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经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明慧通讯员贵州报导)下面是一位两次在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遭受种种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叙述她的亲身经历。

2002年9月19日我散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中共恶人陷害,遭到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三年(2002年9月至2005年9月)。2007年7月27日又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2007年7月至2008年7月)。

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邪恶的黑窝里,我饱受着顾新英、焦霞、袁芳、冷玄等恶警为首的邪恶迫害,其手段不尽其极,完全剥夺着法轮功学员的说话权利和生存自由权。劳教所恶警对我身体、精神、物质生活、亲情等进行全方位的百般折磨、摧残,从中共邪党各机构至社会上道德败坏、没有良知的那些个犯人中,能利用的都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从杀人放火、打砸抢、坑蒙拐骗、嫖娼卖淫、吸毒贩毒的犯人中挑选的流氓当帮凶、打手,他们中如有被发现对法轮功学员稍有点善心、同情心的就立即被换掉,并以加期处罚;另选恶毒的、残忍的来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邪恶警察们以减期、奖分来使帮凶打手们谋划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下面是我如何遭受邪恶流氓们迫害的事实。特别是第二次我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里遭受到的邪恶疯狂的迫害。

我被绑架进入黑窝后,他们立即把我送进一个不见天日、不见人影的屋子里。一开始,他们就对我施以肉体上的侮辱,扒光我的衣服裤子,全身裸露着强迫我做难堪的动作(所谓安检),而后令我站在一小块磁砖上一动不动,每天24小时不分昼夜的长时间站立,不许休息和睡觉,邪恶流氓为了方便监视我是否合眼偷眠,就把我的头发剪得怪模怪样。那些包夹、监视我的邪恶打手一个比一个凶残,其中有一个遵义人的吸毒犯叫朱玄均(音),四十多岁。此人十分的歹毒、恶劣,她见我困,眼皮下垂,就气急败坏的挥拳猛打我,甚至脱鞋,或用生产物件一头向我砸来,并叫嚣着:“你欺负我,我要你生不如死,杀你都没得错……”骂个不停。

那些邪恶打手、包夹们每轮一次班都是两个三个的,他们轮换着每分每秒都在盯着我,注视着我不许我动,他们每个都记录着监视我的情况,嘴唇动一下都记录着。而后恶警查看这些记录情况,如果觉得他们手段不够恶毒,就常召集打手、包夹们开会商讨变换手段的加大对我的迫害。

劳教所邪恶们有一种叫“站僵尸”的迫害手段。恶警焦霞向打手们交代,令我“站僵尸”:双脚齐齐并拢,两手平起伸直抬齐和肩平行,不许有一点倾斜,要手直、腰直、腿直。时间长了,手、腰、腿痛也不许动,不许弯曲,眼睛也不许眨一下。开始他们不怎么注视我,时间稍长了就注意的盯着我看,只要我动一下就对我拳脚相加,极力的拍打我手的小臂、大臂,并吼叫:“你要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老实点,我们什么办法都有,杀人、放火我们都干,对你这样根本不算什么,够仁慈、宽大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打断你的手。”在那黑窝邪恶的氛围里,根本没有人性、正义、善良可言。双手疼痛难忍抬不动还得抬,腰背胀痛还得站,直到站得头也昏耳也鸣,脚、手浮肿很大,脚板一层层皮脱离后坏死,一块块的脱落下来,显露出里层的肌肉红红的、辣乎乎的,就这样也不让我休息一会,只是到吃饭的时候才允许蹲下来几分钟,还是不准坐下来休息一下脚。

当我把折磨的脚肿的穿不进鞋,手肿的十指不能并拢,脚、手都不灵活,紧邦邦的程度后,恶徒们又施一种手段进一步的迫害我,强制我蹲所谓的“军姿”。我蹲不了一会儿,脚撕裂的疼痛而倒地,邪恶们一齐上来踢我、踩我,接着用更恶毒的手段,令我两脚分开落地成“一”字形,我更是做不了,邪恶流氓雷建英等两个包夹就强行拉开我的腿,他们用脚各自按住我的一只脚。无论我怎么疼痛都不准我出声,如果叫出声来,就把地布塞入我的嘴里,我承受着剧痛,一身汗水湿漉漉的,觉得在生与死的夹缝中。

中共邪党劳教所就是这样折磨我、摧残我,口干得起泡也不给水喝,生理排泄还得打报告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上厕所。这中间的等待也被邪恶利用来加大摧残我的程度,使我饱受痛苦和折磨。有时几天得不到上厕所,好不容易上次厕所,常常没到两分钟就被连喊带骂的逼着回来。要说洗澡、洗衣服,想都别想。(特别是女性,身体产生的分泌物结成硬壳,造成阴部和腿两侧红肿、糜烂,疼痛难忍,内裤都无法提上。)但时间长了,包夹们怕我臭着她们,给我申请洗一次澡的时间都很短,简直不是洗澡,只是淋一下水,洗澡和洗衣服一共15分钟,什么都没洗干净,手脚慢一点,拖延2分钟,就什么脏话都骂起来。就这样全方位的邪恶迫害着。那个黑窝里,恶人每分每秒都在做恶,偶尔表面需要做点伪善都是为达目的,都渗透着邪恶的气息,都离不开让人痛苦的煎熬着。

除此,恶警顾新英、袁芳、焦霞、冷玄等三天两头的轮流来“审讯”和轰炸我,他们为了强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断的对我进行威胁、恐吓,袁方说要把我送到“北大荒”(后来听说是一处被“流配”的地方)自生自灭,或重判我十年、八年,或呆在劳教所黑窝里永远没有归期,还要开除我儿子的工作。而且威胁我:何时何地都不许我把我在黑窝里所受到的种种非人的迫害情况说出去,否则他们就把我抓回去继续迫害。(袁方:男,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中充当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迫害的打手,宣讲邪恶杜撰的对法轮功迫害的谎言)
邪恶劳教所就是这样从精神上、物质、身体、生活、亲情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摧残,从上层至下层层层的加以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更严重。

大法弟子陈再先,天柱县城关镇人,2006年6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冬天冰天雪地,邪恶之徒强迫她穿一件汗衫,一条短内裤站在风口上让寒风吹,一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的)说服包夹发发善心,给陈再先加一件衣服,避免身体冻坏。然而另一个包夹不允许,要得到上面的批准才行,令陈再先把衣服脱下,陈不从,恶徒就把她手打伤、打脱节,还不准谁知道,也不允许谁关心她、帮助她,现迫害得她手落下了残疾,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大法弟子关富春,盘县火铺(音)人,坚持“真善忍”,不向恶人妥协,被恶人强迫在烈日下暴晒,长时间不准上厕所,只得屎尿都拉在裤子里,也不允许她洗,后来由其他(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帮助洗。

我在中八劳教所中所受到的非人折磨、迫害不计其数,这里列举的只是冰山一角,今天将这些罪恶揭露出来,让世人知道,让邪恶曝光,制止邪恶。在这里正告还在行恶的世人:如不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终将成为历史永远的罪人,将受到天上、人间的正义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