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造就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

一、得法

一九九三年上大学时,幸遇师尊传法,没赶上听师尊亲自讲法,至今是我一大遗憾。当时我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得感冒,动不动就发烧,尤其是还得了股癣,老百姓都知道“治病不治癣,治癣就丢脸”。我家人带我到处求医问药,均不见效,病情逐日加重,当时我痛苦不堪,夜间痒的难以入睡,白天偷偷去厕所抹药,因为药味太难闻了,不敢放宿舍,怕别人腻味。为了增强体质,也为了治股癣,我当时练了不下十来种气功,坚持了一两年,也不见效。这天突然听到了法轮功,而且还免费教,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走入了大法。只炼了十几天,没用药,股癣处就不觉的痒了,皮肤由原先的“火山口”状也逐渐平复了下来。太神奇了!见证了大法的神迹,我就一直炼了下去,不知什么时候,身体无病一身轻,疾病远离了我。逐渐的我明白了高层次上的法理,知道了什么是修炼。

二、進京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说实话,当时真是度日如年,来自社会的、家庭的、单位的、亲朋好友的,等等各方面的压力,象大山般的压了过来,幸好有了几年的实修基础,我坚信师父是清白的,坚信大法。那时几乎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一发就是几十份,上百份,一片一片的发,同时利用各种机会,给有缘人讲真相。二零零一年过大年时,我有了一种强烈的愿望,要進京去天安门证实法,还师父清白,这种愿望经过几天的堆积,强烈到无以复加,当时就觉的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挡我進京证实法,刀山火海也挡不住。我是路盲,正发愁不知怎样才能到天安门,正好有三个同修也想去,正好作伴。那天天阴的厉害,灰蒙蒙的,刚下过一场大雪,我们到火车站买票,因为是过年,坐车的人很多,买票排队的人从售票大厅都排到厅外来了,每个窗口都是满满的,要是排队,根本买不上当天的票,这怎么办?我们一商量:不买了,到火车上再补票。有一辆進京的火车就要开了,我们赶紧跑到检票口,一看都没人了,票都检完了。我们刚要说话,检票员挥挥手,说:“快跑!”跑过去刚上火车,车就开了。车上人多的没法说,开始我们几个站着,感觉没过几站,我们都有座了,而车厢里还站着满满的人,感谢师尊苦心安排,上车如此顺利还没受罪。

在车上,开始我们心情都很压抑,根据以往的经验,现在正是邪恶最猖狂的时候,有多少大法弟子去了没有回来,当时真是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心态。不知是谁先掉的眼泪,结果我们都哭了,哭了一会儿,我想: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大不了一死,豁出去了,大法弟子在师父遭受不白之冤、大法被诽谤时,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还算什么大法弟子?!这样一想翻腾的人心没了,心情平静了下来。到了天安门,那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是警车、便衣。等了一会儿,不见有同修出来证实法,心想干什么来了,干吗看别人呢?一股发自心底的声音涌了出来:“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刹那间感觉周围的人都不存在了,只有自己顶天独尊,立于天地之间,无比高大,这种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我一边喊着一边跑着撒真相传单,后来我们几个被便衣抓上了车。在车上的时候又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修在天安门上演了轰轰烈烈的一幕。那天一车一车的大法弟子被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進派出所大门时,我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应该让世人看到大法弟子的风貌。于是我整了整衣服,挺胸抬头走了進去,当时听到围观的人说:“看,还有这么年轻的。”到了里面无论警察问什么,我们都不配合,只说是大法弟子。有个头目说,你们不说,今晚都拉到山上枪毙。我心想死也不能改变我的信仰。后来又来了一个警察说:“今天谁撒的传单?”有个便衣指着我说:“是他。”那个警察过来就照我肚子狠狠踹了一脚,我却没什么感觉。现在悟到是师尊保护了我。

