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 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左一跤、右一跤,跟头把式的走过了这十二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通过不断的学法,坚定对师对法的正信,逐渐的修正自己,使自己达到真正修炼人的标准。努力做好三件事,把自己溶于法中。

一、在任何环境下都要排除干扰、静心学法,做好三件事

零九年正月十五刚过,我妹妹就在外地遇到车祸受重伤,家中老人年岁高且多病,我就到该地护理重伤的妹妹。一去就几个月,我每天除了去医院护理病人外,还要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等很多家务,对一个不经常干家务的男人来说,很有难度,正常的修炼环境也改变了,我也不能每天正常的上明慧网,下载并阅读功友的交流文章和大陆功友被邪恶迫害的情况,只好抽时间到其他功友家上明慧网。

动身去照顾妹妹前,和本地功友交流时,他提醒我:好好利用你的条件,近距离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那里的邪恶的黑手烂鬼、共产邪恶因素。

我刚去时,开始几天还能做到正点发正念,但几天后随着事情多,就逐渐在思想上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只是四个整点发正念。没过多长时间,四个整点也不能坚持了,半夜零点也起不来,其他三个点也常被自己人的观念和思想业力干扰的不能静下心来发正念,学法也不入心,时常犯困,观念上总认为是太累、太操心了。

我为自己不好的修炼状态着急,但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特别远离家乡和亲人,情的干扰时时侵扰着我。有一天发正念时,师父的法展现在我的脑海里:“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法轮大法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当时就下地拿起了电子书,一篇一篇的学师父的讲法。看法时困倦和思想业力时时干扰我,不让我看下去,我发正念铲除,硬是看下去,这样把师父所有的讲法都学了一遍,渐渐的思想清晰起来,正念随之强了,发正念也集中了,对情的执着和色欲心也放淡了,感到内心也清净了。

通过学法我更坚定了要做好“三件事”,走好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我到附近的功友家,把迫害大法弟子恶人的地址信息用打印机打下来,再购买邮票、信封和颜色笔,通过信件邮寄的方式讲真相。为了达到更好的救人效果,一个邮筒只寄一至二封信,一次邮寄要跑十几个邮筒,往返几十公里,还要给妹妹按时做三顿饭,时间很紧,但心是踏实的。

有惊无险的也经历过一次,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脱险。有一天凌晨,天还没大亮,我到一条大街上的邮筒寄信。当我把一封信投入信筒,骑上自行车准备往下一个邮筒赶时,无意中发现邮筒附近停着一辆蓝色桑塔纳轿车,车里有一双眼睛正盯视着我。我立即飞快的蹬车顺马路往前骑,骑了一段距离,回头一看那辆车已经启动向我开来。我飞快的超过两辆行驶并不快的大货车,并拐入一条小路。这两辆货车并排行驶挡住了跟踪而来的桑塔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化险为夷,顺利寄完了全部真相信。事后我在明慧网上登了这件事,提醒功友注意,有邪恶通过盯梢信筒,绑架邮寄真相信的大法弟子。

二、曝光邪恶,归正自己

我曾经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和劳教所等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两年多。在邪恶的黑窝中,由于自己的怕心和各种观念的干扰,没有做到正念正行,在邪恶的管教恶警和刑事犯人的严刑拷打和精神折磨下,违心的妥协了。虽然走出黑窝后,在明慧网上也发表了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论作废,并且从新走入修炼,加倍弥补。但我总觉的单纯这样发表声明还是不够,应该把邪恶的坏人曝光出来,铲除控制坏人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

但一要动手写文章,各种观念和思想业力就上来了,有一种观念是:都过去几年了,那里的邪恶也没有原先那么猖狂了,而且自己的文章写的也不好,黑窝里非法关押过的功友很多,而且有文化高学历的功友也会写曝光邪恶的文章的,再说现在时间也很紧,有时间还是学法,发正念,发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写文章不拿手,还得学习,万一不发表,既耽误时间又浪费精力,得不偿失,不如做点别的,反正别人也会做的。总之,就是利益心夹杂着怕心和安逸心,明知道应该做的,却迟迟不动笔,并且找各种借口使自己心安理得。

在护理妹妹期间,通过静心学法,我渐渐的悟到应该曝光邪恶。我便开始回忆并且提笔写曝光看守所和劳教所的邪恶坏人迫害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文章。写的过程中首先突破的是有一种怕报复的心理,这种怕心使我常常停下来调整自己的心态,而且懈怠和困倦常使我有一种强烈的想放弃的心理,我就告诉自己:这个念头不是我真实的想法,是邪恶所控制的思想业力干扰我的思想,我必须曝光它,彻底铲除它。我不断的排斥各种不好的观念,并且不断的学法和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邪恶因素,当不正的东西在我空间场中消失的时候,我的第一篇曝光邪恶的文章经过明慧编辑修改后发表出来,我的心情无以言表,我感到曝光邪恶并不是那么难,只要真实和有修炼人的那种救人的愿望就会做好的。

