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去除人心 利用各种方式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我是教育系统的一名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八年二月开始修炼大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风风雨雨走过了十一年的修炼历程。

一 利用自身条件,不断清除学生头脑中的共产邪灵

我是一名中学英语教师,几乎在每节课上都使用录音机。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在师父的点悟和帮助下,从去年开始,我每天都利用两个课间在教室里播放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净化孩子们的心灵。

由于刚开始我还存在怕心,所以干扰很大,放的声音小,怕领导和老师们听见,不理解。而且我一放音乐,孩子们就高声尖叫,根本听不清。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干扰。

我不断的坚定正念,逐渐的孩子们稳定下来。班主任老师曾走進教室对学生们说:“这音乐多美啊!你们英语老师用心良苦啊!”一位学生曾借去磁带進行翻录。我也告诉学生们可以使用自由门突破封锁在天音网上直接欣赏或下载。

我向他们推荐明慧网、正见网、新唐人电视台等网络媒体。我利用教英语的优势向学生们介绍一些西方的节日,讲善恶有报的故事,如圣诞节和复活节都与耶稣有关,我就讲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基督徒遭迫害,最后上天几次降大瘟疫灭了罗马帝国。

我告诉学生们不加入任何党派组织是最自由最安全的。如果你们入了什么,赶紧退出来。在毕业前,学校组织入团,有的同学坚决不入。我经常利用课上时间给孩子们讲一些从动态网上看到的新闻和一些事件的真相,如杨佳为什么去杀警察,四川地震和各地的维权游行,反抗暴动,八九年六四事件,奥运给我们带来什么等,不断启悟着孩子们的良知与善念,不断清除学生头脑中的共产邪灵。

是凡我讲过真相的学生,他们和我的关系都非常好,我知道这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在感谢我。但是很惭愧,由于自己的怕心和私心,我在这方面做的还很不理想。

二 发资料,讲真相,救众生

我发资料是从我们住宅小区开始的,然后逐渐向四周扩大范围。我利用节假日去比较偏远的农村发资料。虽然我遇到过几次危险,但是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了。

由于人的观念与执著,我对主动地面对面讲真相,直到最近才有所突破,也真正体悟到师尊在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发表的《贺词》所说的“邪恶完了,环境变了”。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人们明白的一面在觉醒,往往听过真相以后,当他们再次见到大法弟子都非常亲热。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即使有不明真相的人在场,也会被正的场所抑制,没有他们发言的机会。

一天中午,两位老人在村头乘凉,其中一位老人见了我说:“坐下休息一会吧。”然后他转向另一位老人欲言又止。犹豫一会,才下定决心似的说:“告诉你吧,她是一个好人,她是炼法轮功的。”(我曾经在这里给这位老人讲过真相)我微笑着递给他们每人一份揭露本地一位女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的真相资料。他们认真的读着,我在一旁耐心等待。

突然我看见从村里出来一位骑自行车的高个子男人。这时,我心态有些不稳,又赶着去十几里以外和同修们交流。我想马上离开。一位老人已看完真相,我说:“大爷,我要赶路,我给你们留一份资料传着看,看的人越多越好,让人们都明白真相,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连连点头。当我走出一百多米远时,我听见有人高喊“法轮大法真好啊!”我回头一看,那个高个子男人正站在两位老人旁边冲我喊呢。

一天下午,我经过一个村口,几位老人正在树下乘凉。当面对两个人以上时,我就不想开口讲,但总得突破自己呀。我就停下来以问路的形式与他们搭话。他们非常热情。我笑着说:“大爷,谢谢你们。我告诉你们一个健康的秘诀: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位老人很兴奋的说:“我知道,我还有一个法轮大法的护身符呢,以前还有人往我们门缝塞过真相资料呢!”我笑着说:“大爷,你们都是有福的人,我再给你们看一些真相资料,多了解了解。”我把不同的资料发给他们传看。