当时我抱定了一念:法不正过来我就不走了,根本没有想自己会怎么样,结果该派出所的警察后来对我特客气,哀求我离开。走的时候,唯恐我不离开北京,还告诉我说知道怎么到车站吗?坐××路车就到了。结果有一个警察还不放心,问我:“明天你还去天安门吗?”我大声说:“去,为什么不去呀?法还没正过来呢!”他们一听都吓坏了,赶快求我说:“你别去了不行啊,你们不是讲善吗?你也为我们想想不行啊。”我说:“不行。”他们一看我没答应,只好无可奈何的说:“你要去天安门,今天晚上别去了不行啊,明天白天你再去,等我们八点上班以后你再去,求你了。”听的我都笑了,当时也不明白警察怎么这么软。最后我堂堂正正的从派出所的大门口走了出来。一出门没走几步就看见几个人朝我走了过来,一看还不认识,一问才知道是外地的同修,一直站在外面雪地里等我。心里热乎乎的,知道是师父的安排,就和同修们一边旁若无人的大声说着一边走着。到了火车站,当时就感觉好象法已经正过来了,周围的环境全变了,心情格外好。第二天照常上班,什么也没耽误。后来学了师父的新讲法才明白,当时是因为基点正,放下了生死,放弃了世间的一切,完全达到了法的标准,令另外空间的邪恶受不了,所以才操控警察央求我赶快离开。这件事再一次验证了大法的威力。

三、技术

零四年,我回来(在外地上了几年学)和当地同修接触后,才知道技术人员奇缺,就开始研究电脑技术。师父给我打开了这方面的智慧,一看就会,一碰就懂,某些方面还超过了专业搞电脑的,加密、刻录、打印、双系统、虚拟机、DCPP、各种硬件选购、电脑组装,凡是证实法需要的技术没有不会的,从人的角度看不可思议,因为我是无师自通,没有人教,而且也没怎么研究,什么东西一看就会了。记的以前我连鼠标都没碰过,因为师父讲过电脑是外星人的技术,所以心理有障碍,不愿碰,现在救度众生需要掌握电脑技术,溶于法中就无所不能,所以我很快就成了电脑高手。外地一个新学员和一个刚刚从新修炼的同修想自己做资料,两人几乎不懂电脑,也没有任何设备,而且连做资料的地方都没有,整个一个零。我到那儿后,买设备、租房子、搬家、组装电脑、装系统、手把手教技术,稍带劝三退,讲真相,只用了不到三天,从无到有,一个资料点就这样建成了,在人看来恐怕又是奇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其实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这个愿望,符合了法,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就体现出来了。我悟到师父赐予我电脑这方面的能力,是让我在这方面证实法的,不是证实自己的,绝不能藏私,于是我将技术无条件的传给每一个想跟我学电脑的同修,现在他们都成了当地的技术骨干,承担起了建点、资料点维护、教技术、买设备等证实法的项目,当然还有做母盘、做《九评》、做大法书、护身符等等,我不再一一详述,每一项技术的突破,在我这儿都是水到渠成,几乎不费劲,而且从电脑技术上我证悟了许多法理,感觉弄电脑就是一种修炼方式,它是随着你心性的提高而提高的,如果你把它当成常人的东西,就不会体现出超常的东西来,这再一次证实了大法的伟大。

四、协调

师父说过人人都是负责人,我从来不管自己是不是协调人,只要是需要我负责的,我就承担起我的那份责任,在修炼过程中,不知怎的就走上了协调这条路。

零五年初,当地协调人和搞技术的几乎全部被绑架,资料点大部份瘫痪,有同修找到我,修复瘫痪的资料点,一个好了,又一个,我有求必应,渐渐的当地同修都知道我懂技术,后来又扩大到周围好几个县。我整天跑来跑去,修电脑、教技术、买耗材,下了夜班一天一夜不睡,都不带休息的,马上就去外地一呆一天,晚上回家还得学法,常常很晚才睡,经常连轴转。

那时溶于法中,不累不饿不困,二天二夜睡几个小时,吃二、三顿饭就可以了。在这过程中认识了一些市县、区、片的协调人,经常和他们進行法理切磋。

零五年,有同修要被非法审判,知道的时候只剩下了二天时间,我是大法弟子,知道了同修被迫害,焉能坐视不管?那时协调人都被非法关押了,我脑子里也没有协调人的概念,我只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等不靠。我和另一个同修马上就做出了不干胶、揭露迫害的真相材料,在第一时间内就通知了所有能连系到的同修,让大家互相传发正念,并将这些做好的资料送了过去。当天晚上,同修们就将不干胶真相资料撒完了,极大的震慑了邪恶。非法开庭的当天,我们早已通知了大家近距离发正念,连外地的同修都在帮着发正念。开始邪恶封了二道门户,不让大家靠近。天阴沉沉的,刮着阴风。发正念一个多小时后,天开始变晴,阴风也不见了。我再一看把着第一道门户的邪恶不见了,我就冲了过去,一直到距开庭的地方只有几米远被一道栅栏拦住了,同修们也相继跟了过去。我们继续发正念,一直过了三个小时,家属从里面出来了,告诉大家邪恶未能得逞。这次非法审判直接来自邪党中央某首恶,压力非常大,非法开庭三个多小时居然未判,真是奇迹。这是我第一次协调。

