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女子监狱黑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道)位于甘肃省兰州市九洲开发区68号的甘肃省女子监狱是残酷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下设六个监区,甘肃省所有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于此,这些善良无辜的妇女在这里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这个黑窝自2002年起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第一位是兰州市的马俊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分在四监区。后来陆续有省内各地法轮功学员非法被判刑关押于此。在一监区关押的何雪花于2003年左右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金昌法轮功学员赵风莲于2005年十二月份左右也被迫害致死。二监区的郭文英、唐琼分别于2005年前被关小号、关禁闭。四监区的张振敏由于不堪忍受邪党污蔑大法与师父而擦掉了写在黑板报上的字而被恶警刘静殴打,戴吊铐。

野蛮的“转化”

2005年11月底,恶警实施了对六个监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统一的“强制转化”,每个监区少则5至6名法轮功学员多则8一9名法轮功学员在同一天被强制隔离,一名法轮功学员有四个“包夹”监视,房间门和窗都被纸糊住,暖气用棉被似的厚帘包住,里面只有一张干板床,甚至地上放一张床板。邪恶之徒曾叫嚣四天拿下“四书”,他们釆用的手段是极其卑鄙的。不让睡觉,上厕所很困难,白天两个包夹盯着不让闭眼睛,晚上再换两个轮流换班的折磨法轮功学员,目的是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迫使她们放弃修炼。对于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监狱就采取野蛮的灌食,拿勺子把撬法轮功学员的嘴。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关禁闭。这样的迫害一直持续了四十天左右。

2006年初,监狱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科室,用来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这个科室里的恶人,从警察到包夹人都是在全监狱里称得上是最邪恶的人。这里防范极严,封锁更严,外人很难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恶徒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显得更为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恶警对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严密的包夹管理,严格搜身,搜身时脱的一丝不挂,然后给换上一套监狱所规定的衣服,被褥衣服都被拆得七零八落。到晚上恶警就开始找法轮功学员谈话,目的是尽快把“四书”交上去,如有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或说出坚修大法的话,得到的就是一顿暴打,甚至关禁闭。

从第一天开始就罚站通宵,剥夺睡眠,白天还要坐小凳子看污蔑大法的文章和光盘,被强迫写观后感。这种所谓的观后感还必须得符合他们的要求。恶警利用那些刑事犯们想减刑早回家的心理,暗中授意,采用各种迫害手段。那些刑事犯们便使用“包夹特权”对法轮功学员殴打、谩骂、限制上厕所,不准说话,强迫打扫厕所,长时间不让洗澡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到床下她们还不甘心,拉出来继续打。刑事犯还大叫道:我就是要打到让你一看见我就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这种迫害,累累伤痕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时常存在,通宵连着通宵,不让说话,不让闭眼。每天吃饭前还得背监规和唱邪党歌曲,只要有一个不背或背不好或唱不好,恶警就让所有的包夹恶人对不背或背不好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体罚、打骂。有时恶警甚至采用株连方式,让所有的人都不吃饭或延后吃饭时间,挑起刑事犯们对大法的仇恨。

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活动范围极小,号室到大厅几步路,有些法轮功学员几个月了也没让下过楼,打水都不让去。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买东西由包夹代买,一卷卫生纸5元,一箱方便面80元,大赚法轮功学员的钱,这样的黑心赚钱方式无人问津。每逢邪党的日子“七一”、“十一”都要举办歌咏比赛,强迫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七十几岁双目失明和被迫害的身体弯曲、走路靠用手捏住膝盖里侧才能行走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强迫上台唱歌,就是这样一群邪恶之徒、暴力犯还不断地标榜这里是文明监狱,人性化的管理。“人性”在哪里呢?有的只是“兽性”。

迫害案例

这里的暴行罄竹难书,在这里我只举几例。

魏周香,兰州市人,曾是中学老师,在这个黑窝里呆了有三年了,人被折磨的枯瘦如柴,昔日的容貌不见了,见到的只是一个不到八十斤重的身体,她所遭受的迫害极其严重(被劳教过)。

张玉霞,兰州市人,曾是警察的她,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后又被判刑,被关押于此,被恶警与恶人殴打,致使门牙被打掉,恶警还强迫她自己掏钱镶牙。

赵长菊,古浪县人,被非法劳教后又被非法判刑关押于此,因她拒不放弃信仰,被迫害得更加严重,浑身是伤,因长期不让家人接见,恶徒对她的迫害更肆无忌惮。

张萍,兰州市人,入监时因喊“法轮大法好”而被直接送往禁闭室迫害长达一月,后因身体不适而被送往劳改医院(康泰医院),回来后便被分到三监区迫害。原三监区监区长王富坤(音)对其很邪恶,后被戴铐子,还被强迫白天到车间,晚上不让睡觉,由专人监视包夹,长达十天左右。

周家颖,四川人,工程师,在岷县一带被抓,送入黑窝后被迫害的也很严重。

在这个黑窝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2010年元月份就被劫持进去十多个。

奴工劳动

在各监区关押的很多法轮功学员们每天都被强制作奴工,为监狱恶警赚钱。每天7点出工,中午吃饭时间很短,大概四十多分钟,然后又出工,晚饭过后还要出工加班加点,连双休日都加班,赶制衣服,民族帽,西服的商标用的是名牌皮尔卡丹等等,还加工军品、武警衬衣、迷彩服、外贸服饰,民族帽还出口到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更为可悲的是对外宣称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不干活,实质上一直在强制奴役劳动剥大蒜、糊纸盒,还规定数量,完不成还要挨骂。法轮功学员的双手由于剥大蒜严重溃烂,大拇指裂得象小孩的嘴,很是痛苦。

曾听接见的亲人说:“看报纸听说你们现在干活一个月可拿到一百多块钱的生活费”,可事实上一个月才给七块钱。很多在监管场所生产的东西出口到国外卖很高的价钱,国内的老百姓又有谁知道这些事实呢?细想一下中国有多少座监狱、劳教所、看守所从事着这种劳动,数目是相当惊人的。正是这种廉价的劳动力在养活着中共。


女子监狱监狱长:干玉梅
副监狱长:戴文琴朱宪中
狱政科长:袁锦萍丁军环
反邪X科:朱虹孙丽伟肖晶曹萌
一监区长:王玲
二监区长:安琼
三监区长:王磊
四监区长:王富坤
五监区长:马梅英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洲开发区68号信箱
邮编:730046
区号:093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