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人说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经常引用《九评》的一些论点和事例,许多世人都很赞同,所以在劝他们三退时就比较容易。但也遇到一些受邪党毒害严重的,会发生一些争论。这个时候内心往往被带动起来,说话在语气上就不稳当了,过后虽然也吸取教训也向内找,但总找不到位,还是向外看的多。

有一件事情给我的教训非常深刻:今年七月初去朋友家办事,遇到刚退休的远亲。他是中共成员,一年多以前跟他聊过邪党情况,当时别人也参与聊天,此事不了了之。心想这一次一定讲清楚,让他明白真相退出邪党,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开头还算顺利,中间他说今年早些时候大陆组团去台湾旅游,遇台湾人追着给他《九评》的事,他不但没要还说些不好的话。听完他说的话,我当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很别扭,台湾同修追着给他《九评》那不是台湾同修坚忍不拔救人的精神吗?他在大陆中了邪党毒害,还上台湾放毒去了,据他讲就连他们随团人员也说他不该这样对人家。中毒如此之深,如果执迷下去,那危险就大了,我就想赶快把他讲明白,可能讲起来当时语气就急速了点儿,以致后来反倒引起一些争论,我的心被他的态度带动波动起来,当我感到再说下去无益时,才不往下说了。

过后反思自己,究其原因,千百年来在骨子里形成的自私和观念,有证实自己的心,更为严重的是被邪党文化毒害几十年,几乎每一方面都被侵蚀着,虽然多年修炼有所归正,但在不易察觉的一言一行中经常冒出邪党的东西。由此联想到在学习《九评》时基点存在着偏差。为揭露邪党学习《九评》表面上看不出有多大错,关键是学习过程中,没有正念很强的清除自己所遭受的邪党毒害,用带有邪党毒害因素的思想去揭露邪党效果能好吗?所以发生争论也就不难理解了,但是对讲真相救人产生了负面影响,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争论在同修交流中也时有发生,经常用人的理争论对与错,没有用法去衡量。过后虽然也向内找,也能找出一些人心,但改進的效果很差,其中也有旧势力安排的因素,总起来考虑,要想解决问题,学法就成为关键了,过去学法数量和时间都不少,实质上学法入心不够,所以怎么样静心学法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三年以前,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

当时也是觉的这不就是在说自己吗?过后呢总觉的自己没有那么严重,所以没有严肃的去对待,放松了自己,致使三年多时间了,期间也学习不少遍,可是这个不让人说的习惯基本没变,顶多也只是表面上的改進。所以在对待别人提意见时,如果出入不大,表面上接受,如果有出入就要反驳。总之不对自己心思的时候就想解释解释,坦然面对的时候很少。有一次有人说我象邪党支部书记在和人谈话,我一听也太那个了,怎么能这么比方呢?心里很不舒服,因为有向内找法理的约束,也只好强忍着接受下来,过后再慢慢的去消化。

近期学习师父《曼哈顿讲法》,师父说:“哪怕是一件小事、一个人的一个想法,你在讲清真相的时候碰到的各种各样不同的人、事,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可是你们只有抱着慈悲的心去做才行。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讲真相中你的心要是被常人心带动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用法来对照自己,内心受到很大震动,对于讲真相中被常人心带动的问题,平时不让人说的习惯,对于正法时期修炼者来说,这些早就应该修去的,拖拉这么长时间让师父操心,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与浩荡佛恩。

不管遇到多大的难关都要坦然面对,抱着慈悲的心努力去救度还有那么多期望得救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