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春晚”回闪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新年将临,想起低俗乏味的“春晚”,就想起中央电视台,这个中共的洗脑工具几十年来对中国人的毒害匪浅。我们举几个事例来说明。

二零零九年中国最大的新闻莫过于“七五”新疆事件了。汉维两民族的相互仇杀把中共民族政策的失败全面的展露了出来。单就维族人来说,有谁还会对中共歌功颂德呢?直到目前新疆的管制始终不敢放松,通讯仍然受到极大的钳制,可以说,整个新疆,无论汉维,还都处于恐怖之中。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中共利用文艺的形式让维族人为自己唱赞歌。

今年春晚第一个被中共审查通过的节目,恰恰就是表现维族人歌颂中共的说唱节目——“党的政策亚克西”。节目以买买提买汽车为线索,从农业税、学费和合作医疗等几个方面对中共极尽奉承之意。最后以维族人自愿把新疆特产物产送往全国各地、把最珍贵的特产送往北京来表达新疆人对中共的感恩戴德。

不要说新疆人,任何一个民族的人都会为中共这种自我吹捧的节目感到肉麻。新疆尚未从伤痛中走出,维族人还处在管制之下,中共就忙不迭的用自己的演员冒充新疆人去给自己抹粉,这无异于中共在向维族人的伤口上撒盐。

中共这种向对方伤口上撒盐的戏法有时运用的是相当技巧的:既让民众在观看时欢笑,又把它要兜售的私货悄悄的植进民众的心里;而对那些被伤害者,中共才不管他们的死活呢,往伤口上撒盐算什么,往心上插刀才好呢。

二零零一年的春晚有一个小品是“卖拐”。这个小品是中共刻意诬陷法轮功的。当时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很难推进的时候,因为对于一个普通的信仰,老百姓搞不明白中共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力气去打压。中共急需对法轮功有进一步迫害的口实,所以就一方面采取栽赃的方式对法轮功再次构陷,另一方面就是用文艺的方式诱导人们对法轮功进一步误解。

前一年的除夕下午,中共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震惊海内外。几小时之后,“卖拐”在中央电视台粉墨登场。剧中卖拐者有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这种人给他一桶汽油,他都得自焚了。这句话不留意是听不出来的,在最初对春晚进行实录的录像中还记载着这一句话。可是,稍后这一句话就完全被删除了。为什么要删除这一句话?显然,中共是怕人与它自己搞的自焚伪案产生联想。那么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一句话?这句话是在排演时就有的,还是根据当时的需要临时加上的?如此的巧合,后又经中共刻意的删除,起到的作用恰恰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是对于中共来讲,只要能蒙混住老百姓就行,该加的时候就加,该删的时候就删,至于网络上的分析和评论,网络一屏蔽就万事大吉了。

法轮功受到十年的残酷迫害,可是谁见过中共哪怕一句对法轮功的中立的介绍?很多老百姓被中共导演的自焚伪案所欺骗,真的认为法轮功就是不好的,要不怎么教导人去自杀呀?中共就是这样,赞扬自己的时候,哪怕刚刚杀过人,也要找人打扮成受害者家属的身份对自己唱颂歌;打击别人时,哪管别人的死活,中共就是要让人家永世不得翻身。

就拿这个自焚伪案来说,最能触动人的恐怕就是那个女大学生陈果了。长的花一样的女孩,能歌善舞,又在中国顶级的中央音乐学院深造。她的被自焚引发多少世人对法轮功的莫名仇恨?可是谁知道她的自焚是被中共一手导演的呢?她在中共的手中完全成了一支点燃民众仇恨的蜡烛。

中共为了达到对全民的洗脑,使用的伎俩远远超出世人的想象。它不仅能自导自演出天安门自焚伪案,还对真正知情的人进行强制性洗脑,并进而对被洗脑后的知情人进行利用,也把他们乔装打扮成自己所需要的形象,再放到中央电视台上进行炒作。这样一来,就再次坐实了中共利用自焚对法轮功的栽赃。我们就举与这个陈果相关的一个例子吧。

陈果有一个校友叫王博,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人,二零零零年底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她在被囚禁期间,看到陈果参与自焚的电视录像,直言不讳的指出这个自焚是假的,陈果不是一个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她用自己所了解的真实的陈果向当局说明了真相。

这样的线索对中共当局来说太重要了。中共当然不会针对王博所提供的线索澄清真相,中共看到的是如何利用她为当局导演的自焚作伪证。来自陈果同学的举证不也是进一步栽赃法轮功的直接证据吗?至于证据的真假,那不是中共自己所掌握的吗?自焚能做到假戏真做,证据当然也能叫它达到“变伪为真”啊。

于是对王博的强制洗脑开始了。王博被从石家庄劳教所转到了北京市劳教所。进了北京劳教所,王博被强制罚站,还强行把她的手和腿绕过椅子铐在一起,直到手肿的手铐都取不下来;昼夜连续不允许睡觉;到第六天下午的时候,年仅十九岁的王博已经没有什么意识可言了,头脑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办法正常思考问题。王博就是这样被转化的,她也开始随着中共特务的意思对法轮功进行曲解,人也变得越来越糊涂,分不清对和错了。王博的思想被击垮了,这种强行洗脑对于人性的摧残可真正是一个正常生命不可承载的痛和辱,但是中共却没有任何良心负担的做到了。