接下来写曝光邪恶的文章就比较顺利了,我感到真的是师父在帮我,在我打坐或睡梦中,有些被我淡忘了的被迫害的经历都清晰的反映到我的头脑中。为了更全面些,我就到功友家通过明慧网首页左上角的“搜索”栏目,把要曝光的恶人的信息都搜索出来,存放起来,以便写曝光邪恶的文章用,为了能够帮助和带动更多有愿望的功友讲真相,我通过常人网的搜索功能,尽量查到要曝光恶人单位的电话(有时通过114电话查询台来查询)、详细邮信地址、邮编(有时到邮局)。曝光邪恶也要多考虑效果。

有一个流离在外、住在亲属家的老年功友,家乡村子里几百户人家,就她一个修炼人,这些年邪恶的坏人不断的骚扰她和她的儿子,她怕连累儿子一家,就躲到亲戚家了。我通过和她在法上交流,认识到应该曝光邪恶,不能消极躲避,她不会写字,通过她口述我就把她受迫害的经历和恶人恶行都曝光出来,并且通过上网、邮局和114电话台查询查到了她所在地区县、镇、村相关人员的姓名、地址、电话号码,写出一篇比较全面的曝光邪恶的文章。由于老功友在法理上真正的提高上来了,没过多长时间,儿子就把她接回家了,而且到家后环境也不是象以往那么紧张了,而且“三件事”做的很好。

三、面对家庭危机向内找,深挖自己隐藏的执着心

在我被邪党操控的看守所和劳教所非法关押的两年中,我所在单位的管理层听信邪党洗脑宣传的蒙蔽,无理的开除了我,我失去了经济稳定且令人羡慕的工作。家庭经济来源失去了,生活也得不到保障,孩子上学还需要费用。没有固定收入的妻子面临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生活上只能依靠父母和亲戚的资助,妻子对我也失望了,家庭感情气氛十分冷漠,一直持续到我出黑窝很长时间。

面对妻子的态度,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使我无法忍受,明明知道邪恶要抓住我的情和求安逸心,利用妻子的表现,破坏我的正常生活和修炼环境,使我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不能做“三件事”,根本的目地是毁掉修炼人,可是我还是被情所牵动。由于长时间的不提高心性,遇到事情不向内找,我的心性也把握不住。那段时间经常在家和妻子吵架,家庭生活一直不安宁,学法看书也静不下心来,看书时经常走神,炼功和发正念有时昏昏欲睡,讲真相效果也不好,也不主动去做,应付了事。在学法小组多次和同修交流,虽然认识到自己的不正的观念才导致妻子的不理解、不支持甚至阻碍,但就是不想改变自己,觉的无可奈何。

妹妹的身体刚康复,我的妻子在一次体检中查出了患上了乳腺癌,做了切除手术,并且要做六次化疗治疗,我到医院昼夜护理,这下不但不能打工挣钱了,而且不能正常做“三件事”,我在反思自己的观念和行为:这个事为什么让我遇到,是我的什么观念让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抓住了借口,通过这种形式迫害我和家人?

我找了一大堆自己的执着心:这个心,那个心,这个行为不符合修炼人,那个行为不符合修炼人……找来找去还是在执著中去找执著,在观念的圈子里找解决问题的原因,反而使自己迷茫了,生出来埋怨的肮脏的心理:我“三件事”做的也不差呀,这半年多,师父所有的讲法我已经看了两遍了,讲真相也做的不差什么,这么大的魔难怎么会让我遇到?这种动摇修炼人正念的思想业力一再往上返,发正念清理才被消除掉,但状态还是不能改变。

我便把这事表面上放下了,开始学法,渐渐的思想也清净了。有一天反复静心背诵《转法轮》〈论语〉,当背“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时,“观念”两个字闪着金光闪现在我的眼前,并且打入我的思想中。当时感到观念上无数层的壳被破开了,用语言无法形容。再学法的时候,我的很多隐藏很深的执著心和变异的行为,用法一对照都找出来了,随之而来的,妻子也开始接受了大法,开始相信并且反复念“法轮大法好”,化疗痛苦也减轻了,病友也说她心情和精神头特别好。更使我想不到的变化是:妻子主动请了师父的法像供在我的家里,有时甚至督促我早晨给师父上香,妻子经常看真相小册子,在功友的劝说下,她也开始看大法书,渐渐走入了修炼。

从我这一年多的经历和家的变化上,展现出大法的威力,我们修炼人只要真正的静心学法,对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一切师父都会给安排的最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