零六年当地甲同修被非法关押,我和乙同修配合开始了营救。没有什么成功营救同修的经验,就先从明慧网上查阅了许多资料,包括外地成功营救同修的交流文章,如何请律师打官司的文章,相关法律知识的文章,营救同修的干胶模板等等,从各地同修营救成功的经验看,找家属了解迫害详情,及同修目前被关在哪儿,是第一步,让其明白真相后配合我们抵制邪恶迫害是关键的一步,于是我们去找甲同修的妻子。之前听别的同修说她由于丈夫被绑架,仇恨大法和大法弟子,认为是修大法导致的甲同修被抓,并扬言谁去就恶意举报谁。见甲同修妻子之前,我和乙同修在法理上先交流了一下,怎么打开她的心结,让她明白迫害她丈夫的是中共邪党,大法弟子是真的为她好,帮她来了,帮她救回亲人,恢复破碎的家庭。交流好了怎么说,乙同修去和她面对面的谈,我在附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她背后操控她的一切邪恶因素,去除她头脑中敌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念头,让她正念主宰自己。过了一会儿,乙同修出来告诉我说成了。这一次谈话,不仅消除了甲同修妻子对大法弟子的敌意,打动了她的心,给以后的配合打下了基础,还知道了甲同修目前被非法关在当地看守所,破除了以前在同修中流传的谣言:甲同修已被非法判刑二年半,关到劳教所里了。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我从这里证悟到了只要你去做,而且在法上,大法就会赐予你智慧给你能量,事情也会发生相应变化,人认为的不可能一切都会变为可能。

紧接着我们又在一起交流了下一步该怎么做,找到甲同修的所有家属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配合大法弟子去要人,同时让其拒绝配合邪恶,找到我们认识的所有大法弟子,和他们切磋法理,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让当地的大法弟子都行动起来,一起参与营救,连夜做出不干胶和真相资料,发到大家手上,到看守所给甲同修送衣送钱,还有师父的经文等等,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做了一切我能做的。由于当地去年刚遭受较大的迫害,还没有形成一个整体,营救同修以前更没人做过,都没经验,有的还很麻木,有的不愿出来……,所以事情并不象想象的那么顺利,当地参与营救的同修也不太多,我没有灰心。我又找到律师,给家属打气,又调来了几个县的同修组织了几次大规模的近距离发正念,配合家属去办案的公安分局要人。最后一次近距离发正念的当天早上,天气晴朗无云,六点发正念时,乙同修由于连日劳累半靠着被子睡过去了。我意念中想象了一下该公安分局(因为我是闭着修的),然后发出强大的一念:炸掉它另外空间的黑窝。然后就看见了一道耀眼的闪电劈在了它的上空,耳边只听见轰的一声炸雷,不是幻觉,是真的听到了,窗户被震的发抖,乙同修被震的一下坐了起来,吃惊的说:要下雨了吗,我听见打雷了。说着走到窗口看窗外。

这是大法的威力,这是全体大法弟子的神迹,集体发正念,强大的功能居然都表现到人这个空间来了,太神奇了。当时我就感觉邪恶解体了,甲同修要出来了,果然过了二天,甲同修就平安回家了,还带出了一份十几个人的三退名单。后来悟到功能所在的那个空间和人表面的这个空间是有时间差的,另外空间的黑窝炸掉了,邪恶解体了,表现到这个空间时就差了二天。

