回来后,他象中了邪一样,平时看他眼睛发直,面无表情,把他在马三家教养院学到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全用上了。

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有计划的强制性的“转化”法轮功学员。一时间,大连教养院内处于红色恐怖中。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被一个个的拉出来,单独隔离关押在一个房间里,进行酷刑迫害。最常用的手段是:长期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一天、两天、三天、六天、九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内不让人睡觉,只要你一闭眼睛,普教就打醒你。平时坐在马扎凳上,两手被拉成直线,铐在两边的铁床上,有的被吊在铁床上,电棍电击,打骂、恐吓、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不让洗澡、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拳击帽、每顿饭半个馒头、半碗汤(汤里几乎没有几根菜)、四天一次大便。平时,一般都是早五点起床,晚十一、二点睡觉,铐在铁床上十八个小时以上。

王世伟在任管教副大队长的五年内,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强制“转化”一直没断。小号内一直非法关押着坚定“真、善、忍”信仰,坚持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

6、李茂江,大连教养院二大队中队长。李茂江非常善于伪装自己,表面上看李茂江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手打法轮功学员,但他经常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撒谎,他中队被非法关押的每一位被强制隔离“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在他的预谋策划下,被他以“大队长找谈话”“教导员找谈话”等谎言骗出来,直接被他领到严管室,叫普教强行把法轮功学员两手拉直,分别铐在两边的铁床上,戴上拳击帽,一铐就是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进行酷刑“转化”。有的六天、九天不让睡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精神都出现了幻觉。老年法轮功学员刘喜勇(音),当时六十四岁了,多次被他隔离,强制“转化”,从禁闭室严管出来后,身体遭到严重的迫害,视力降低,连字都看不见了。

二零零五年春,李茂江撕下了伪善的面纱,对一名刘姓法轮功学员和两名普教,打了十几个耳光,表现的歇斯底里,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他专门往脸上打,非常凶狠。

二零零四年,李茂江在当中队长的同时,还负责对被关在严管室的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孔发久(音)被关押在严管室时,已经六十多岁了,他坚持绝食反迫害,不配合恶党的强制“转化”。李茂江每天上午八点多领着一帮普教,强行给孔发久灌食,因强行灌食孔发久不知挨了多少打,给他强行灌食的都是二十多岁的普教,下手非常的狠毒。严管室的普教平时打法轮功学员,常用的是木方,用木方的四个楞角砍法轮功学员。他负责严管室后,法轮功学员由原来的一天一次大便,延至四天一次大便。这样一来,每顿饭半碗汤、半个馒头,法轮功学员也不敢都吃了。吃了不让排便,让你活受罪,到了第四天大便时,天不亮时,普教就把法轮功学员喊起来,让你在最短的时间排完便,本来间隔的时间就长,一紧张大便干燥排不出来,排不出来,就延长至八天一次大便,有时便的是血,孔发久就是这样被迫害的便在衣裤内。李茂江就到中队管法轮功学员要衣服,并污蔑孔发久拉在裤子里了。

法轮功学员被在严管期间,恶警不让洗脸、不让刮脸、不让理发、不让洗澡、不让与家人通信、不让换洗衣服,一天二十四小时戴着拳击帽(拳击帽不透风,夏天不戴帽子都出汗,戴上拳击帽,汗渍形成了厚厚的汗渍膏,黏黏的,能有半公分厚。),身上都臭了,屋里空气污浊,普教就把门关上,把窗户打开冻法轮功学员。

7、周厚明,大连教养院二大队中队长,正营职转业军官。此人在“三•一九”(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教养院开始全面对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内的,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性“转化”,酷刑迫害。电棍等各种酷刑都用上了。当时的大连教养院内处于极度的红色恐怖之中,空气中弥漫着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肉体时散发的焦糊味,经常能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恶警酷刑下的痛苦呻吟声。简称“三•一九”。)时曾动手迫害过法轮功学员。“三•一九”之后,很长时间内,表面上看周厚明,不打骂法轮功学员了,平时表现的很温和。法轮功学员经常找他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可周厚明从未听进去,有时甚至暴跳如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出现病态反映时,他阴狠的叫法轮功学员写:“我不吃药的保证”,即使出现后果,他们也可推卸责任,以此达到其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目地。周厚明,自二零零零年成立迫害法轮功大队以来,一直参与迫害。董阁奇当大队长后,周厚明更是从后台跳到前台,整天手拎着电棍,紧随董阁奇身后,充当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 1点多,周厚明凶相毕露,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史红波的后脖子。

