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难而上 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我于九八年得法,算起来已有十多年了。但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的很远,看了很多交流文章,自己也写出来算是对修炼的一个总结,同时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过程,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中能够鞭策自己更加精進,不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师父为我去除附体

我从上高中时就开始练气功,就象师父说的那种为了寻找人生真谛而苦苦追寻的人,各种气功书都爱买,也包括佛、道经书等。也买过《转法轮》和《法轮功》这两本大法书,但却只是翻了翻就放下了。到得法前练了很多假气功,有了附体而不自知。

直到九八年春,我在一位曾经和我一同练过其它气功、当时已走入大法修炼的一个功友介绍下,买回了《美国法会讲法》和《悉尼法会讲法》,连续看完,被大法的深奥法理所折服。这时再从新找出《转法轮》认认真真的读起来。感觉不断的一阵阵热流从头顶灌下来,身体越来越透亮。当我连续读到第三讲附体的问题时,看到我身体上从头部到左边身子有一条大蟒呆在那里,怎么会这样呢?我当时就产生了害怕的想法,当时甚至怀疑这本书怎么这样呢?硬着头皮看下去,觉的一股股凉气从左脚下往外走。直到看到 “我讲附体的问题时,我已经把能真修大法人的身体所带的附体,不管是什么东西,身体上从里到外带的所有不好的这种东西,全部都拿下来了。真正自修的人看此大法时,也会给你清理身体”(《转法轮》),我激动的泪流满面。从此我开始放弃了学过的所有气功,在大法中专一的修炼。

二,走回大法中

七二零以前,有一个集体学法的环境,虽然得法只有一年多,但却感觉提高很快。七二零以后,失去了这个学法的环境,几乎不和同修们接触,虽然也想着到北京去证实法,但由于人心的牵挂,始终未能走出这一步。就象师父在《挖根》这篇经文中所说的“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机会失去就永远的失去了。

那段时间看到好多同修去天安门被抓的报道,总是在折磨着我的心,修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却被共产党这样镇压?就这样,在大法被迫害一年以后,我写了一封上访信,当时觉的同是大法弟子,他们在承受着迫害,而自己却在苟且,所以一定要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即使被抓,哪怕被劳教也无所谓。就这样把信发了出去。发出去以后,又反映出一颗人心,自己被抓倒没什么,邪恶来抄家,自己的孩子太小又有老人,惊吓了老人和孩子怎么办?索性去单位公开表白。过程中师父点悟居室门的锁芯坏了。当时也没悟到自己的人心。就这样被单位非法关了一个星期,在压力和亲情下违心的写了“三书”,走了弯路。

回来以后,由于和同修接触少,虽然也有时看书学法,总感觉状态不对。我决心买房从父母身边搬出去,以便有一个宽松的环境能和同修接触。之后不久我们买了房子,也买了电脑,当时有一丝想法,就是以后能够用电脑为大法做一些事。

过了一段时间,以前曾从我们这里得法的一个同修常来我家,给我们送一些经文和周刊,慢慢的我的状态逐渐调整过来,也不再沉溺于电脑游戏。也通过同修发表了严正声明,洗刷作为大法弟子的耻辱。当我系统的看《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等经文时,总有一种跟不上正法進程的感觉,就是这篇经文学过以后,当时不怎么理解,通常要过半年才能大致理解经文的内涵(在自己的层次上)。直到《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发表以后才完全恢复了精進的意志。感谢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不精進的弟子,也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三、建立资料点

也许是我有买电脑想为大法做事的一念吧,师父为我安排了通过资料点来证实法的路。在买电脑之前,我并不会电脑,只是在同学家玩过两次游戏。所以对电脑几乎一无所知,最初买回电脑时也只是把它当作玩游戏的工具。随着我逐渐走回大法中来,同修为我找来了有技术的同修,开始教我上明慧网,当教技术的同修用自由门软件打开明慧网时,我的心情既紧张又激动。

能够上明慧网了,下一步我想买台打印机,可是妻子不赞成,妻子七二零前也和我一起去学法点学过法,可是七二零后掉队了(现在走回来了),当时她怕我做资料有危险,我就跟她解释说现在常人有打印机也很正常,跟她说过两次之后我们终于买回了一台惠普小型打印机。回来之后,试着打一些讲法等,由于这方面的技术不懂,也不知道什么叫PDF,什么叫骑马订打印等,所以做出来的经文都是大本的。后来开始摸索打印真相护身符,当同修拿着一个黑白软纸的护身符问我能不能做这样的护身符时,我拿出我用卡片纸打的精美的彩色护身符给她。从此我就定期提供护身符做救度众生之用了。

过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我们七二零前在一起学法的一位同修在做协调,想让我这个资料点发挥更大的作用。就这样我就又承担起了周刊、周报等资料的下载、打印、以及新经文的打印、传递U盘等工作。每到周五下午都要把各种资料下载、打印出来,工作量大的时候,两台打印机同时运转,要打印三、四包纸的周刊等。

刚开始做资料的过程中,或有时状态不好时往往有怕心干扰,这时,我就找怕的根源,我为什么要怕呢,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怕被抓、被打吗?我们是要修成神佛正果的,人世间的得失算什么,慢慢的怕心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足。心性也在逐渐提高上来了。

几年间我用过的打印机共用过五台,除最初花四百元买的彩喷打印机由于当初做资料时心性和技术都不很成熟,出过一些干扰,其他几台打印机运转都很正常。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为了让所有的同修了解本地区被迫害的情况和其他信息,我们做起了《明慧周刊》本地副版,在明慧周刊中加入本地综合栏目、本地区同修被迫害等内容,以便同修们能更好的协调起来。明慧网先是有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后来我和协调人切磋这件事,同修们也都认为可行。这样,带有本地综合内容的《明慧周刊》就在本地区推行起来。

