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五年 栗志刚在呼兰监狱遭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栗志刚父母终于在呼兰监狱的会见大厅见到了自己的儿子。狱警一直戴着耳机监听他们的谈话。栗志刚明显消瘦,手上、脖子上有明显的还没有结痂的伤痕。

家人询问情况时,栗志刚说:确实受了些苦。仅几分钟,还没等说上几句话,栗志刚就被带走了。


栗志刚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哈尔滨市南岗区白家堡居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树新伙同邪党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马良、李志杰等一伙不法之徒,使出流氓手段敲击暖气管道、鸣放鞭炮借此噪音掩护,破门闯入栗志刚家中,将栗志刚及其朋友共八人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栗志刚被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及邪党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韩秀文等十几人劫持到江北郊外某秘密处所进行长达三日的酷刑逼供。恶警们将栗志刚强制锁在铁椅子上,脚用脚镣固定住,然后用力往后上方掰栗志刚的胳膊,狠毒地说:先给你热热身。直到栗志刚汗流满面时才放下;接着往其鼻孔里灌芥末水并拳打脚踢。栗志刚被折磨三日后,奄奄一息时被送回看守所。看到栗志刚被折磨至如此惨状,看守所怕担责任曾为其拍过录像。

此后,南岗区邪党法院所谓审判长阎晓霜在‘六一零’操控下违法判栗志刚五年,并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因栗志刚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被呼兰监狱恶警暴力殴打、电棍电击、五天五夜不允许睡觉、不许家人探视。

栗志刚的私有财产面包车至今被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侵占。

在栗志刚被绑架后的八个月之中,其家属为栗志刚聘请的北京律师,依法介入此案,但期间律师曾多次受到来自法院的阻扰,不许会见、不许阅卷,还被告知不许为栗志刚做无罪辩护等。

十月三十日,在哈尔滨市“六一零”的 操控下,邪党南岗区法院非法开庭构陷大法弟子栗志刚,所谓的公开庭审只允许栗志刚父母二人入内,并一左一右被邪党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樊祥瑞、单某死死看着。当日,进行非法庭审的法院大门紧锁,对外全天不办公。栗志刚说:“我不是被告人,我是被害人,我是被非法绑架来的,我不承认你们这个法庭,你们无权审判我。” 律师依法为栗志刚做无罪辩护,多次遭到阎小霜、宋成章打断。

南岗区检察院的所谓公诉人王宝龙对栗志刚提起的诉讼,被辩护律师依法驳回,王宝龙在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中自知理亏,总共没有说上五句话。审判长阎晓霜、法官宋成章也理屈词穷,面对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无言以对。

李长明律师在辩护词中指出:任何稍懂刑法的人都知道,刑法只惩罚行为,思想(信仰)本身不构成犯罪,这是刑事司法的铁律。宗教信仰属于思想层面,不能因为公民坚持某个宗教信仰而遭受不公正的对待;信仰本身或者信仰者的身份不构成犯罪,不应受刑罚惩治。按照罪行法定原则,辩护人认为栗志刚无罪,希望法官对本案作出无罪的公正判决。

十一月十二日,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法院伪审判长阎晓霜、宋成章等枉法诬判栗志刚五年,栗志刚的家人决定继续聘请律师为栗志刚上诉,遭南岗区邪党法院及邪党南岗区看守所所长孙伟(警号018169)的百般阻挠、刁难律师会见栗志刚,导致律师无法取得栗志刚同意上诉的签字,最终栗志刚的上诉权被剥夺。

栗志刚的私有面包车在邪党的所谓判决书并没有罚没,栗志刚父母依法数次去向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索要,可马良百般抵赖,并哄骗栗母说:要车得做笔录。并特意强调说:车就在库里停着呢。可栗父曾亲眼看到儿子的车牌为黑L16B99新买才几个月的面包车在路上行驶。栗母未予配合做所谓的笔录。近期栗母再次打电话给马良,马良说:车是你出钱买的吗?栗母答:是。马良说:你支持法轮功!栗母答:我就是支持法轮功!至今,栗志刚的面包车仍被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侵占。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栗志刚被劫持往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因栗志刚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被呼兰监狱恶警暴力殴打、电棍电击、五天五夜不允许睡觉。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得知呼兰监狱以甲流为借口不许探视的禁令解除后,栗志刚父母早早来到呼兰监狱探望受冤蒙难的儿子,在花了十元钱办理了所谓的会见证书后,老人一直等并多次去接待窗口询问,警号2305459及警号2305350的警察在打了几次询问电话后告诉栗母说:栗志刚是法轮功,不转化不让会见。

栗母不肯离开,下午又去接待窗口哀求,屋里的很多警察都无奈的看着栗母,后来有警察说:我们说的不算,去找我们监狱的“六一零”,就在前面的办公楼里,今天周日不上班,周一至周五哪天来都可以。这时栗志刚父母才知道呼兰监狱也设有专门迫害好人的恐怖组织“六一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栗母再次来到呼兰监狱找到呼兰监狱办公大楼后,说明情况后被告知:这事要找教改科赵科长。在办公楼一楼栗母遇到一警察,栗母问:“六一零”在哪儿?那人看了一眼说“等等”,就离开了。后来,栗母来到了二楼又看到那个警察,那个警察将栗母等人带到教改科的一个大房间里,房间里面挂有邪党政法委等字样,有张显然是领导用的大办公桌,那人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栗母问那警察:你是赵科长吗?那人不肯回答但接待了他们。那警察问栗志刚父母是否修炼法轮功,并要了栗志刚父母的身份证件,最终同意栗志刚家人在周日会见栗志刚。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栗志刚父母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狱警一直戴着耳机监听他们的谈话,而其他家属探视刑事犯人却不被监听。仅几分钟,还没等说上几句话,那个教改科不敢承认自己是赵科长、不敢说出自己姓名的警察匆匆将栗志刚带走。

栗母曾在十二月九日即栗志刚被劫持往呼兰监狱的当天,在邪党南岗区看守所曾偶然与儿子有短暂的会面,可事隔月余,栗志刚就被呼兰监狱折磨的身体瘦弱,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脖子等处有明显的伤痕。

呼兰监狱

呼兰监狱“六一零”:
教改科科长赵卫东手机号:13766907330
陈为强手机号:13159851233住宅电话:0451 – 57304797
狱政科 王明:0451 - 86342238
南岗区和兴路派出所:
所长马良:手机13091881123马良女儿在哈尔滨市师大附中读高三 
0451-86306288,0451-86318390,0451-87664288。
副所长苑冬彬 0451-86333747
教导员:0451- 87664277
副所长:0451- 8766427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