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老太婆信仰“真、善、忍”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一位老太婆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从多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也多次遭受迫害: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劳教。

下面是这位老年大法弟子自述她的经历:

我今年63岁,1993年、94年有缘两次参加师尊在重庆办的班。听了师尊九堂课讲法后,我一个多病缠身的药罐罐竟无病一身轻,精力充沛、走路如飞。师尊的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16年的坚修大法之心从未动摇过。

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以来,我家电话遭监控,住房被监视,便衣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出门常被跟踪。在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生存权的暴力恐怖之中生活。

2007年3月6日正值邪党中央召开“两会”,我出门挂了真相条幅,遭到重庆市江北公安分局、“610”通缉,我被迫流离失所。重阳节在工商银行领取养老金时,遭江北区公安分局“610”便衣恶警梁世滨、戴勇、霍霞(女)、刘玲(女)、王眼镜、张××等6人非法绑架。恶警王眼镜当众抢去我手中养老金1000元和养老金证,我高声喊:“女士们、先生们,我不偷不抢、不贪污受贿、不参加共产党和国民党,我是炼法轮功的,遭江北‘610’绑架,他们把我的养老金抢去了,还要不要我活命呢?法轮大法好!”

老百姓都静静的盯着便衣警察小声议论“老太婆这么大年纪了还抓她,缺德”。恶警们心虚不语,恶警王眼镜低声恐吓我“不准喊、再喊把你铐起来”,我义正辞严大声制止:“不准铐我”,趁势夺回自己的1000元养老金和养老金证,6个恶警蜂拥而上,把我架入黑色桑塔纳小车,开往渝北区庐山村望乡台洗脑班黑窝里非法囚禁,不通知我的家人。我29岁的小儿因不给恶警讲妈妈租房地方被恶警打疯,至今仍在疯人院。

我被拘禁在一单间屋内,恶警强行非法搜身,我家的钥匙、手机、mp3被他们抢走,门里门外加锁不准外出,不准炼功不准学法,有两名女看守人员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她们都给“610”恶警汇报,饭中掺拌玻璃碴子,睡的弹簧床每晚12点至凌晨5点通电损害我内脏和大脑。不到一个星期,我肾衰竭、肝区和脾脏痛、心跳快,每晚睡着都跳醒了(我就起来炼功),头脑空空啥都记不起,全身无力,天天吐血。

每周恶警梁世滨等人非法提审,对我导供、诱供、逼供,恶警张××撇我的手。硬的不行又行软的,重庆市“610”头目张处长骗我写自己修炼的故事就放我回家,我识破他们的诡计拒绝写,梁世滨等恶警用警车把我绑架到重庆市金紫山疯人医院,勾结医生收我住院,我又没疯,为什么要住疯人医院呢?这是迫害。我跑出疯人院大门。恶警们又把我绑架到江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我天天吐血。

2008年1月25日晚10点,梁世滨等恶警秘密将我绑架到重庆转运站送重庆沙堡女子劳教所迫害,未经任何司法程序非法劳教两年。一入女教所,被狱警陈××脱光全身衣服非法搜身,关入小间整训一月,9个吸毒犯3班制轮流包夹,强行剪齐耳短发、穿囚服,天天遭体罚,面对墙壁站军姿、军蹲、打正坐、做蛙跳,每天背监规,不背或背不到,包夹(吸毒犯)用塑料瓶打头,强迫天天写所谓思想汇报,实际是写骂大法、骂师父的脏话,不写就打并不准睡觉。睡觉不准面对墙,脚要伸直不准弯,防止炼盘腿。大小便或口渴,要喊报告,包夹同意方放行。晚上恶警查牢房时,掀开被盖看大法弟子是否在被窝内发正念、背诵经文或弯腿,不准炼功不准背大法书,如发现将重罚延期劳教。洗脸洗脚每天半盆冷水。不准大法弟子互相讲话和互相传眼神,否则到坝子“整训”。

劳教所强迫所有大法弟子奴工生产劳动包糖,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中途不准休息一直奴役劳动。我每天被迫包65斤糖,包不起包夹打骂、罚 “延教”、扣分、不准接见亲人,晚上体罚在走廊站军姿到12点-1点,第2天早上6点起床照样奴工劳动。排队集合动作慢(60至70多岁老年大法弟子)和报告词说错了遭体罚和扣分。每天规定上厕所4次,大小便后不准洗手继续包糖或缝衣或折纸盒(节约时间和水),我经常尿裤子。吃不饱,经常饿着肚子奴役劳动。恶警大队长苏畅下令包夹不准给我吃饱,对我要“饥饿疗法”。我147斤体重被迫害成107斤,天天吐血。

四大队全部劳教人员有200多人,其中大法弟子有149人。吃的水放了不明药物,为了掩盖真相先将 “十滴水”放入开水桶内然后再放其它药物。所有大法弟子和其他劳教人员服用此水后都头晕、四肢无力、想睡、肚痛拉肚子、耳聋、肾衰脱头发、胃痛、血压升高、糖尿病、脂肪肝。此时四大队副大队长恶警胡晓燕通知“体检”,“体检”前不准喝水、吃饭要抽饿血,第二天早晨照常奴役劳动。

一年抽大法弟子两次血,勾结重庆市324部队医院用大针管抽300CC血,抽血地点在女教所卫生院秘密进行。抽血后女教所收入一大笔钱。抽血“合格”的35岁以下的大法弟子被转移走,从此在女教所便消失了。由于无偿的奴工和抽血,重庆市女子劳动教养所每个狱警年终均得一万元奖金,所长级和大队长级得的更多。

在所谓的敏感日里,重庆市“610”与市公安局为了搞假和谐社会和所谓稳定社会,给各个公安分局和派出所下达名额指标:抓法轮功多少个(此时给法轮功扣上“反动组织”的帽子),抓吸毒犯多少个,抓普教多少个,跟每个警察的工资和奖金挂钩,完不成名额指标就扣工资和奖金,而且取消年底考核升工资资格。现在派出所一个普通警察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积极的月薪是五千五百元,而企业工作二十多年的老工人月薪一千多元。

无论邪党怎样迫害,它强制改变不了我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