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刘绪国(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今年是刘绪国被迫害致死十年之际,十年了,他的音容笑貌、慈悲祥和的神态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他穿着朴素,高高的个子,一说话脸上就挂满了笑容。他乐于助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非常喜欢他,愿意接近他。他时常无私的去帮助经济上困难的人,为他们送去钱物,并向他们洪法,引导他们走向返本归真之路。我曾一次次的为他流泪,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同修而深感惋惜。

刘绪国
刘绪国

刘绪国是山东邹城市峄山化工集团电修车间的工人,曾参加一九九四年李老师在济南办的第二期法轮大法讲法班。当时邹城炼功的人还很少,也没有炼功点。参加班回来后,刘绪国和另外的同修积极洪法,想把这千古不遇的美好大法尽快传给大家,让大家都能受益。很快,他们周围有不少人得了法。接着,他们又找到不同的场地,多次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学法炼功的人迅速增多起来,学法炼功点也一个接着一个的成立起来。

记得有一次,在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时,学功人的转变很让人感动。那次播放录像的地方,是刘绪国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联系的一个学校的教室。联系好之后刘绪国和几个学员在外面大街上洪法,告诉路人这里将在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在播放录像的那些天里,刘绪国都是提前骑着三轮车,拉着电视机和录放机早早的来到教室里,把机器安置妥当。这个教室虽说是教室,可是是个废弃不用的教室,没有桌子也没有凳子。第一天播放录像时,刘绪国和几个法轮功学员要从另外相距几十米的教室里把桌子和几十条长凳搬到这个教室来。第一天晚上来看录像的有几十个人,教室里不是太满,看完录像后这些人“呼啦”一下全走了,刘绪国他们收拾完电视机、录放机,把凳子又一条一条的搬回到原来的教室里,搬了好长时间,因为第二天白天那个教室的学生上课还要用,所以得搬回去。到了第二天晚上,刘绪国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照样又早早的来到了学校,把桌子和几十条长凳又一条一条的搬过来。第二天来听法的人,比第一天多,教室几乎都坐满了。放完录像后,有一部份人就不忙着走了,主动留下来帮忙收拾机器,搬凳子。没有人告诉他们让他们留下来帮忙,可是他们却主动留了下来。到了第三天,来听法的人更多了,教室几乎都装不下,有许多人站着,主动的把凳子让给新来的人坐。放完录像,留下来帮忙的人更多了,只见很多人在那儿帮着收拾东西,搬凳子,不大一会儿,一切便都收拾妥当了。当时,看到人们的这种转变,我的心里很感慨,人们学了法轮大法,心态真是在改变。

九天的录像还没放完,刘绪国便在学校外面的广场上成立了炼功点,从此以后,刘绪国每天都忙的不亦乐乎。因为当时新学员增加的太快,书很紧张,刘绪国便到外地为学员请书、师父的法像、法轮章等,请来的资料都是以进价给学员,路费都是自己掏。新学员在法中不明白的问题问刘绪国,刘绪国总是耐心的和新学员交流,同时告诉他们多学法,问题自然就会明白。那时刘绪国是站长,各个点的辅导员和其他学员经常去他家取资料、交流,刘绪国总是乐呵呵的接待他们,表现出了一位大法弟子无私宽广的胸怀和为法负责的精神。

为了进一步洪扬大法,刘绪国曾多次到乡镇等地,为乡亲们播放录像、教功,并多次请老师的书、磁带等赠送给经济困难的学员。刘绪国还多次联系场地组织法会,让学员们相互交流,共同提高。那时的邹城,每天早上都可以在各个公园、广场或者宽阔地带,听到优美的炼功音乐,看到祥和的炼功人群。

但这种美好幸福的日子到九九年“7.20”便被江氏集团给破坏了。丧心病狂的江泽民出于嫉妒之心,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一时间,天空乌云密布,空气低沉的好象让人喘不过气来。为了还师父清白,为了那些被谎言欺骗的世人不再受毒害,刘绪国于九九年十月底,去北京向国家领导澄清事实真相。然而此时的北京,已成了抓捕大法弟子的场地,“信访办”成了“抓人办”,天安门广场的警察非法抓捕了手无寸铁的刘绪国。随后刘绪国被邹城市公安局政保科、邹城市千泉派出所的多名警察绑架回邹城。99年11月2日,被邹城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并送至邹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遭到峄山化工集团开除工作。2000年1月底,邹城市公安局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刚放回家不久的刘绪国诱骗至公安局,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将刘绪国绑架至济宁市劳教所劳教三年。这一走,刘绪国就再也没能回来。

在济宁市劳教所,刘绪国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以绝食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在绝食期间,狱警仍然逼他们做奴工背沙袋,以此来消耗他们的体力。绝食第六天,刘绪国被暴力野蛮灌食,由于操作粗暴,刘绪国的呼吸道被鼻饲管擦伤,引起肺部一级感染。二月四日,家属被告知刘绪国“病危”,当家属赶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时,发现刘绪国嘴唇发紫,说话已经很困难。二月十日十四时三十分,刘绪国含冤离开了人世。就这样,大法弟子刘绪国为了做个好人,为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济宁市劳教所虐杀,那年他才29岁。

刘绪国走后,家里剩下了中风偏瘫的父亲,得了癌症的母亲,年轻的妻子和不满二岁的儿子,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弟弟。痛失爱子的母亲经常痛哭着呼喊自己的儿子:“我的国儿,我的国儿啊”,哭声令人心碎,天地为之哀伤。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再也见不到了亲爱的爸爸了,每当大门外响起摩托车声(刘绪国生前经常骑摩托车),孩子都会欢快的跑出去,喊着:“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每次,孩子都失望的站在大门口,弱小可怜的身影,再也没有迎接到来疼爱他的爸爸……

可是就是这样,中共还不放松对刘绪国家人的迫害。刘绪国走后,当地恶警又派人到刘绪国家中,每天八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刘绪国的妻子(也是法轮大法弟子)。晚上,恶人就睡在刘绪国家的沙发上。不久,又把刘绪国的妻子劫持到济南劳教所劳教两年。可怜幼小的孩子,不仅失去了爸爸,妈妈又被迫离他而去,只有跟着病痛中的爷爷奶奶度日。白天还好过些,每当到了晚上,孩子便哭喊着找妈妈。两位老人以泪洗面,漫漫的长夜,让人感觉是那么的难熬……

刘绪国的父母,由于日夜思念爱子,再加上生活在这种痛苦和担惊受怕的环境下,相继离开了人世。如今,刘绪国的儿子已经十二岁了,与母亲相依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