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几位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

一、老当益壮

有一位年近八十的大法弟子,曾经因讲真相被非法劳教过一年。但是她每年过年期间都在自家的门前贴上两幅真相对联,她想这样经过她家门前的人就都能看到真相。开始她想叫写字好的同修给她写,转念一想这样会给邪恶找来不断盘问的借口,于是只念过几天私塾的她,天天在家练写字,终于一副对联贴在了门上,对联写道:世界需要真善忍、善待大法得福报。横批:真善忍好!

一对去她家楼上拜年的年轻夫妻,女的抱孩子先上去了,后边男的看到后急忙说:“快下来!快下来!这家人胆真大,敢贴这内容,看这字象是自己写的,有意思,佩服!佩服!”

警察知道后,急忙敲她家的门,并对她吼道:“老太太怎么贴这内容,快撕掉!”她不紧不慢的说:“真善忍不好吗?世界不需要真善忍吗?”那警察被问的哑口无言,气急败坏的顺手把对联撕下来就跑了。这位大法弟子立即回屋拿起笔又写了一幅贴了上去,从此以后她家门上天天贴着真相对联。

这位老年大法弟子每天都在讲真相,或是在市场上,或是在公交车上、或是在马路上……

一次她与另一位年轻的同修在外边讲真相、发传单,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恶警把她们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手拿着真相条幅和传单问她:“这是你发的吧,你那么大岁数还干这事?”她笑呵呵的说:“是我发的,是为了救人。”恶警告诉她:“既然你都承认了,就别想回家了。”当天就把她关到了派出所,这位大法弟子平静的在派出所睡了一宿。第二天派出所要她回家,她说:“我们是两个人来的,必须两个人一起回去,否则就不走。”警察没办法只好把她带到关押另一个同修的房间,只见同修瘫软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周围围着一帮警察,其中一个对她说:“有什么办法让她醒过来,不然你怎么跟她一块走?”她说:“试试吧!你们都闪开。”于是她坐在地上给同修发起了正念,同修身体渐渐能动弹了,不一会能坐起来了,又过了一会能站起来了。派出所警察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正念的力量,纷纷改邪归正,亲自把她们送回了家。其中关押她的那个警察还偷偷的告诉她,以后有新的真相传单也送给他一份。

一次三个派出所同时接到对她的举报,三辆警车先后停在她家的楼下,他们不停的敲她家的门,她就是不给开,恶警们就到市场上找到了她的孩子,把门骗开了。这位老年大法弟子立刻坐下来立掌发正念,進屋的恶警掉头就跑,三辆警车随即也溜溜的都开走了。

二、“黑老大”的转变

他是个只有一条腿的残疾人,年近六十岁,曾经是当地个体户市场上的黑老大,他是一位大法弟子的丈夫。他说自己还不属于大法弟子队伍里的人,因为自己还不够大法弟子的标准。

开始他妻子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当地派出所送回来后,他把她踩在地上打,想从此打怕她,使她不敢再出去了,省得让家里人整天为她提心吊胆。可三番五次的暴打并没有管住,他妻子依旧出去发传单、讲真相。这使他很纳闷,一向安分守己的老婆,怎么因为看了一本《转法轮》的书,就变得敢做与邪党对着干的事了呢?带着疑惑他也看了一遍《转法轮》,才懂得这是一部使人能修炼圆满的宇宙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宝书,妻子弘法做的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只能利国利民。

从此他也开始学法炼功讲真相、发传单,他经常先出去勘察,哪条街有摄像头,哪栋小区监视器在什么位置,回来后一一告诉妻子及其同修。一次在火车站前广场,妻子和同修发传单,他见半天才发几十张,于是他拿了一大摞背对着火车站广场摄像头猛得一扬,传单撒遍广场上空,在广场的旅客人人都能接到看到。

他断绝了与过去哥们的往来,让孩子们只与大法弟子接触,他认为孩子与大法弟子来往才能学好。他家经常收留流离失所的同修,他与妻子拿出过去做买卖的积蓄,不辞辛苦的操劳食宿。他得知某同修的妻子被劳教后,为了让同修安心上班,他去把他们的孩子带回家照看,还陪同他一起去探望他的妻子。

当地派出所、街道、区委等得知他在家说了算,妻子怕他,一帮人来到他家想逼他做他妻子的“转化”工作,他告诉他们:“家里现在饭都快吃不上了,哪有那分闲心,房子还欠几十万的债务呢,你们政府先干点正事,帮还还再说。”来的这帮人被呛的目瞪口呆,立马灰溜溜的走了。

