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迫害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中,中共利用的打手们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社会上的人渣败类。我们借几个例子看看中共利用的都是些啥人。

中共在全社会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个主要的迫害手段叫做: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那就是把法轮功修炼者和中共的各级各部门领导挂上勾,这样一来,分管的领导就具备了“看管”法轮功学员的资格了。我们就看看中共是利用什么样的人来看管法轮功学员的。

河南省周口市中心医院的党委副书记郑永军,此人虽年逾半百,却包养多名情妇。中共下手打压法轮功以后,郑具体负责本单位的迫害事宜。他多次在会议上诬蔑、谩骂法轮功,为恶警提供法轮功修炼者的所谓黑名单,甚至把只是送老伴去炼功的医生都写进黑名单里。他多次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扣发大法弟子的工资,监控、举报本单位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中午,郑永军到一包养的情妇处寻欢作乐。谁知乐极生悲,突然暴毙,赤裸裸的死于情妇床上。因此事臭不可闻,妻儿老小羞恨交加,抬不起头来;吊唁者也极其稀少;医院为其开追悼会也只通知了中层以上领导。追悼会刚刚结束,突然来了一位二十出头的妙龄女子,怀抱一两岁左右的女孩,走到棺前抚棺哭嚎:“你咋这么心狠呢!你走了叫我们娘儿俩怎么过呀!”弄得郑的妻子儿女和医院领导尴尬至极。其他与会者大都私自窃笑,嗤之以鼻。

郑永军是在正常工作单位中迫害法轮功者的一个代表,贪污腐化,荒淫无耻。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中共采用的是最邪恶的强行“洗脑”方式。这样的洗脑班是普遍存在着的,一般对外都宣称是什么“法制学校”。黑龙江省五常市就有这样的一个“法制学校”,这个学校的校长叫付彦春,我们看看这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十多年前,付彦春曾在五常市红旗乡坎楞村东李家砖厂帮他的岳父吕振方管理砖厂。付彦春流氓成性,脾气暴躁,经常打骂妻子。一次毒打妻子之后,又一顿大耳光子,致使结发之妻口吐白沫儿,倒地身亡。岳父吕振方悲悯遗弃的外孙女儿,考虑到把付彦春送上法庭的后果,只能使外孙女儿受到更大的伤害。所以看着女儿死去也只好忍气吞声,没有将这事张扬出去。村民们没有不痛骂这个恶棍的。

付彦春侥幸躲过此劫后,被其在市财政局工作的哥哥弄到市里,几经周转,调去给政法委书记朱宪福开车,并随之调到五常洗脑班,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朱宪福在任期间,付彦春与其勾结,狼狈为奸,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有五十多万元之多。

据知情人透露,他花十万块钱行贿市委书记裴军,由一个打手变成“610”主任,这个官儿是他靠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钱买来的。他摧残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卑鄙,惯用打耳光、电棍电,把法轮功学员两手用手铐扣上抻开大字形罚蹲,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用塑料管子抽打、用扫帚把儿打,用皮鞭子抽等酷刑。

付彦春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他都酗酒,光着膀子,叼着烟卷儿,满口脏话,不堪入耳。他自己都说自己是牲口,不是人。就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付彦春都大打出手。在洗脑班,他公开叫嚣:我这里就是流氓集团。

一个把自己都说成是牲口的人该是如何的无耻和流氓,可是这样的人却偏偏被中共看中。就看他把自己妻子打死这一点上,这能是一个什么人?这样的人迫害起好人来,加上中共撑腰,那不是什么邪招都能使出来的吗?

付彦春在迫害法轮功之前就是一个十足的坏人。还有一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可能还一时找不到他在社会上做恶的证据,可是他邪恶的本性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却全都淋漓尽致的暴露了出来。当他一旦在社会上触犯刑律的时候,人们就自然的把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联系了起来。最近明慧网上就有一个这样的报道。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公安局恶警张云龙,只有二十八岁。几年来,积极而且疯狂参与策划、组织、实施对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法轮功学员李少志被绑架,他们把李少志带到外审地点——“犬营”。

张云龙先将李少志打得遍体鳞伤,然后再丢到狗窝让狗撕咬他,连在场围观的警察都吓得目瞪口呆。二零零七年年近六旬的法轮功学员王清荣被绑架,当时王清荣心脏病复发,不能行走,张云龙硬是揪住她的头发从一楼拖至二楼。

佳木斯市公安局反邪教办教导员陈万友退休后,张云龙主动拉关系送礼接替这个肥差。教导员当上后,这个无法无天的张云龙更加狂妄了。今年二月二十五日在佳木斯市禧龙宾馆,张云龙强奸了一个十三岁的未成年女孩,被受害女孩的家长告发并立案,二月二十七日,张云龙被新立派出所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刑事拘留。

中共相中的打手很多都是这样的。对法轮功学员毫无人性,在社会上他们的本质自然的就会暴露出来。中共正是利用了这些人的无耻、暴虐来残暴的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看看中共所利用的工具就知道中共是一个什么货色了,中共喜欢的正是这些无耻、荒淫、凶残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