当我拿出光盘时,他们遗憾的说只有一人有VCD机,不能传看。一位老人笑了:“我们可以一起看呀,只是他这人太小气,他会不会向我们收钱呢?”那位有VCD机的老人指着我说:“人家炼法轮功的免费送给咱们好东西,我怎么能跟你们要钱呢?”我知道他们在开玩笑,在笑声与祝福声中,我离开他们,继续前行。

几天后,当我又经过这个村的时候,我无意中看见上次见过的一位老人正在向我急促的招手,旁边还有几个人。我停下来,大爷埋怨说:“昨天看见你,跟你打招呼,你没看见我。”我赶忙道歉,送给他们每人一个护身符。其中只有一人不接受,他表示先了解真相。我又递给那位老人一本《九评》,老人小心翼翼的接过去,精心的放好,“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我看完以后,传给他们。”

有一次,我经过一个村口,三个男人正在修路。我正不知道怎么开口时,其中一人和我搭话,问我几点了。我知道这是他明白的一面要听真相。他们对共产邪党的贪污腐败深有感触,我给他们每人一份真相资料。

当我几天后,再次经过那里时,一群人正在村里铺路,机器轰轰隆隆的,很吵闹。我刚要离开时,有个人说:“你不给他们讲讲吗?”我一看正是前几天问我时间的人。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也许他们有的人了解真相的机缘只有一次。我马上停下来,大多数工人放下手中的活,纷纷围上来拿了真相资料。其中有个人说,他家没有VCD,他要到他们村的小卖部去播放。人群中,只有一人在默默地站着,当我送给他资料时,他摇头。但我看出这个场面对他触动很大。

当我走出十几米远时,刚才扛水泥的两个小伙子放下水泥后,对我说:“我们还没有真相资料呢!”我给了他们,其中一人还做了三退。我真切的体会到了众生渴望了解真相的急切心情。

一天中午,我在路上遇到一位农民工。当我给他讲真相时,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大法护身符,他告诉我,他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他包里就有《九评》和《神韵晚会》的光盘,他这就回家召集亲戚朋友去看。他主动告诉我他的详细地址,并且他要在他们村洪法及劝三退。当他要我的电话号码时,虽然我相信他的诚意,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我还是婉言拒绝了。

由于受邪党的毒害,有的人接受真相需要一个过程,因此当我们给常人讲真相,他们不立刻接受时,我们不要着急,也不要灰心。随着他们听的机会多了,随着他们用心地去体会,慢慢的他们就会接受了。我们只管做好我们应该做的。

有位老人就住在我们附近。每当我遇见他,我都有礼貌的打招呼,他对我印象很好,当我第一次给他讲真相时,他马上反驳。我笑着递给他一份真相资料说:“叔,拿回家看看,对你有好处。”他收下了。以后我再次遇见他,又和他讲几次,他点头,但不说话。我摸不透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大约半年后,我在街上遇见他,他非常神秘的把我叫到一边,告诉我,有一位大学生给他讲了很多,并向他推荐一本书——《九评共产党》,他问我能不能给他找一本。我当晚就给他送去了。当第二天他见到我时,他对共产邪党破口大骂,他说那本书写的太好了。我趁机又给他讲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我姨姥姥八十岁了。每次我给她讲真相,她都笑话我太傻,太神经。有一次我去看她,她见到我笑得合不拢嘴,象个天真的孩子。她说她完全相信法轮大法的美好了。原来前些日子她膝盖长脓包,村里的医生不给她治。她疼的很难受,下不了床,怎么办?她想起了我告诉她的话,但记不清具体是什么。她就天天念“法轮功好!”三天后痊愈。后来她得了脑血栓,因为没有钱去医院,她说在她快不行了,后事都准备好的情况下,她又想起了默念“法轮功好”这几个字。一星期后她又痊愈了,没有一点后遗症。而她村里也有两位老人得脑血栓,在医院里治疗很长时间,都留下了后遗症。这真是鲜明的对比。他们全家两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以后每次在大街上见到丢弃的大法资料,我姨姥姥都精心的收好。

