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安排的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我出生在农村,在继承了父母节俭品德的同时,也形成了对钱、物的执著,把这些东西看得很重。真是被邪党搞的“穷”弄怕了,非常害怕失去钱、物这些东西。修炼后知道这是应该放下的执著,可是长期养成的习惯是很难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被这个心带动的很苦,旧势力抓住我这颗心,安排了它们的那一套。

在迫害中,我失去了工作,家中又有两个孩子同时上大学,经济状况可想而知。后来在师父的点悟、同修帮助下,才把它逐渐的放淡、放淡。真正放下这个心之后,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现在,很多人都羡慕我家的经济收入,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我深切的体会到“不失不得”的法理,也真正的体验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看到有些同修至今仍陷在旧势力设下的经济迫害中,每天为吃、住、用奔忙,甚至无法尽到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一是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让我证悟到法理的博大精深;二是期望对同修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尽早从旧势力安排的圈套中走出来。

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因進京上访,在省城火车站被车站派出所绑架,被本地警察勒索了三百元的所谓车费,又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家人为了让我早些回来,托人送人情费,加之又被邪恶罚款,共被邪恶勒索去二千多元。这对当时我家是个大数目,因家中没钱,丈夫只能从亲属家借。

二零零零年暑期,单位改革,校长以我为大法上访说真话曾被拘留过为由,对我加以迫害,在大部份同事的惋惜声中,我被校长勒令不许工作,每月只发不到二百元的生活费。那时还不懂怎样否定旧势力,还认为是放下了对名、利的执著,从此,我走上了一条艰难的修炼路。当时,大女儿正在大学读书,小女儿在本地实验高中读书。家中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丈夫每个月只有四百多元的收入,我给人家当家教,有时也办补习班,但收入不多,还勉强维持生活。当时的想法是,无论怎么艰难,这个法太好了,一定修炼到底。

二零零零年底,我再一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外地一个多月,家人接我时,被那个地方的邪恶之徒勒索了近千元钱,回来后补习班也办不成了,只好继续当家教辅导学生。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和另一名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蹲坑的恶徒绑架,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劫持到劳教所。因出现病业假相,劳教所拒收,家人又被勒索了近二千元,我才被放回家。

当时,也不知道向内找,就恨那些警察太邪恶了。现在明白了,其实就是旧势力抓住了我执著钱物的心,一次次的从经济上迫害。从此,家庭环境变的恶劣了,丈夫由先前的支持、默许变得阻拦,有时借酒浇愁,有时对我竟拳脚相加。

二零零一年暑期,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到一个私立学校打工,总算有了一点稳定的收入。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我再一次被邪恶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有机会就讲真相证实大法,没写所谓的“五书”,在我即将回家时,邪恶以不写就让“六一零”送洗脑班、再不写就加期等威胁我。在我几近迷茫时,有人点悟我,我立即清醒,明白了我肩负的责任,因为当时有很多同修没写“五书”,我是第一个出去的,如果我把握不好,就会给后来的同修增加魔难,我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剩下的由师尊安排。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没被加期迫害。

在回家之前,同牢房的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有的人命都放下了,就放不下钱财。”我很吃惊,她怎么知道的?在那里因为我没按邪恶的安排做,被严管,不许随便说话,我家的情况她根本不了解,我知道这是在点化我,让我尽快放下这个执著。

从劳教所回来后,原来打工的那个学校也黄了。家里的情况更惨,丈夫一年来得了糖尿病,小女儿在大学读书,因学习很累再加上心情郁闷,也得了脑血管痉挛病,家里冬天没交暖气费,冻得暖气片爆裂,还得赔楼下邻居的损失。一年来家里欠下亲戚朋友五千多元外债。同时大女儿读研,小女儿读大学,没钱交学费,就是生活费也靠孩子们自己当家教维持。那种艰难,没经历过的很难体会到,如果没有大法,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尽管暗无天日,我回来了,一家人觉得生活有了希望。我相信:修大法是有福份的,这一切魔难很快就会过去。在劳教所我结识了一个外地同修,她比我早几天回家,我回来后,给我打电话,主动借给我一千元钱,我当时特别感动。没修炼的家人也進一步的知道了法轮功修炼者的高尚品德。丈夫直说大法好。

