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文稿丢失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近日,我为一位没文化的同修代笔写了两篇证实大法的文章,文章写好后我用电脑打出来存入U盘,想等另两篇交流文章完成后一同发给明慧网。第二天晚饭后我出去了一趟,当时上衣的口袋里装有其中一篇交流文章的手稿,从外面回来就在电脑上打这两篇交流文章。打完一篇准备打第二篇的时候发现衣兜里的手稿不见了,我翻遍了身上的口袋,又几次查看装文稿的小布包,还在家里的其它地方找了一阵都没找到。我清楚的记得在路上我的手一直放在口袋里抓着那张手稿,只是想不起快到家的那一阵儿是不是还抓着手稿。

我拿着手电在这段路上找了一趟也没找着,我心里有点紧张。没办法我只好先把打好的那篇先存入U盘。当打开U盘又发现U盘内的那两篇文章也没有了。我心里又惊又怕,我想我这是有大漏啦,向内找吧我开始一点点向内找::前几天我给同修说我没丢过东西,是不是显示心啊?我那是和同修交流,没有显示。丢失手稿会不会招来邪恶迫害呀?不会,我是在证实法,邪恶不配。我求师父保护别让手稿落在邪恶手里。我接着找:我为同修代笔写的文章署名是这位大法弟子,文章虽然没有虚构的情节,但没有让这位同修认定一下,这是不真。

前两天一位小同修写了一篇交流文章让我帮助发给明慧网,小同修刚得法心情很激动,文章有些偏激,如果原样发给明慧网我觉得自己没尽到责任,帮他修改后的文章又看不出原稿的模样,是发还是不发我犹豫不决。向内找我发现了我对小同修的情。找到这些我觉得还没找到根,我接着找:这一周同修送来的真相资料我没看就想折叠包装,叠的时候发现一种资料上有很长一段《转法轮》中的法,这不是从明慧网下载的,不适合在社会上散发。我就把这种资料留下。这件事我忽视了对整体负责,因为同修给我这种资料,其他同修那里也会有;再有我经常写证实法、揭露迫害的文章,我发现写文章的背后安抚着一个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的怕心,提起怕心我就发怵,我一直不能突破这东西,只有多学法,在法中坚定正念破除这个执著吧!

找到这些我心里才感到轻松踏实了,刚才那种又惊又怕的感觉消失了。这时我虽然没有了因丢失手稿而生出的怕心,但是也应该再去找一下以符合常人这一层的理。

第二天一大早我顺着头天晚上走过的路来回找了一遍结果空手而归。回来的路上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悟到了,也知道今后的事怎么做了,我也没破坏人的这层理,这件事我放下了啊!想到这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手稿在家里。我走到家翻开装手稿的那个小包,果然手稿就在包里。这时我又联想到两天前厨房的下水道无缘无故的不通了,我弄了一阵也没弄开,我想起师父的法,心说,下水道不弄了,我要“修内而安外”。之后我也没找什么,找到手稿后我想:下水道也该通了吧!到厨房一看,下水道畅通无阻。

透过这些事我知道了我肩负着维护大法资料纯正的使命,也感悟到修炼的严肃,我们修的是真、善、忍,证实的是真、善、忍,做事的标准也应该是真、善、忍。大法弟子做事是为了证实法,做事的过程中走正每一步也是同化法!借此机会我想提醒资料点的同修:真相资料一定要从明慧网下载,因为明慧网是传送师父讲法的途径,是可信的网站,师父也在看着明慧网。我知道这个网站上的资料的内在因素和承负是不一样的。

个人体悟,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