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写大法书 “三件事”上法理清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我的修炼过程有两大分水岭:二零零六年上半年以前和这以后至今,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一个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修炼过程。

这个变化过程的最大体会是:

一、学法少,悟性差。“三件事”上做不好。

二零零六年上半年我第四次被非法绑架迫害,从臭名昭著的洗脑班回来,由于这一关没过好,紧接着又面临生与死的迫害。当时我正处于被单位迫害,停止工作在家。丈夫见我回家作严正声明,表示恶党的“转化”作废,他害怕,就起诉与我离婚。单位也用工作来威胁,大家庭里所有成员群起而攻之。经济来源断绝,人处孤立,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了。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悟到自己完全没有在法上,法理完全不清,不是实修,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了。原因自己学法少,悟不到法理,修炼路上摔跟头,一关没过好,第二关又来到。

师父讲了:“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于是,我决定把所有这些假相的矛盾全部不放在心上,哪里也不去,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学一段时间的法、背法。好好向内找,深挖自己的根源。我找到了自己的许多执著心:学法讲数量,思想溜号。做大法事基点不纯,为做事而做事,不做有赶不上正法進程的想法,不是心系面临要淘汰的众生。发正念也是走形式,完成任务。三件事没在法上,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难接一难。

二、学法深 法理清 修炼路上更精進

从二零零六年第四次被迫害后,我就开始背《转法轮》直至入睡,到二零零八年背《转法轮》十遍,二零零九年开始默写《转法轮》,现在默完第七讲。晚上集体学法,睡觉前背师父经文直至入睡。我体会到了:默写法的过程是一个升华的过程。记住了法理才能做好三件事。比如,修炼炼功改变本体,有的学员不重视,出现病业,不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在同修切磋时,我就背师父的法“构成我们宇宙所有空间的物质,几乎这个功里边都有”(《转法轮》),有人问这句话在哪里,我说《转法轮》第三讲〈能量场〉。一位初期得法不久,因迫害带修不修的学员去广州带孙子几年后回来,到点上一段时间后,出现了病业,脚摔折了,儿子对她干扰严重,要她仍去广州。她文化低,又在这个层次,难以承受。她来学法点坚持每晚学法后,又集体炼功,与同修慢慢切磋。她说:你不帮助我,我可能修不下去了。一个星期后,她的脚能搬上了,一切干扰全部排除。她主动的做三件事了。

我去农村讲真相中,找回了受迫害在家带修不修的农民同修,他和另一老年同修,来到点上学法不几天,由于人多了,点上住家的同修担心安全问题,叫他们回家去学,这二位同修心里有点难受,表示愿意参加这大的能量场学法炼功和切磋,并对我诉说这件事。我用师父与人为善的法理分别与他们切磋,带领二位农村同修另行组织了学法点。

其中一位老年同修,家庭出现矛盾过不去,拿出离婚诉状要我给他看。我说:先切磋你该不该起诉离婚的问题。几个晚上学完法后,我护送她一段路与她切磋,背师父的法给她听。师父讲:“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转法轮》)大法弟子与常人发生矛盾的时候,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的执著心促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送她这方面同修切磋的小册子,劝她向内找。连续几个晚上与她切磋,她感觉参加集体学法、切磋确实与家里不一样,大法弟子们一起能够精進更快,不再提这个事了。最后她认识到自己的心性问题。

还有二位同修,受了几次迫害后,被家人控制了,几年走不出来,带修不修的,甚至在麻将桌上度过宝贵的时光。我得知这一情况后,有一股力量驱使我赶快找到他们,于是我给他们送去大法资料,后来他们慢慢的走入了学法点。

通过学法,在讲真相方面没有了怕心,能堂堂正正讲真相,给大法一个正的位置,不论什么场合,可以大声的讲,光明正大的讲了。有一次我送材料到领导办公室去,推开门时,哇!坐一房来自远近地区的领导,其中一位熟人调侃的冲我笑着说:白天就是这样追着我退党。我顿觉很突然,我没有劝他退过党啊!但我马上反应过来,是我讲真相救度他们的机会来了。我说:退掉它!!白天就是这样追着迫害我呢?我的领导笑着问我:那边给你什么职位?我说:我们没有组织,没有领导,没有官当,就是一个师父,师父教我们修炼成正果,那边只有“正果”,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训小孩时讲: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不学好样,将来不成正果的!当时房里的人都笑了,其中一个公安领导说,她要不炼功,哪有这么好的身体啊!我讲不止这些,还给他们讲了大法的好,修炼人道德的升华,人类需要的是“真善忍”,政府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等等,在我讲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争辩,我想他们是来得救的。最后我招呼他们,祝他们平安!他们都笑了。

这几年通过背、默写《转法轮》,法理渐渐清晰,做三件事能用法理去衡量,修去了很多执著心,我意识到了没有学好法,不能达到实修,不能真正救度好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