妻子遭绑架后,一帮恶警连夜来到他家抄家,他首先拔下了电脑硬盘揣兜里,恶警们翻了他们的房间没找到什么,要去另一房间,他说:“这是我孩子的房间不许翻,谁翻我就和谁拼命,少造点业吧,法正人间时,将要大审判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的会死的很惨……”在他的威慑下他们没敢進另一房间。一个小警察拉开了客厅橱柜下抽屉,发现全是光盘,刚要拿起看看,他上前用脚把抽屉踢上,吓得小警察没敢吭声。恶警们说“你们家所有做资料的工具都全,肯定是个资料点?”他说“你们的家也有其中某种工具,不也是资料点吗?”恶警们被问的哑口无言。

妻子被劳教后,他克服了种种生活的不便,操持着一家老小的生活,去探望妻子,告诉她同修们和家里人都关心你,慰问你,鼓励妻子坚信大法不动摇,同时奔走于司法机关等部门要求释放妻子。

这期间他更加抓紧把真相资料发到一个个小区住户,去附近农村一村一村的讲真相、劝三退,回来用电脑手写版写三退声明……连小区的片警都对他说:“抓走了你媳妇,法轮功传单反而更多了,看来法轮功是深得人心,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

他现在说我争取以实际行动早日归队,当一名够标准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三、巨关巨难

同修大姐A年近七十五岁,她的女儿是著名医院的主治医生,却因坚修大法、讲清真相被非法判刑近十年,A大姐每天既要操持家务,又要照料瘫痪在床的母亲、年迈有病的丈夫、上高中的外孙及上班的女婿,每月还得往返近百里路去监狱探望女儿,给她带去必需的生活用品、营养品等等。

她的丈夫曾经是某事业单位的邪党书记,深受共产邪灵的毒害,把女儿遭到的迫害都怪罪到A大姐身上,因此经常对她暴跳如雷、大吵大闹、摔东砸西。他的女婿由于长期孤单一人,生活寂寞也有了外遇,不管孩子,还三番五次的提出离婚。面对剜心透骨的身心打击、来自各个方面的巨大压力及每天照料一家老小的繁重家务,A大姐从没有懈怠、没有悲观,而是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从没间断过。她白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或与同修切磋,学法经常到后半夜一、二点钟,她的家也成了各地同修学法交流的平台。狱中的女儿看不到新经文,每次探视时她都要把师父新的讲法主要内容记在脑子里告诉女儿,篇幅短的就背诵给女儿听,使女儿在思想上能跟上正法進程。

A大姐经常用自己修大法后思想境界的提高、身体的变化等事实向丈夫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女儿遭受的迫害是江××和共产邪党所造成的,邪党反对“真、善、忍”宇宙大法,迫害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必遭灭亡。天长日久她丈夫在事实面前思想也有了变化,也认清了邪党的罪恶。

A大姐在母亲去世后几次回到老家,向娘家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许多亲朋好友明白了真相后纷纷退出邪党和附属组织,得到了救度。

四、贫贱不移

年近七十岁的B大姐从小就命运坎坷,病魔缠身,六岁得了大病,病的不会走路,常年让药养着,什么东西都不爱吃,也不饿,所以成了一个很重的罗锅。结婚后男人大吃大喝,不管家,不干活,造成两口子成天打架生气。又有三个孩子,生活十分困难,她整天干活不爱吃饭,一天就吃一碗到两碗粥,结果身体垮了,总是浑身难受,从头皮到脚心都难受,没有好地方。四十多年来,到处求医问药,世间的各种治病方法都治了,没有一个医院医生看好的。她一米六二的个子,才六十二斤,实在没钱治了,流血半年后,想到了死,可孩子小离不开母亲,又死不了。她回想以前的生活都不知怎么熬过来的。

她一九九七年得大法,得法后非常精進,不到一个月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邪党对大法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一批一批的被劳教、被抓,她也在二零零一年初被抓劳教一年,由于不“转化”连着加期二个半年,等于劳教二年。回来的第二天她就找同修要真相传单到处贴,一点怕心也没有。她们乡就她一个人是大法弟子,有事她就跑二十里路找同修商量。到二零零六年又一次因为贴传单被恶警看见,又被劳教了一年零三个月。到期后她自己没房子,跟着姑娘、姑爷过,姑娘从小没遇见过和警察打交道的事,姑爷的大哥是支书、乡人大代表,他姐姐又是妇联的人员,他们都给她女儿施加压力,恶警又找他们一家子,所以女儿成天和她打,管的很严,不让她和同修见面,想要见一次面来回得十元钱,女儿又不给。三个儿女,谁家也不要,上谁家都不给好脸子,她到那自觉多干活,真心干活都不行。

