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娟被从昆明市劫回湖南郴州市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大陆报道)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六日深夜一点多,云南省昆明市五建区莲华派出所到旅店,以查身份证之名,把到昆明旅游的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罗娟(小名罗婷)绑架。罗娟当时遭到莲华派出所野蛮搜身、采血、照像、限制上厕所、睡觉等,当天下午强行铐上手铐送入昆明看守所。

接着湖南郴州市这边接到电话,要求公安局去接人,现在罗娟已劫回郴州市看守所关押,其家人已去看守所送了衣物。

自二零零七年八月就在外流离失所的罗娟是中共迫害的重点对象,郴州“六一零”办指使国保大队一直在追查她。

罗娟是湖南郴州市卫生局的职工,其公婆是大法修炼者。她是在二零零三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异常残酷的时期,年轻的罗娟为何要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二零零三年正值“非典”传染病流行时期。她婆家一个亲戚因患严重的肺结核和双肺积水被送入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住院一个星期就抽了两次水,用很长的针管从背后刺入胸腔把里面的积水抽出来。她有一次亲眼目睹了那个过程,很恐怖,很痛苦。那个治疗的过程痛苦的难以承受,而且病情丝毫没有好转,刚抽出来一大痰盂的水没两天又积满了,连医生也不知道这个治愈过程到底需要多长。

婆婆就对亲戚说:“你要治病,多少钱我们都让你治;如果你不想治了,那就只有一条路,跟我们去炼法轮功。”亲戚选择了回去炼法轮功。出院时,亲戚靠两个人搀扶着,走两步歇一歇,慢慢的挪回家。医院开了一大袋子药,嘱咐一有危险马上就送回来。

回家后,亲戚开始炼法轮功,因为体力不支,一开始只是炼打坐,慢慢有些好转,开始炼动功。也就半个月的时间,这位治病的亲戚就没有之前的任何病症了,而且脸色白里透红,也不喘了,还能出去散步了。这期间亲戚没有吃药,因为那些药物都标明有副作用伤肾、伤肝。一个月后,就能够回单位上班了。人们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

亲眼目睹这个奇迹,罗娟也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罗娟同样感到身心受益。她明白了许多做人道理,脾气、性格改变了很多。以前性格比较内向,不爱与人交流,性子倔,和领导同事的关系处得不是很融洽。炼功后性格开朗了许多,喜欢跟人交往了,主动的去关心别人,真心的愿意给别人提供帮助,对待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和矛盾也看淡了许多,不去和人争高低、计短长了。同时她的身体状态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顽疾无影无踪了,身体棒棒的,神清气爽。

看到别人还在为了治病烦恼,罗娟庆幸自己修炼了法轮功,让自己成为一个快乐健康的人。

然而中共的邪恶迫害也无情的砸到罗娟的身上。二零零七年七月,湖南常德市“六一零”办为了迫害当地一流离失所的女大法弟子袁东兰,上报省“六一零”办成立所谓“专案组”驻扎郴州。常德武陵区国保大队吴希勇、黄军华、王永康“冲锋陷阵”,用蹲坑、跟踪等流氓手段摸清住所。袁东兰的出租屋就在罗娟家隔壁。

八月十一日,常德恶警买通零担货运老板送切纸刀,打手机电话骗出袁东兰,在楼下暴力对其绑架。返上来又绑架了罗娟和丈夫崔菊五,还把出租屋撬开。近千本《九评》、一台速印机、几台打印机、笔记本电脑等都被抄走;还抢走了罗娟身上一张四万元的银行卡;崔菊五的高级摄像器材、电脑、出国护照等也被抢走。第二天,还到罗娟的娘家抄家,其父被带走问话。

罗娟被绑架后撞车受伤,被送入医院后出走,为了免遭更大的迫害,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其夫崔菊五被非法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历经半年多的牢狱生活,听说其亲属到郴州政法委、“六一零”办、国保大队花费十几万元钱才释放回家,还连续三年被公安监控,出国学习的护照被取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