四、做懂技术的同修

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需要建立资料点。我的资料点刚刚建立不久,协调人就让我帮同修建立资料点。记的刚开始我自己的电脑从装系统都是花钱找电脑服务部的常人给装的。当时心里确实很没底,但事情赶到这儿了就需要自己上。那年正是冬天,同修用摩托车带着我开了四十分钟才到了这个资料点。也许是我们几个同修的心态都很纯净吧,过程非常顺利,很快就装好系统并教会了同修必要的技术。从那儿以后,自己也就成了懂技术的同修。

做懂技术的同修是很不容易的,我这些年在技术方面都要靠自己摸索,一点点的去积累,搜集相关文章,对着教程反复试验,有时还得上常人网站查找这方面的资料,有时在电脑前查阅资料半天却一无所获,耽误了很多宝贵时间有时还不被家人同修理解。那个心情是很难过的。有时也用法去对照,到底应不应该花时间去搞这些东西,而且自己还要工作,学法,照顾好家庭,做资料点常规的事,跑技术问题等。所以时间是很紧张的。所以很多技术问题往往是时间充裕了,往前推進一点,忙了就暂时放一放。几年下来,学会了真相资料的排版,各种基本软件的使用,制作启动包、真相母盘,制作系统克隆光盘等技术。

今年“十一”前这段时间,邪恶封网很严重,而且是逐步升级,往往这个破网软件前一天能用,第二天就不行了,这个软件在这里能用,在那里就不行。所以,我除了保证自己能够正常上网,还要能够提供给同修稳定的破网方式,这就需要对明慧网和天地行论坛的各种破网方式都要了解,能够对同修破网提供技术上的支持。

当然在技术方面也存在着修心性的问题,也非常容易执著,如为了技术而学技术;有时看到简单的工作不愿意去做;看到问题首先从常人技术角度去解决,而不是从心性上去找。这些问题也都要不断的去找自己,发现了就修掉它。

五、揭露邪恶的迫害

我地区邪恶的迫害比较严重,常有同修被抓,自己身边的协调人、资料点同修,被邪恶绑架、劳教、判刑的就有。我们地区也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介入相关的案子,这就牵扯到对案情和迫害信息進行报道的问题。自己虽然对一些同修被迫害消息做过一些报道,其实自己并不善于写文章,而其他同修由于种种原因都不能做,所以,这件事就落在了我身上。

我想,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也许这件事就该我去做。我们一定要整体配合好,圆容好这件事。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

从和律师接触,和被迫害同修家属接触,了解了很多素材,这样写出来的报道文章,虽然不是很有文采,却也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相关细节写清楚。对揭露迫害,震慑邪恶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自己所在的地区邪恶迫害很严重,而本地区又没有揭露邪恶迫害的单张真相资料,以前自己总是想其他同修能做这件事,但是我悟到现在正法進程推進这么快,我自己却还有等、靠的心。悟到后我就开始编辑本地区的真相传单,并发到明慧网,明慧网刊登后同修们下载使用,到目前运转很正常。

六、圆容好工作和家庭

我参加工作已经有二十年了,学了大法后在工作中更是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自己觉的自己并没有什么突出贡献,但上至领导,下至工友们都很认可我。前两年车间评星级员工,最初评出的三个名额中就有我。我炼法轮功在车间人所共知,我们的工段长和车间技术室主任第一个就提名我。最近工厂又评选“质量明星”我们车间有三百人,只有我一人当选。

每到所谓“敏感日”邪党总要层层布置,或找大法弟子谈话等,而我们班长总要是主动出面为我担保,为我争取一个宽松的环境。

在工作中能够得到常人的认可,使他们能够善待大法弟子,也为他们能被救度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家庭是每个在家修炼人的基本环境,怎样圆容好家庭关系就显的尤为重要,我妻子也修炼,两个修炼人在一起也会产生许多矛盾,因为修炼人也常有人心表现出来,这就看我们怎样去对待。我的看法是当对方常人心表现出来甚至很强时,要做到象包容常人一样包容她,不要认为对方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怎么怎么样。等过后我们再从法理上和对方交流,这样往往能收到很好的效果。当然这个过程中也有自己要修的东西,向内找是必须的。

在和父母相处时,因为我们和父母相处时间不是很多,要让他们感受到我们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美好。也不要在钱财和一些小事上斤斤计较。我父母各因重病住过一次医院,需要陪护,我又是独子,所以我们夫妻合理安排好时间轮班看护。使他们都很受感动,我们在向同病房其他病友讲真相时,他们也都主动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从师父的法中我们知道,大法弟子在哪儿都得是个好人,这样才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众生才能够更容易被救度。

这几年来,从我在师尊的呵护下走回大法中来,到自己有想在做资料来证实法这一念,感觉每一步都是师尊给安排的一样,“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如果说在做的好的方面做了自己该做的,那也只是我们在这方面符合了师尊的一些安排,做的差的方面就是没有走师尊安排的路,甚至差的很远。

记的在七二零前,常有学员在法会上问师尊担心自己能不能圆满,师尊总是说修炼时间是够用的。我理解不管得法早晚,只要在法中精進,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就会圆满。难就难在我们自身的一些观念不想去、不愿去。现在不管是修好自己还是在救度众生方面,我们弟子们做的都很有差距,拖了正法進程。希望同修们共同精進,修好自己,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早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