因为没写“五书”,当地的“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和教委扬言,无论在哪看到我就绑架我去洗脑班。作为大法修炼者,我知道一切变化都从法中来,我就加紧学法,坚持每天至少看两讲《转法轮》,弥补在劳教所一年来学法方面的不足。边改字边学了师父在海外的一系列讲法,对否定旧势力就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同时,注重发正念。

我认识到我一次次被迫害的原因就是用人心做事,忽视了修自己,最主要的是怕心,怕劳教、怕罚款、怕失去执著的利益、怕家人承受苦难。在家基本不修自己,和未修炼的丈夫生气,怨恨心、争斗心都没修去,连基本的忍都做不到。同时发正念少,空间场不纯净,被邪恶抓住漏洞一次次迫害。让家人看到的都是被绑架,关押、罚款、因此担惊受怕,家人看不到大法的美好,还承受了那么多不该承受的痛苦,给自己修炼路上设置了障碍。

找到原因后,我下决心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修去这些执著。通过大量学法,我坚定一念:我是师父的大法徒,谁也不配迫害我,我就做我应该做的。在辅导学生和做好家务的有限空闲时间,就到大街讲真相,渐渐的怕心愈来愈少了,邪恶经常用假相吓唬我,总是听到今天要抓我,明天到我家查我之类的话,我由开始的被带动,到一次次的否定,到后来的根本否定,再后来就听不到那些了。终于走出了怕的阴影。

暑假孩子们都回来了,一天,小女儿的脑血管痉挛病犯了,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开始,她有顾虑不念,后来痛得实在挺不住了,她爸对她说:“你就按照你妈说的念念吧,不好也搭不上啥。”她就开始念,边念边打哈欠流眼泪,再后来,折磨她一年多的头疼病就这样好了。我给她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在世界的弘传,讲在劳教所那些邪恶是怎么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们怎样反迫害,如何无私的帮助别人。

听的孩子们泪流满面,大女儿说:“妈妈,你们太不容易了,将来我有钱,我一定资助你们做资料,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

小女儿也表示,她真正的认识到了“法轮大法好”。一天,我听到小女儿在屋里和她的同学讲真相,讲完后说:“我以前在高中时,害怕谁知道我妈妈是炼法轮功的,觉得没面子,现在,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妈妈非常自豪。”

丈夫看到小女儿的脑血管痉挛念“法轮大法好”就念好了,直说大法太神奇了,要不是大法师父帮忙,孩子的病说不定得花多少钱能治好呢,直说谢谢大法师父。

因为当时家里经济状况实在困难,两个孩子开学时,只拿了路费,其余的说是到学校贷款。可到了学校,贷款两个月也没解决,大孩子有一天给我打电话,哭着说,让老师批评了。因为她业余时间给一个商店做导购,因为时间紧,在一个上课时间去了,被老师发现挨批评了,孩子边哭边说:“妈,我不是坏孩子,我就想解决点生活费才少上了一节课,免得你们那么累。老师他怎么那么对我呀。”小女儿也来电话说,学校催她交学费,她的卡(每个学生都有的钱卡)里没多少钱了。生活费只能靠自己辛苦的跑很远的路去辅导课程,临时解决。

孩子们虽然没有钱,可是都严格要求自己,小女儿一次捡个钱包,断定是前面那几个人掉的,看都没看里面有多少钱,就跑到前面交给了失主。人家问她名字,要谢谢她,都被她谢绝了。还有一次她的饭卡里食堂多给她三十多元钱,她都主动还回去,这在当今金钱至上的社会,也是很可贵的。如果没有按大法法理要求自己,孩子们不可能做那么好。

