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冯莲霞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大庆法轮功学员冯莲霞因坚持信仰,在过去的十年里多次遭迫害。

冯莲霞今年五十多岁,大庆物资装备总公司供应公司采油五厂器材站退休职工,从小身体就不好,五脏六腑都有病,眼睛还模糊不清,看东西就疼,药没少吃也不管用。

神奇的是九八年上旬,她开始修炼法轮功,看第一遍《转法轮》时,眼睛越看越清亮。随着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道德回升,思想境界的升华,全身的病也都好了。

两次进京上访遭绑架勒索

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开始,冯莲霞单位书记王喜成强迫她写不炼功保证。采油五厂派出所片警李文忠进行跟踪,有一天下午,冯莲霞下班刚进家门,李文忠随后敲门进屋,把师父的像和《转法轮》书抢到手里,又强要走她的身份证。后来冯莲霞几经周折,才跟他要回自己的身份证。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三日,冯莲霞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武警得知她是炼法轮功的,就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劫持到大庆驻北京“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办事处太阳岛宾馆。后来单位派人,把她从北京劫回采油五厂派出所,王喜成勒索冯莲霞四千多元钱(说是派人去北京接她的一切费用,和北京办事处两千元的罚款)。派出所也勒索她家人一万元(已要回)才放她。回家两、三天,王喜成和单位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杜国元,到冯莲霞家把她强行拽到大庆装备总公司办的洗脑班,到洗脑班由于她被拽得上不来气,她姐去洗脑班要人,又被洗脑班勒索一万元(已要回)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冯莲霞再去北京上访途中,在河北省玉田县去北京的公交车上,被带枪的军人查身份证时,只因没有身份证,被绑架到不知名的看守所关了四天,又被劫持到“六一零’太阳岛宾馆。单位去人把她看押回大庆,送进大庆看守所关一个月后,送红岗拘留所关押十五天放人。此次王喜成又敲诈了四、五千元钱(包括驻京办事处责任人石世进勒索的2000元罚款和600元工作费用)。

在大庆看守所被殴打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号下午,大庆红岗区、红岗派出所警长翟力、冯立民和姓刘的恶警闯入冯莲霞家,说快十一了,让她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她不写。他们就开始乱翻,翻出几个条幅和几张真相资料,就要绑架她,这时不明真相的丈夫也让把她带走,三个恶警连拖带拽的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把冯莲霞铐到暖气片上铐了一宿。第二天,送进大庆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送红岗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又劫持到萨尔图区收容所,因为她炼功,收容所副所长用拖鞋猛打她的头,还觉得打的不够狠,又拿笤帚抽打她的肩膀和后背,不知打了多少下,笤帚 都打飞了,在此她被关押两个多月才放人。这个副所长还用笤帚打法轮功学员张立华。

被红岗派出所恶警殴打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冯莲霞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由于恶人诬告,被大庆采油四厂晨曦小区物业经警绑架到红岗派出所,恶警林水和一个不知姓的警察非法审问,林水对冯莲霞推推搡搡地问资料哪来的,林水恶狠狠的揪着她的头发,左右开弓打她的脸,直打的她眼冒金星,连撕带扯的有两个小时,这时冯莲霞的单位来人,林水才住手,然后把她关进红岗拘留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五天,来一不知姓的警察给她照相,她不照,恶警就揪着她的头发,扭她的脸,用力把她推倒,头“咣”的一声不知磕到什么东西上很痛,还是毫无人性强行给她照相。她被劳教两年,由于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而被保外就医。

再次被劫入大庆看守所

同年十一月,一天上午,大庆“六一零”、红岗公安分局、红岗派出所多次打电话骚扰冯莲霞的家人,欲让冯莲霞去大庆公安局检查身体为谎,要绑架她。冯莲霞就去同修高淑琴(已被迫害离世)家调养身心,被大庆让胡路区公安分局局长孙绍民伙同刘玉鹏等多名恶警,把她和高淑琴及法轮功学员杨波,连拖带拽地绑架到让胡路派出所,把她们仨分别锁在铁椅子上好几个小时,下午送进大庆看守所。

晚上,由于她不报姓名,绝食抗议,狱警挑拨、唆使杀人犯伙同贩毒嫖娼的犯人,对她进行毒打,把她双手背到后面绑上,杀人犯打她脸、拽头发,用手打累了,再拿毛巾往脸上使劲抽,其他犯人轮番拳脚相加,打了四个多小时,冯莲霞的脸被打得又青又肿,全身疼痛,关押近一个月,大庆物资装备总公司、供应公司“六一零”张玉明和红岗派出所刘万民,到看守所对冯莲霞谎称:“拉你去体检身体”,就把她送往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拒收后,又拉回看守所关了十多天才放人。

在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冯莲霞的丈夫迫于他单位的压力,起诉跟她离婚,刚离婚十来天,大庆“六一零”又打电话骚扰她丈夫,她就离家几天,她丈夫让她回家给孩子做饭,回家后,单位先来两个同事跟她聊天半个多小时,尔后单位“六一零”的杜国元,敲门谎称请她吃饭,骗她开门,随后单位三、四个人和林水、刘万民等几个警察,拥疯而进十来个。一直谎称请她吃饭,冯莲霞不去,就强行把她拽到车上(来了两辆车),又往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送,到戒毒所时,她喊法轮大法好,红岗分局一恶警用围巾把冯莲霞的嘴勒上和双手绑到后面,戒毒所法治科的狱警拿报纸打她的脸,硬把她塞进戒毒所。

在黑窝里,冯莲霞被强行所谓的“转化”,恶警不让睡觉,早上三点多点就起床,罚蹲、罚站,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整天围攻逼写违背大法的“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疯狂的时候整宿不让睡,把她折磨得从胸到头直哆嗦,浑身发冷直打冷颤,还要给她录像,诬陷说炼法轮功炼的,迫害直到神志不清时,逼写违心的悔过书。冯莲霞在此被迫害了一年多,出劳教所时张玉明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张玉明却邪恶地说:“再炼就给你判刑”。冯莲霞在家人的帮助下回到家。

多次被骚扰

二零零七年七月,恶警刘万民(从采油四厂调到采油五厂派出所主管迫害法轮功)还多次往冯莲霞单位、新上任的领导那里打电话,想把冯莲霞骗到单位绑架,遭到拒绝。八月,红岗公安分局两个便衣警察又开车到冯莲霞单位骚扰,找门卫问她的去处。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刘万民到五厂冯莲霞原租房处,企图绑架她,没找到,又到单位找,也没找到,更加恼羞成怒地到处寻找。

十二月十九日,刘万民伙同林水等十几个恶警,开动几台车到冯莲霞在四厂的住处,把冯莲霞和六十七岁的杨业璐绑架到红岗分局,抢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三本《转法轮》、真相资料和光盘、三个mp3、复读机,还偷走一千多元钱(至今没有下落),手机、户口本、身份证(都已要回),又把冯莲霞送进大庆看守所二十多天,再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劳教所,因血压高拒收后,送进萨区拘留所关押三天才放。

二零零八年,中共奥运邪火期间,采油四厂警务室片警姓李的,多次到冯莲霞家骚扰,干扰居民正常生活。

这是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冯莲霞,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来,所遭遇的不幸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