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子监狱及成都警官医院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明慧通讯员成都报道)成都市女子监狱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大包村(音),原是川西女子监狱,后又改名为滨江监狱;成都警官医院位于成都双流机场路附近,对内叫成都市病犯监狱。这两个监狱系统单位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恶警赵红梅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成都市女子监狱六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赵红梅,为了向上爬,以非常邪恶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她迫害和被欺骗所谓“转化”的人特别多。另一恶警是姓文的监区长,此人与赵红梅狼狈为奸,系后者的得力帮凶。其间由于赵红梅二婚生育,曾一度由魏萍代管,所以监管稍松。但赵红梅返回监区后,迫害又立即变得严重起来。

到目前为止,仍然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李晓宇、张佩云、余自明、姚家秀、高洪香、吕涛、陈志莲和祝艺芳等,成了监狱恶警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也最为严重。对她们的迫害方式包括由杀人犯和吸毒犯24小时非法监管,不准与任何人说话,不准与任何人有任何形式的接触。

曾经有一个老年刑事犯看到法轮功学员祝艺芳被迫害得非常严重,觉得她很可怜,就在她枕头下放了两颗糖,结果被护监查出,恶警把这个老年刑事犯叫到办公室,问她为什么要给法轮功东西吃,并扬言要对她加期,吓得这位老年刑事犯苦苦哀求。还有一个刑事犯悄悄给了李晓宇两个桔子,也被恶警所谓警告处分;另一个刑事犯因为帮一位法轮功学员抱了一床被褥而被处罚。

狱警迫害坚定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还包括切断任何形式的经济来源,即使账上有钱也不准买任何东西,甚至卫生纸、卫生巾等日用品。因此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解大便都没有卫生纸,只能用水冲;一个叫钟群芳的法轮功学员,来例假后由于没有卫生巾,只能撕床单、布条代用;由于长期吃不饱饭,有钱也不让买东西,她只为吃一口咸菜,被犯人把脸都打肿了。

恶警为了达到孤立法轮功学员,达到转化目的,还采取株连的政策,以各种手段挑起其他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一方面凡是给予法轮功学员帮助的刑事犯都会遭到严管和扣奖分、延期等处分,另一方面狱警则唆使其他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用恶毒的语言进行人身攻击和侮辱,造成她们巨大的精神压力,从而放弃修炼

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祝艺芳坚持自己的信仰,认为自己做好人没有错,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不是犯人,所以拒绝穿囚服,不在衣裤上打罪犯标记,不喊报告,就被扒光衣服只剩胸罩和内裤,长期被单独关押锁在一个人不能站直的小屋子里,不许与任何人说话,也不准家属接见,不准通信。5.12大地震当天,转移时她被恶徒扔在地上强行拖下楼,而且仍不给她穿衣服,为防止他们的恶行败露,用一床床单盖住其身体。

由于祝艺芳受到长期非人的折磨,出现全身浮肿,不能行走,肚子胀起出现腹水,后背鼓出一个大包,监狱怕担责任,先把她送至监狱医院继续迫害。祝艺芳认为自己是因为长期迫害才出现的上述症状,所以在监狱医院里拒绝吃、输不明药物,抗议迫害,后来监狱将她转送至成都警官医院进行药物迫害,每天4至5个男刑事犯将她手脚捆绑在床上,强行输不明液体。为了达到加深她肉体痛苦从而迫使转化的目的,恶徒们毫无人性地任意加大输液量,每天都要从早到晚输8个大瓶(1000毫升)和几个小瓶,持续长达近半年之久。由于液体里加入了不明药物,因此输入人体时极其痛苦,像针刺一样疼痛。

就在这样的生不如死的非人折磨下,祝艺芳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做好人没错。由于长期的药物迫害,她的手脚输液处全部溃烂,邪恶的狱医就威胁她说:再不配合转化,就在你脖子的动脉处割个口子直接输!医院的狱医还曾威胁其他法轮功学员说:再不“配合”,就象收拾祝艺芳那样收拾你!

被非法关押在警官医院的还有从简阳女子监狱转来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胡明英(音),由于拒绝转化,被强迫做奴工,累的走不动了恶徒就拖着她走,导致腿被摔断,即使这样恶徒还强迫她继续走,不走就在地上拖,最后造成腿部残疾,只能靠着一个凳子在地上挪着走。医生威胁说要做手术截肢,她只好同意进行所谓“保守治疗”。

从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转来警官医院的法轮功学员唐成英由于不“转化”,被强迫劳动,并用各种招数迫害,导致其全身浮肿,狱警检查后说是“子宫癌”,被强行做了手术。但她无意中却听做手术的狱医说:(子宫)咋这么干净,啥子都没有。结果白白挨了一刀。

同从二监区转来的法轮功学员李玉华也被强行输液,输的全身发肿,直至生命垂危,才被允许保外就医,结果回家三天就含冤离开了人世。

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成都教师刘辉,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关押的四年期间都拒绝“转化”,结果被多次野蛮灌食,单独关押,同样被扒光衣服,只剩胸罩和内裤,大冬天都只能披个床单,期满后仍然有家不能回,继续被长期非法关押在成都新津洗脑班。在非法关押期间,洗脑班曾经要求她所在教委去接人,但教委的人和当地“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及派出所为达到长期非法关押迫害她的目的,相互推诿,致使她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长达两年之久。曾经有一次,由于刘辉不配合,被其中一个陪教用盛满饭的碗向她砸去,致使其面部被划破一道大口子。

法轮功学员李晓宇被非法判刑十年,她在黑狱中被长期严管锁在三监区的小屋子内,但她仍然坚定信仰,还写诗以明志,在地震当天由于不“配合”,被长时间吊铐、折磨。

违心“转化”者结局可怜

最为可怜的是一些老年法轮功学员,因修炼不扎实,很快就违心“转化”,有些第二天就旧病复发;有的被恶警利用去当帮教,又去违心的欺骗其他法轮功学员,这样可以求得身体的轻松,可以不干活,有的不善言辞的则被迫做奴工,如六监区二分队的杨素芳、黎孟书就是这样的例子,都被所谓的帮教骗取信任后“转化”,从此被迫做奴工,一心为了多挣分,多减刑而被榨取劳力。一次杨素芳摔了一跤,造成脑血栓,全身瘫痪。黎孟书后来全身浮肿,说是糖尿病,送到警官医院输液,结果越输越肿。

上述事实只是成都市女子监狱和成都警官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望知情者进一步揭露他们的罪恶。在此正告那些协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停止迫害,悬崖勒马,挽回对法轮功学员造成的伤害,为自己赎回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