通过这次成功的营救同修,使当地同修向整体配合上迈了一大步。

零七年乙同修和丙同修同时被绑架,开始没有一个同修知道此事,我和乙同修经常配合,二天没见我预感不妙,我心里求师父:如果乙同修有事一定要我知道。就这么灵,刚求完师父出门就碰上一熟人丁,丁是常人,但支持大法,一见面丁就说你知道你们有二个人被抓了吗?我一听赶快打听,根据他的描述,我断定是乙和丙。我马上将这个消息通知了当地所有的同修,让大家帮助她俩发正念,以最快的时间做出了不干胶。这时一些同修纷纷来找我问我怎么办,我们首先坐在一起,先发正念清场,然后就向内找,事情出现了,虽然表现在乙、丙同修身上,可是却也说明整体有漏,邪恶也是针对整体来的,不向内找能行吗?我先找我自己,有争斗心,显示心、自我保护的心,不能宽容别人等等,每个人都找了找自己,哪不好,还有哪些不在法上。最后谈到营救同修需要大家互相配合,相互信任,谈到实质的东西了,其实当时我们几个人之间是有间隔的,彼此没有直接联系,说救人,谁也找不着谁怎么救?我当时说:都是大法弟子,大家是一个整体,应该放下彼此之间的成见,互相信任配合好,我以前有私心、自我保护的心,从现在开始我把手机号告诉你们每一个人,你们随时都能找到我,在正的场中,一切不正的东西都会被解体。结果我们每个人都敞开了心扉彼此交换了手机号,真的成了一个整体。我找到丙同修的家属并赢得了他的信任,随时和他连系,乙同修的家属那儿出了问题,乙的哥姐互相推,开始谁也不管,他哥甚至说:我连我妹妹的棺材都准备好了。我不为所动,一边给他发正念,一边讲道理,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强大的正念下,终于让他的正念主宰自己,答应去派出所要人。除了及时曝光邪恶外,我又通知了周围几个县里的同修,让他们帮着发正念,在和邪恶交锋的过程中,邪恶非常的狡猾,将同修在派出所、县看守所、甚至省会劳教所之间来回挪动,由于和家属的密切连系,每次邪恶的行动都会被我们及时了解,从而采取相应的措施,我感觉自己就象一个战场上的将军,指挥着千军万马,在和敌人作战,对方被我们打的落花流水,到处逃窜,我们步步紧逼,一步也不放松,敌人逃到哪儿,我们就追到哪儿。结果过了十一天两同修就平安回家了。

在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真的做到了无私无我,放下了自己的一切,把同修的事真的当成了自己的事,同时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和同修们无间配合,做到了溶于法中。大法的神奇再次在我身上展现,那些日子,单位几乎什么活儿都没有,家里我妻子带着孩子经常到我父母家去住,这些使我有了充足的时间,睡眠很少,经常顾不上吃饭,也不觉的饿,从摩托车上摔了下来,也没事,只擦破点了皮等等。

当然还不只是营救同修,还有许多事,就不再一一详述,在这过程中我悟到协调人决不是常人式的领导,只动动嘴就能做好的,要想当好协调人必须做到无私无我,考虑问题从整体出发,放下一切自我,真的为别人着想,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身先士卒,处处冲在第一线,还得有博大的胸怀能宽容别人,一定要有金刚志,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一做到底,决不能半途而废。

五、证实法

修炼这么多年,最大的感触是当我溶于法中时,就无所不能。

零五年年初,师父的退团声明一发表,我立即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应紧跟师尊退出邪党组织,于是马上上网以真名退党。考验紧接着就来了,全国各机关企事业单位都组织党员“保先”,要求每周学习多少次,必须做笔记,写心得,答题等等。科主任让我参加,因为我是预备党员,怎么办?从人这儿讲,不参加就意味着和邪党公开决裂,就可能丢掉工作甚至進监狱,失去常人拥有的一切,而且我是院长作为人才专门引進的,重点培养的中层干部,未来的科主任,甚至是未来的院长,多少人羡慕我,盯着我这个位置,可是一名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参加邪党的“保先”吗?那不是耻辱吗?那不给师父和大法抹黑吗?怎么办?是做人,还是做神?真是生死抉择啊!当时我想,我曾经被欺骗入了邪党,现在邪党诽谤师父迫害大法弟子,与大法为敌,那就是全宇宙最坏的生命,作为大法弟子不应该证实大法吗?不应该借这个机会洗刷自己身上的污点?否则生命的意义又何在呢?我把心一横,豁出去了,公开与邪党决裂!科主任知道了我的想法吓坏了,赶快向院长汇报,院里派党委代表和我谈话。那几天我加强了学法和发正念,清除全院所有领导背后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及生命,并求师父加持。那天科主任找我去谈话,平时趾高气扬的领导在我强大的正念注视下,都不敢抬头看我,低着脑袋跟我说院里找我谈话。来到主任办公室,院里派来的党委代表正在里边等我,我立刻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一切邪党邪灵的因素,不许他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科主任简单的说了几句就让我表态,是否参加“保先”、和党组织生活?我说我退出、不参加。然后屋里一下就静了下来,我能感受到强大的能量包裹着我,充斥着整个房间,充斥着每一个空间。静了好一会儿,党委代表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说了一句:那好吧,我将你的意见汇报给上级领导。

