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修掉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有同修曾经当面说我:“你太执著自我了。”我心里很不解:我感到自己一直是站在法上看问题的,给同修指出不足,也是为同修负责,绝不是为了证实自我,同修怎么会说我执著自我呢?

直到读了同修所写的《修掉根本执著》后,我才茅塞顿开。同修所写的,也是我一直在找的根本执著:觉的大法“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走向圆满》),每个生命都应该按照大法在我认识到的角度和层次的法则去生存。

在此观念支配下,我对自己要求苛刻,不允许自己有一点违背自己认识到的大法法理的言行,有时走极端,常感“曲高和寡”;蔑视道德水准低下的常人,而对表面看去心地宽厚、有素质、有能力的常人心怀敬意;对同修要求高,稍有不足就立刻指出,不分场合,也不顾及对方心理感受;崇拜修的好的同修,对表现出执著的同修,着急上火,恨不得把自己悟到的法理掰碎了塞到同修脑子里;如果反复切磋,同修的执著仍然迟迟不放,我还会产生消极心理,感到烦闷不解,彷徨无措,有时甚至对大法修炼产生怀疑,直接影响了自己做好三件事。过去我自己也想不明白:别人有执著,我为什么这么消沉呢?现在我才明白,是因为同修的表现触动了我的根本执著,是这个根本执著障碍着我的精進。

这个根本执著,不仅影响我在法上认识法,还会让我不自觉的把自己所认可的“做人的道理”、“做大法弟子必须遵守的法理”拿去衡量别人、要求别人,向外求,向外找,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导致矛盾不断,自己内心也受到很大的冲击和伤害。

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这篇经文中,师父说:“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

常人的一生,“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不会因为我的真诚善良而都变的道德高尚、一心为他;同修的修炼,业力大小不同,关难不同,执著心大小不同,在常人中生活环境不同,这一切是由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谁跟谁也不一样,不会随着我的“美好愿望”而发生改变。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不同层次上的同修都在按照自己所在层次上的法修炼,不可能都按照我认识到的理去做。有的同修在修炼中表现出了执著,那正是该同修走在修炼路上的体现,是同修该修去这个执著的时候,不能据此判断该同修不在法上,推测该同修修炼状态不好、不精進,更不能据此推测该同修会因此执著遭受迫害。这种推测,其实是自己还在承认着旧宇宙的理而不自知。

同修表现出执著,作为同修一部大法的同修,我所能做的,是慈悲包容,是无条件向内找,善意的与同修在法上切磋。提高的快与慢,是同修自己修的,是师父照看着的。着急上火,埋怨指责,消沉消极,是执著自我、为私为我的人心表现,只能给同修增加无形的压力,自己也没有在这件事上修上去。

追求“更高的真理”这一执著,还干扰着我总处在不安心的状态中。与同修切磋,不能静心向内找,而是总在试图探讨谁对谁错,谁悟到的理“更高”。发展到今天,看明慧文章多过大法书籍,听同修切磋多过自己静心向内找,被同修的人心和各种状态带动,甚至被常人的说辞带动。这已经完全背离了向内找、修心性的修炼原则。现在明白过来,回头看这一段修炼的道路曲折泥泞,真有点后怕。

当初我走入修炼,年轻健康,工作顺利,只是因为与丈夫人生观不同而矛盾不断。我看不起丈夫的自私自利、拜金思想,丈夫的武断粗暴又让我感觉有理无处说,有话无处诉。在这种状态下我走進了大法。走進大法后,感到自己来到了真正的家,大法弟子们的高尚、祥和,让我在常人中备受伤害的心找到了归宿。这种心理,其实就是根本执著的反映。可是,由于修炼时间短,对大法理解有限,把大法修炼的法理和自己追寻的“做人的道理”混淆起来,精進的修炼中掺杂着对“人生真理”的追求。这一根本执著还未来得及认识到,迫害就开始了。迫害开始后,这一根本执著碰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修炼的路和“做好人”的路截然相反,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这一执著致使我想出来一个圆滑的办法:内心不变,表面符合常人,给邪恶写了“保证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严重污点。

最近,我常常感叹自己的悟性低。现在我才明白,这一根本执著不放,人的东西挡在眼前,就不能清晰的看到大法的法理,在修炼的路上就会举步维艰。写出此文,提醒像我一样还没有找到自己根本执著的同修,一定要想一想自己当初是为了什么走進大法的,把这一根本执著修去,走好最后的路,修好自己,证实好法,多救人。

个人层次上的一点认识,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