被洗脑后的王博又被中共软禁到“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去给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洗脑,想以此强化对她的所谓转化成果。中共看看时机成熟了,就开始实施它罪恶的图谋了。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中宣部、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省市“六一零”四家联合组织了一伙人,有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的记者,其中焦点访谈的记者李玉强是主要采访人。

中共为了制作这样一台诋毁法轮功的节目,投入了大量的力量。为了能达到更大的欺骗效果,中共在制作过程中又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手段。

为了使“剧情”更真实,并以此调动王博全家的真情实感。这位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李玉强对王博说:“中国政府一开始打压法轮功这个决策是个错误,他们把这么多群众推到了对立面上去,怎么收场啊,这个决策本身就是不理智的。好在现在政府它也是有这样的想法,希望这些法轮功学员能够明白过来呀,早些回到社会上,也是在弥补这一错误。”

王博真的就相信了她。把压在心底的对法轮功的正确认识一股脑的都告诉了她。王博被“转化”后还真是没有这样的心情放开过,端庄恬静、温柔大方,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王博完全沉浸在对法轮功的美好回忆当中。

采访进行了大约三个小时。可是真正播放出来的时候,王博所表达的意思已经完全变了,在解说上、时间顺序上、画面上全都改变了,王博对法轮功的正确认识变成了对法轮功的无比仇恨。比如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明明王博被软禁在洗脑中心,不让回家,焦点访谈解说为:王博提前解教回家了,家里空荡荡的。说王博的父母为了护法,离开了单位,离开了家。实际上,他们是被单位开除了,在遭到多次抄家,骚扰后被迫流离失所,母亲当时就关在劳教所。原来那三个小时的“亲密”访谈就是为了制作这一二十分钟对法轮功的深揭猛批,中央电视台造假的工夫真是了得!

焦点访谈一播送完,李玉强就从北京打电话到洗脑班找王博解释:“你也知道这些内容是经过删减的,这是政治的需要,希望你不要生气,因为上面要审查的。”

新华社在《人民日报》也上了一篇通稿,当然里面的话是完全篡改的。不但王博一家被他们骗了,天下的人也都被欺骗了,有多少人看到了对王博的电视采访加深了对中共导演的自焚伪案的认同。因为王博就是陈果的同学啊,她都出来“现身说法”了,那中共说的还能有假吗?可是谁又能知道她所遭遇的一切,以及她当时所说的真实的内容呢?

王博作为一个转化典型被中共看的很重。在中央“六一零”负责人李岚清的亲自批示下,王博回到了中央音乐学院。中共非常怕被洗脑后的王博真正的清醒,那样自焚的骗局就会被彻底的揭穿。中共在她上学期间派了三个警察专门监视她,其中一个女警贴身监视,和王博单独住在同一个房间,而非学生宿舍。

假期里王博也得不到自由。一放假,警察直接把王博接到洗脑班,不许回家,不允许出大铁门。王博多次要求回家,要求出去,都不允许。每次都是伪善的那一套:这是为你好嘛,这是为你的安全嘛。

二零零五年底,王博和爸爸妈妈一起逃离了石家庄。为了对曾受自己蒙蔽的世人负责,对受自己侮辱的亲人赎罪,王博勇敢的迈出了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谎言的一步。王博向海外媒体公开了自己被欺骗、洗脑及利用的音像资料,在海外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王博自述的录像当然是真实的,是他们一家三口作出的决定,没有受到任何外来的压力,所揭露的又恰恰是自己在中共巨大压力下所经历的一切。这样的录像,中共的中央电视台当然不会放,尽管它是对事实的澄清,是对所有的中国人负责的由受害人亲口述说的对中共邪恶的血泪控诉。中央电视台除了对民众洗脑外,它敢讲出真实的信息吗?

其实,不只是王博的自述录像中央电视台不敢放,还有许多关于她的真实的报道,中央电视台也不敢放。就王博一家所遭遇的经历来说,如果允许公开报道的话,就足以揭开中共栽赃法轮功的黑幕了。后来,王博一家再次遭到中共的非法抓捕。在法庭上,竟然有六位北京正义律师联手为王博一家作无罪辩护。为了能把非法开庭进行下去,中共当局派出了不下六百人的警力搞戒严。法庭上,王博和父母都当庭公开了被拘禁期间所遭到的毒打、体罚、威胁和恐吓的被逼供经历。几位律师从“宪法至上、信仰自由、维护人权”的角度,从宪法和立法、司法程序、法律事实等层面,为王博一家做了无罪辩护。这样的新闻不是最有价值的吗?不是最值得报道的吗?不要说中央电视台,中共统治下的任何一家媒体都不敢碰这方面的消息,中共的喉舌就是这样“避真就假”的对民众进行洗脑的。

天安门自焚伪案过去整整九年了,成了最大的一桩栽赃法轮功的丑剧。尽管国际上早就确认这是一桩由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用来栽赃法轮功的案件,可是在国内呢,被蒙蔽者不还是大有人在吗?

一年一度的春晚又要到了。在万家团圆喜庆的新年中,希望您不要真正的被洗脑了。认清邪恶的中共,在新的一年里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