谈话就这样结束了,从那以后就再没人找过我。几天后我正下夜班在家,单位突然来了一个电话,说全院党员一致通过撤掉你档案里的入党申请书和预备党员身份,你有什么意见?我说没意见,心里想求之不得呢。

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退出了邪党,洗刷了自己身上的污点。我不知道这件事影响有多大,但听到全院的人都在议论,说这件事,震惊了每一个人,尤其是院领导,后来知道了这事的每个人包括我家人及同修都很震惊。在零五年初全国上下大搞“保先”的情况下,在一个邪党高压控制的红色恐怖中,在邪党直接严密掌控的事业单位,居然有人敢公开和邪党决裂,而且还什么事都没有。常人听了都觉的不可思议,如果不是我信师信法,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和呵护,我是闯不过去这一关的,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更不可思议的是在随后的单位分房中,全院一千多职工,只有几个主任和我分到了房子,而且我的房子面积还是最大的,这简直就是奇迹,大法创造的奇迹!

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还发生了很多,在此不再一一表述。

六、救人

零四年,一个外地朋友来看我,我就打开电脑让他看真相资料,我就坐在他旁边不停的发正念。他有抵触,不明白的时候我就给他讲,打开他的心结。终于他明白了真相,我又不失时机的劝他炼法轮大法,当下他就答应了。当天就教了他五套功法,晚上我又让他看大法书。他几乎一夜没睡,看了一晚上。他在我这儿呆了三天,不仅明白了真相,学会了炼功动作,还看完了《转法轮》,和师父的部份新经文,回去的时候他特别高兴和激动,觉的自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后来,他又多次来我家,跟我法理切磋,和我一起做证实法的事。没多久他就建起了自己的资料点,开始讲真相,做资料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一直稳步的走到今天。

在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的同时,师父又给我打开了这方面的智慧,和对方一聊天,我就能知道他障碍在哪儿,他的心结在哪儿,怎么样去讲,或者用什么样的真相资料才能救的了他,我就会相应的去准备资料,因为我有自己的资料点,什么都能做,要什么有什么,连说带给,时间短的就短说,时间长的就详细说,没说到的就给资料让其回去看,说之前请师尊加持,发正念,说了之后照样给其发正念,一定要让其明白真相,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救他。救人真的很难,往往为了救一个人,耗费我很大的精力,甚至有时累的不行。但这算不了什么,再苦再累只要能把人救了,我也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就这样有很多有缘人得救了,有的走的时候含着眼泪给我鞠九十度躬,有的跟人到处说邪党如何害人,甚至和人争的脸红脖子粗,有的打长途电话,就告诉我说:我劝退了几个,你记一下名单。有的主动要护身符,给村里的小孩发。

还有一个老大爷跟我说:别人也跟我提过法轮功,我不相信,可是从你身上我看到了正的一面,我服了,这回我是真的信了,我回去就把护身符供起来。还有许多全家都明白了真相,还有的全家都得了法。每当我救下一个生命时,我都发自内心的为他/她高兴,同时感谢师尊的苦心安排。

在这过程中我证悟到了许多法理,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着。实践中,我体会到只有用慈悲才能救了人,当你真的为他好,而没有一丝为己的念头时,法的威力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他思想里不好的东西一下子就解体了,就把他救了。光看书而不去实修,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要写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再写二十张A4纸也写不完,师父书中讲的许多法理我都亲身体悟到了,那是千真万确的,还有一些体悟无法用言语表达,不管怎样都是师父的洪大佛法在我身上的具体体现。现在大法已在我心底扎了根,无论如何也动摇不了。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已经成了我生命的一部份,自然而然的溶入了我的生活之中。大法造就了我,把我一个自私自利满身罪业的常人,变成了一个在证实法的项目上几乎无所不能,无私无我、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

师恩无以言表,只希望能和大家比学比修,共同精進,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