零四年大概是十月份,我已经积攒了五、六千元钱吧,懂事的孩子不让我给她们寄生活费,她们自己解决,让我还债。家里这边欠的还完后,还有一千多元,我就给远在外地的同修打电话准备还钱,可这个同修说什么也不要,她以为我会走上流离失所的路,说是送给我个人的,怕我不接受,才说借给我的。我非常感谢同修的好意,但是我这些年来,在做大法资料的付出上是很少很少的,我觉得这已经是一个大法弟子的不足了,怎么还能要同修的钱呢,可这个同修不给我准确地址,无法邮寄,看我实在不要,就说,由你支配吧。我知道本地另一个同修孩子上大学,因为没有生活费,同修急的直掉泪。我就找到她,说借给她五百元,可这个同修说什么也不要,说已经凑够了。她也是感动的流泪。当时我就把这一千元钱送去做资料,心里感到很踏实。

二十多天后,一天晚上,小女儿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给她寄钱了,她的卡里多了二千元钱,只有学校和家里知道卡号,不是家里能是谁呢?我让她问问是不是学校弄错了,她说不是。过几天,来电话告诉我,是有人赞助生活有困难的大学生,是谁赞助的没人告诉她,我知道,是我做对了,师尊给我们的鼓励。那个我借给她钱她没要的同修,她的孩子半个月后在学校得了六千元的奖学金。我们见面只有一句话:师尊太伟大了,只有做好三件事回报师尊的恩德。

我把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资金拿去二百元做资料,算是我的一点心意。意想不到的是几天后,小女儿对我说,她在学校又得了一千多元的奖学金,这个学期的生活费足够了。几天后,贷款的学费也到了。那时我辅导一个学生,他准备考军校,通过我讲真相,他很想了解迫害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父母不让他看光碟,按照我们家当时的情况,用影碟机都是奢侈品,可是为了让这个学生得救,我花了二百多元买了影碟机,给他放了真相光盘,这个学生知道真相后,还和其他的学生讲。就这个很小的事,师父也给我一定的回报,大女儿的导师自己办的公司,叫大女儿到他的公司里打工,每个月给六百元的生活费,陆续的大女儿的学费贷款也下来了。小女儿打电话说:“妈,咱家好运来了。”

在那段时间,只要我拿出一点钱做资料,孩子那里就有意外的收获,那年,是我在经济上最困难的一年,也是我遭迫害后最富足的一年,一年里我把当家教的收入共拿出三千多元做资料。别人看来很少,在我这里,可是很多的。后来我每拿一次钱,都在想,又要得到好处了,我认识到是我对钱的变相执著,就从心里去掉这个肮脏的求心。只要有条件,大法需要,我能付出多少就付出多少。

寒假时,大女儿拿出一部份自己打工的钱做资料,她说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小女儿也在实习,把实习得到的收入也拿出一部份救人,感谢大法师父对她的帮助。大孩子回到学校后,高兴的打电话告诉我,她们导师给了她一千五百元奖金,她知道是师父给她的奖励。小女儿也得到了一千元左右的奖金。

再后来,孩子们陆续的毕业了,在师尊的呵护下,都找到了比较满意的工作。贷款在很短的时间就还完了,她们每次回来都给我拿钱做资料,还给我一部份生活费,我也不用打工了,专职救人。我自己的工资由迫害初期的每个月不到二百元逐渐增加,三百多元、五百多元、到现在的回复原工资待遇,每个月二千多元,丈夫每个月也是一千七百多元的收入,

现在,丈夫每当提起这事,也知道感谢大法,常常念“法轮大法好”,对我做大法的事也比较支持,有时还帮着我讲真相,劝三退。亲戚朋友看到我家的变化,都知道是修大法得到的好处,他们也传颂大法的美好。特别是两个孩子,她们在一起商量,咱们的福份都是咱妈修大法带来的,将来要是咱妈修走了,咱们就没有福份了(这是她们的认识),咱俩也修吧,于是,她们现在也走入大法修炼。

在法理上我的认识很肤浅,但是,我知道,师尊说的都是真的,我们只有信,并且无折扣的去做,超常的法理就会展现出来。很早就想写出来,由于惰性,拖到今天,再一次感谢师尊的呵护!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合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