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甘肃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牢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下面是一位甘肃法轮功学员诉述他遭绑架在当地看守所与兰州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八日,我在赶集回家的路上,被恶警绑架到乡派出所,当家人去找我时,他们谎称没有,叫到县公安局去找。晚上他们就给我上酷刑,先上“老虎凳”;再上“四马分尸”:两个手腕各铐一个手铐,手铐上再各拴一根绳子,脚腕也各拴一根绳,然后用四个人各向四面拽,受刑者立即悬空。

我当时疼得晕了过去,当醒来时见自己躺在地上,感觉天旋地转,四肢失去知觉。他们狞笑着说给我换个口味,就用烟头烫我的腿,我疼痛难忍,禁不住把头往地上撞。他们又把我弄到城关派出所,用两个手铐把我吊了三天三夜,我当时全身失去知觉,两手紫黑。

在迫害我的同时,以县国保大队李国明、吕正品,村支书为首等十几个窜入我家进行抢劫:翻箱倒柜,穿着鞋在床上乱蹬,被褥和衣服全部甩在地上,连鸡窝也搜了一番。我妻子极力阻止他们犯罪,恶警们用几个人把我妻子死死按住,致使她当时昏晕了过去。他们又弄醒,我妻子见他们行恶不止,悲愤难忍、喝了煤油,中了毒,他们又把人弄到乡医院进行抢救,从中午十一点一直折腾到晚十点多。中共不法人员们把我家的三轮车、摩托车、手机、身份证、驾照等物品抢走。围观的村民敢怒不敢言。

在第三天晚上就把我弄到看守所,在一次次行刑逼供中姓唐的打伤了我的左上胸部,肋骨受伤,呼吸、走路困难。在看守所非法关了十一个多月,又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兰州监狱继续迫害。

在兰州监狱入监队,强迫每人每天剥两袋子大蒜,白天剥不完晚上不让睡觉,晚上十点熄灯后点着蜡烛剥,有时到晚上两点还剥不完,早上四点弄起来继续剥。一个号室既要做奴工又要睡觉,有时三十多个住一起,臭气熏天,虱子铺上随处可见,由于人多,往往一颠一倒睡。还要被强迫背监规。有一次,我盘腿做奴工,恶警发现后指使犯人打伤我的腰。

我在入监队被迫害了很长时间。最后被强行送到三大队,教导员叫李文,副教导员叫任宏俊,中队长叫刘孝军,都是邪恶之徒,对法轮功真相根本不听,反而加大迫害,手铐二十四小时不离手,晚上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包夹们还要勒索方便面等物品,有几次他们把我吊在车间机架上,脚尖离地,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恶徒们觉得丢了面子,又把我弄到恶警室,铐在暖气管子上,使我无法活动,恶警齐上,电警棍电没了再换一个,弄得我全身是伤、水泡,黑一片紫一片,特别是头部最严重,昏晕,辨不清方向,有时失去知觉,下半身被橡胶棍打得乌青、紫黑,走路十分艰难,腰痛无力,小便失禁。两年后才渐渐好转。他们不让我对任何人说。

为了反迫害我就开始绝食,他们把生玉米面用开水冲开,再加冷水降温,用一个大针管吸好,从插在鼻子里的管子强行推入胃中,并故意来回搓管子折腾。有一我被折腾的休克了,抢救过来继续迫害,造成我胃痛,长期不能吃东西,一吃就吐。

二零零八年五月才结束了这场恶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