三 利用手机讲真相

从零八年一月份,我开始用手机群发短信,讲真相。由于我忽略了发正念,旧势力干扰很厉害,表现在:一是小灵通买来后不能充电,我往手机店折腾好几次才解决。二是买卡的问题,或是由于价钱没有确定,或是由于号码登记有误而不能入网,往返几次,历经一星期才终于解决了。本来这些问题都是不应该出现的。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阻止我救度众生。

第一个短信终于发出去了,收到的反馈却是骂人的话,当时我热血沸腾,气得够呛。通过学法,我发现自己还存在争斗心,妒忌心。自己的空间场不纯净。没有抱着一颗救人的心去做这件事情。

小灵通有时没有或信号不好,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我很紧张。难道被发现了?被封卡了吗?有时邪恶干扰很隐蔽,不易当时察觉。如发短信成功与否都应该有显示。而我的小灵通刚用它时,总是显示:消息已发送,而结果却没有发出去,白白耗费时间。有时是因为信号,有时是因为短信内容。因为内容敏感而发不出去是常有的,我很苦恼。发一些不疼不痒的内容又起不到震慑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

我针对的大部份都是来自明慧网上的各劳教所,公检法等特殊的群体。每一次打开迫害真相的网页,我都很心痛。这些职业特殊的人在迫害我们的同修,也在无知的使自己走向罪恶的深渊。每一次都是我在发正念时,短信内容打入我的头脑中,精练,简短而又有震慑邪恶的威力。如:“苍天有眼,善恶必报,为了您及家人的幸福平安,请您善待修真--善--忍--的好人!”或“×××之死,×××遭迫害与您有关吗?苍天有眼,善恶必报,为了您及家人的幸福平安,请您善待×××这样的好人。善待他们就是善待您自己的生命啊!”对一般常人,点给我的是:“古今中外预言,人类面临灾难,地震,雪灾,洪水,瘟疫等,如何保命?一善待好人,二退出各种组织,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等。

从零九年九月份,我开始向有缘人拨打语音电话。一开始,自己随着对方听电话的表现而起伏,当人们拒绝听真相而挂断时,我很沮丧。似乎没有勇气再拨通。随着学法和与同修的交流,我悟到我就是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论对方态度如何,都不动心。发着正念,清除干扰,慈悲对待。逐渐的人们听的时间长了。当有人打反馈电话时,我会发过去一则短信:“很抱歉,我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希望您听懂了刚才的语音,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祝您幸福平安。谢谢!”(出于安全与环境的考虑,同修把麦克风给摘掉了)

有一次我在路上随便拨了一个号码,是一个婚纱摄影楼的。一接通,就听对方大喊:“是好事,大家都过来听吧。”他们边听边议论,非常认同。将近五分钟的语音放完了,其中一人说:“还没听够呢,怎么办?”我马上又发过去一个内容不同的语音。我感到众人都在盼望了解真相。

一般在晚上拨打语音电话效果较好,人们晚饭后,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对于商家做买卖的人来说,中午也比较好,一般这个时候,顾客较少。走在街上,很容易收集这样的电话号码。

在交流中,同修两次给我指出这个问题,要我为整体考虑,注意安全,才引起我的重视。我知道我还存在求安逸心。其实在外边也很方便,白天走在路上或骑自行车,(必须是路上行人很少的情况下,最好是乡间小路)可以群发短信或打语音电话。晚上,我有时坐在公园一角或住宅区内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十几分钟变换一个地方。一个月可以用完三、四张卡。自从打语音电话,我就不再群发短信,因为发短信局限性强,过滤和封卡现象都很严重。

不论是面对面讲真相,群发短信,还是拨打语音电话都是一个云游的过程。也是清除怕心,争斗心等各种人心的过程。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什么样的反馈都会收到。从一开始的人心浮动,到现在的毫不动心,慈悲对待,我走过了一个不断去除人心的修炼过程,而走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