8、王化金,大连教养院二大队分队长。他一直在“转化班”当中队长,后安平接替他。据说:此人具有双重身份,他即是教养院的管教;同时他又是大连市“六一零”(中共恶党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凌驾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成员。王化金主要负责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让那些“犹大”象苍蝇一样,用自己悟的邪理死缠硬魔法轮功学员“转化”。教养院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一切人身权利,强迫法轮功学员在严管室里吃、睡、大小便,叫二十多岁的年轻普教为法轮功学员打饭,倒屎倒尿。王化金曾当着普教的面污蔑法轮功学员说:“他们在家里,都不给父母倒屎倒尿,在这里给你们倒屎倒尿。”挑拨普教仇恨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告诉他:我们完全可以自己打饭、自己到卫生间,我们在家里就是这样生活的,是你们教养院剥夺了我们的人身自由,是你们教养院警察在违反犯法时,他无言以对。王化金完全是为了利益,干着违背良心违背法律的事。

9、彭大华,大连教养院二大队警戒中队长。副营职转业军官。此人值班时,经常用电脑看黄色节目,此人一眼看去,眼神不正,有一股邪气。二大队的岗,及非法看押法轮功学员的普教都由彭大华负责安排。特别是被非法严管的法轮功学员的看押人员,都是他亲自安排。他参加了所有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此人经常拿着电棍查岗,普教都怕他,经常买烟下酒菜等物品贿赂他。用普教的话讲:给他送一两条烟,也就管一个月。还得上,要不他都不认你。

10、袁玉,大连教养院二大队分队长,三十多岁。此人平时练拳击,打人凶狠。他曾多次对法轮功学员下黑手。法轮功学员徐明海在管教办公室,就遭到袁玉和普教头子许辉的毒打。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 ,在队长袁玉的威逼迫害下,张连文昏迷晕倒在车间里。

11、刘征,大连教养院二大队队部警察。三十岁左右,小个子,二大队最年轻的警察。此人好勇斗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曾动手将一个普教的眼睛打坏。二零零五年,他一个飞脚将中队长李茂江的嘴踢破。恶警之间也互相行恶,正应了“恶有恶报”这句话。

12、安平,大连教养院二大队中队长,正连职转业军官。此人自己讲过:他非常仇恨法轮功。他以前在大连教养院四大队任中队长。他所在的中队就非法关押过法轮功学员。他来二大队之前,曾休过一段病假,不能工作,其实就是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应。调入二大队后,他在“转化”班当中队长。他每天指使“犹大”象苍蝇一样,一天十几小时缠着法轮功学员,污蔑、谩骂,甚至动手打法轮功学员,助纣为虐。

13、韩卫,大连教养院二大队分队长。此人自称“第十五大队长”,全大队十五个警察,他是职务最低的,当官心切。他原来在教养院警戒大队站岗,此时的他四十了,未婚,他想往上爬。二零零四年春,教养院干部大调整,他看迫害法轮功大队有利可图,便调入八大队(即现在的二大队)。此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有说有笑,唠东扯西的。背地里,指使普教频繁的翻法轮功学员的床铺,查抄大法经文,企图利用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他自己养一台“别克”轿车,他在三中队当分队长时,曾赤裸裸的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多干活,我奖金发的多,买油钱就有了。”

奉劝大连教养院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赶快觉醒。历史性的审判已经启动,“追查国际”正在全面追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相关人员的信息与迫害证据。希望你们为自己,也为自己的亲人着想,赶快停止迫害,退出中共恶党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7/218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