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义不容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从一九九九年得法修炼以来,就在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中同行,从一个新学员变成一个老弟子,其间的历程想写出来的很多,但都感到不值一提,看到其他同修的交流文章,对照自己,觉的修的很差劲,很是愧对恩师的慈悲苦度。

当时得法后不久,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我们这个边远小城也受到波及。即使这样,刚得法的我,背着还不到一岁的小孩就和当地的同修一道去贴真相标语、写真相资料。当时由于电脑不是很普及的情况下,我们用油印机印资料,因为要用蜡纸刻字,大家认为我的字要正规的一些,一直建议让我刻。想到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做什么都可以,于是又忙起写真相资料来,当时印了一张又一张,发遍了全城。后来有了资料点后,我又在资料点上做了一段时间,现在有了一个同修专门负责做资料,我也就退出来做另外的证实法的工作。

在迫害的初期,由于悟性低,认为在哪儿都可以证实法,失去到天安门证实法的机会。其后我和其他同修一样参与证实大法的工作,期间的酸甜苦辣也尽皆知。在一个证实法的项目转到另外一个证实法的项目中,也需要修去很多的执著心。比如当时刻蜡纸的时候总有一种显示心,心想还是自己的文化高、又年轻,再加上老年同修的夸奖,有时还觉的自己修的好,起了沾沾自喜的心。这种状态没过多久,保管油印机的同修出去发资料时遭恶人恶告,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连同家里的机子也被抢走,一时证实法受到严峻的考验。没有其它办法,我和同修甲只能轮流去省城取资料。又想办法去当地打印店复印出来给大家,但这样又造成很多安全上的隐患:运送的途中、复印的地方、转送给同修的过程中,这些环节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不行。

在第一个资料点被破坏后,给了我们很大的教训,我们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重演了,所以我们每做一件事都要左分析右权衡的(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总是从人的这方面来处理事情,但也许是对大法的正信从根本上否定了迫害,后来,虽然出现过几次险象环生的事,但都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脱险。由于孩子还小,小孩的父亲又不太管,双方的父母亲又不在当地,孩子的照料就成了一个问题,不过每次出去取资料时都总能安排好,也没有引起丈夫的追问。

师父看到了我们的难处,没过多久,一个同修拿出一台电脑来给大法用,又在省城“巧遇”到一技术同修,帮我们买了一台打印机,这样我们又能自己做资料了,虽然周刊和各种真相材料要从省城用“U盘”拷过来,毕竟方便的多了。这样,我又做起了资料,不过这次为了安全,只有我和同修甲知道。资料点的事情我想只要呆过的人都知道,有多少话、有多少技术上的问题既找不到人切磋,又容易引起同修的猜测与误解。因为每天都要做资料,当时的打印机速度很慢,一天做不了多少,点又设在我家,平时大家都喜欢到我家来学法,又不好说我没有时间与同修过多的交流,于是就以各种借口不和同修来往了,当时又要上班,又要带年幼的小孩,又要做家务,经常忙到深夜。学法时间少了,炼功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自己都感到很疲倦,整天打不起精神来。丈夫看到这种情况,早就不满的他一次又一次的与我发生矛盾,我还不悟反而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他,和他的矛盾愈来愈深。打印出来的东西经常出现倒页、错页,到最后打印机坏了。眼巴巴望着资料的同修也发起牢骚来了,那时我真的有些撑不下去的感觉,真的觉的好累好累!跟同修甲说我不做了,从新找人吧,同修一听,着急了。怎么现在打退堂鼓了呢?我硬着头皮拿打印机去修,在停歇的时间中,我有一点时间都用在学法上,每天看两讲至三讲《转法轮》,剩余的时间看师父各地的讲法和九九年以后发表的经文、讲法。另一方面,尽量的圆容家庭,当我的心放下的时候,一切又恢复正常。不过,这种情况时不时的还会来一下,对于许多同修写的“先修心性再修机子”的文章,我是有深刻体会的。“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转法轮》)。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找出了很多执著心,比如委屈心、妒嫉心、不平衡的心、求安逸心、干事心、烦躁的心等等,意识到自己的种种不足,分清自我,去掉所有的心。又继续做起了真相资料。