通过看书学法,她想起师父,心里说:我快七十岁还有师父,现在世上只有有父母的,有多少有师父的,当初我要不進来,我早就死了,也就感受不到师父的好处了,孩子们不理解只有大法才能给人类带来真正的幸福。

从此她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去掉怕心,遇到魔难不抱怨,无条件的向内找,把在儿女家遇到的重重难关当作每次提高心性的过程,当作自己信师信法一次又一次的检验,当作逐渐成熟的砺练,用佛法慈悲的能量化解他们的怨恨,以修炼人的平和与坚韧与他们讲真相。她发真相光盘、讲真相、贴传单从没停止过,每月她仅靠二百多元钱的低保费度日,每天靠吃咸菜和米饭过日,一个月的菜钱仅十元钱,她把剩余的钱全部交到资料点或作为讲真相的路费。

五、忠贞不渝

他身材修长、儒雅俊秀、多才多艺、思维敏捷,是一位医术高超的中年医生,收入丰厚。他原本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美貌的妻子,聪明帅气的儿子。在迫害十年间,由于坚修大法讲真相,先后在监狱度过近八年的宝贵时光,在狱中对他施行的多次的酷刑中,打坏了他的肩胛骨和膝盖骨,出来后的暂短时间也是过着没有工作、流离失所,甚至是寄人篱下的生活,他的家也因此妻离子散。

最近一次惨遭绑架,他在看守所中被恶警打的死了过去,身上的衬衫都打碎了和血肉粘在一起,然后把他扔在了草地上。恶警以为他死了,半天后一个小警察过去试试他的鼻子,发现还有些微的气息,恶警们怕承担打死人的责任,才把他扔了出去。

但他的言行始终是对大法的无比坚定,无论在什么环境下。即使在获得自由的暂短时光,也从没有放弃过做好三件事,他写揭露邪恶、弘扬大法、证实法的文章,制作真相资料和光盘、广传神韵从未间断。就是寄宿在同修家中,除了制作真相资料和光盘外,每天还要求自己亲自发六十张以上的光盘和一定数量的真相资料。他总是用平和的语气、清晰的法理与同修切磋交流。对不精進、不争气的同修,他总是用师父的法理鼓励他们跟上正法進程,珍惜这万古之缘。

六、百折不挠

她因为生个女孩,被婆家和丈夫赶出门外,回娘家后不久父母也因病先后去世,二零零零年得法去北京证实法时孩子才三岁,回来后,为了免遭被劳教的迫害而流离失所,一个小摊位是她们娘俩唯一的生活来源也因此丢掉了。在此期间,她承担了供应一个地区所有资料的制作工作,后来又惨遭绑架被劳教三年,由于不放弃信仰,整整关了三年,她多次遭受酷刑,落下了许多后遗症,双腿不能长期站立。孩子在这期间也失学寄宿在亲戚或同修家,小小的年龄寄人篱下,大部份的时间是在失去唯一的亲人即母亲中度过,幼小的心灵过早的成熟,尝尽了人间的辛酸。

新唐人电视台开始播放后,她成了当地专职“安锅”的技术人员和同修中网络和电脑技术人员,她仅有小学文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可明慧网上教的大部份技术她都掌握,在当地大法弟子证实法中起到了技术骨干的作用。

多年来她主要靠同修的经济供给做真相资料和技术工作,她意识到这样在证实法中有缺陷,不符合在常人中修炼的形式,而且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有条件的同修家都办起了小型资料点。因此她毅然决然的带着孩子到南方打工,边靠挣来的微薄工资维持着最低生活标准,边做着三件事。

写到这,同修们鲜活的面容再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仿佛又看到了他们讲真相、救众生而忙碌的身影,看到了他们对师父和大法坚定的神情。我唯恐自己的境界和层次有限,生怕本人的笔拙和文浅,表达不出他们在大法修炼中的胸襟、胆识和气概。他们无私无我救度世人的善行与当今世人所推崇的成功人物相反,在一些世人认为不可理喻、甚至是在嘲笑讥讽和谩骂中,救度着世人,使世人免遭大劫的淘汰,在邪党的灭绝性镇压和造谣中理智的给世人讲清着真相,带给众生福音,带给他们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