后来,单位上配置了电脑并连上宽带,我利用工作上的便利把资料下载到“U盘”后带回来做,这样,也就不多去省城“拷”资料了。不久,又在同修的帮助下安上了宽带,能够随时下载资料、上传文件。那时一下班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明慧网。

有一段时间,到我这来拿资料的同修常常不按时来拿资料,并说我做的东西够我一个人发就行,我很是不解,大法進程一日千里在推進着,怎么反倒不要资料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记的当时师父的新讲法才出来的第二天,我赶紧打出来一份给同修甲,同修甲则淡淡的说她知道了,我一急,说那我给打出来给大家看吧,耽误了不好。她说不用了。从她的神态我隐隐感到她好象瞒着我什么。被别人不信任的心、被别人瞧不起的心一下塞满我的脑子,我很失落的回到家,深深的思考着,我是为了证实自己还是为了证实法,是为了自己修炼圆满还是为了救度这一方众生?我真的是为了证实自己吗?考验再一次来到我的面前,加上我参与了招考公务员的考试,很多同修不理解并传出一些不实的事。只觉的心里很苦很苦,得不到同修间的切磋与理解。那几天我法也学不進去、功也停炼了,心想该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想不出个头绪来,学法吧。我又从新捧起了法。一个声音对我说:“即使这件事表面上不是你的错,那是不是考验你有没有含泪而忍的心呢?”学法中我渐渐放下了执著心。后来才知道,同修在另外一个地方成立了一个较大的资料点,因后来做资料的同修走了,我又参与了做资料的工作。不过后来,又有一个同修专职在点上做,我又退出来,只是遇到一些个技术上的问题时去帮忙解决,把修炼的重点放到讲真相中来。

由于做资料时与同修很少在一起,也很久没参加集体学法了。我放下一切要面子的心,主动和同修交流,你不找我,我主动找你,渐渐的同修又三三两两的来我家学法了。来我家的多是老年同修,她们当中有些没上过学,都是对法有颗至诚的心,开始的时候《转法轮》个别的字还认不下来呢。我就带着大声读,她们在后面小声读,读熟后就一个读一段的来,再后来用普通话读。现在又从师父在九九年以前各地的讲法到现有的最新经文,统一的拿出来共同学。有时她们读的很慢,自己就生出了急躁心,我尽量的不表现出来,一直忍到学法结束,等人走后再找自己。慢慢的就不觉的慢了,说来说去,还是自己这颗人心造成的。不过对老年同修,我们年轻弟子要多鼓励她们,毕竟修炼人总有人心在,对同修的过份指责会起不好的作用,会加重她们的压力,生出自卑感来,这就很不必要了。这些老年同修在集体学法中提高很快,有些方面做的不比年轻人差,比如下乡发资料,年轻同修走多远她们走多远,甚至比年轻同修还走的快呢。

退出资料点的工作后,除了组建小型学法点外,我一改在家封闭的修炼状态,做起了久违的发真相资料的事来。刚开始还有些怕心,做的数量不是很多,慢慢的就好多了。我在资料点上形成了少言寡语的性格,让我一度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做的不太好,有时转了一大圈也不敢跟人家打照面,心想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为了冲破障碍,我先跟着做“三退”较好的同修一起出去,我在旁边发正念清场,同修劝。后来,在同修的带动下,逐渐的鼓起勇气向路人讲真相劝三退,这是一个艰难的转折,不过现在好多了。

总之,在风风雨雨中逐渐走向成熟。在开始的时候心里过不去,怎么做资料做的好好的又不让做了呢?后来明白了,修炼就是去人心,不管你认为再神圣的事,师父也会利用来提高你的心性,去掉你自身的所有不好的心。在这些年中,支撑着我走过风风雨雨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明慧网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困惑中、在迷茫中、在痛苦的过关中,我经常是搜索明慧的相关文章,借鉴别人过关中一些经验交流,坚定过关的信心。在这些年中,不论走了多久,我坚信: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那些苦,那些累算得什么呢。只要是大法的事,救度众生的事,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只有无条件的圆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