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家庭资料点 讲真相更顺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九八年有缘得法。修炼前和丈夫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为钱、为一口气,经常吵的邻居都不得安宁。由于心情总是不好,落了一身的病,如心脑血管病、冠心病、神经衰弱、脂肪肝、胆囊息肉、骨质增生等十几种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得法之后,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心态发生很大变化。明白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随着心性的提高,身体也在不知不觉发生着改变,各种顽疾随之消失,真正感觉到了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后,我四次去北京证实法。由于学法不深,让邪恶钻了空子,進了劳教所,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总算摔着跟头走了过来。到了二零零五年,随着学法、背法深入,逐渐理性、成熟起来。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为此,我决心在修炼的路上,努力走好一个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之路。

去掉常人心 我也建了资料点

自从师父提出资料点“遍地开花”,许许多多大法弟子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在讲真相上更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也很着急,但总觉得自己这么大岁数了,又从来没碰过电脑,能学会吗?可每次都伸手向同修要资料,又觉得自己偏离了法的要求,在用常人心去做大法的事。我知道这是求安逸心和怕心在作怪,应该修去它。终于在二零零三年买了打印机,用家里的电脑开始上网。从使用鼠标学起,到下载、打印,很快样样都学会了,连孩子们都对我能独立制作资料觉的惊讶!是呀,大法给了我不同寻常的智慧和力量。现在我这个资料点,拥有了专用的笔记本电脑,组合刻录机,打印机,成为万花丛中的一小朵花。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更加体会到正法中的每件事都能让自己在修炼中提高,找出并去掉了很多执著心。资料点建立初期,上网时心里不稳,很害怕,担心被邪恶发现;心情烦躁时,打印机会不好使,越着急越出现问题,不是卡纸就是无反应。这些心暴露出来后,按照师父说的学法向内找,并不断发正念,去掉自己的怕心、做事心、求安逸心、显示心等等,每当找到并去掉自己的这些执著后,再做证实法的事情就象堵了的水管被疏通了一样畅通无阻,大法的威力一次次被证实。有一次,买了光盘从商家出来发现被恶人跟踪,当时心里很害怕,但转念一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他可没资格对我怎么样,马上就智慧的把他甩掉了。回去之后,向内找,自己哪有漏了?发现最近做证实法的事有完成任务的心理,这就已经不在法上了,再加上听到有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出现了担心和害怕,买光盘的时候就想快点买好,早点安全回家。找到这些执著心后,晚上开始发正念,一个小时发一次,连续发了六个小时,直到天亮。早上吃饭的时候,儿子说他梦见一个大老虎和大狮子被铁链子拴住了。我想可能是师父点化和鼓励我,让我看到向内找和发正念的威力。

虽然我年龄大了,但我讲真相救众生的心很迫切,需要的资料我都认真去制作,仅零九年的神韵晚会光盘我就刻了近三千套。自己也有懈怠的时候,一旦发现就默念师父告诉我们的话:“越最后越精進”。有了家庭资料点,自己讲真相所需的所有资料都可以自己制作,非常方便,适用,所以讲真相的效果也就更好。当然,资料点不仅仅满足个人需要,同修需要时我也能及时提供,方便了同修的讲真相救人。

真相越讲越顺利

再说说我是怎样讲真相的。我体会到只有学好法,才能更好的讲清真相。所以每天我都是上午学法,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汽车站、菜市场、火车上、公交车上,总之有人的地方都去讲。正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就看你怎么去对待。碰到的人中,有的要报警,有的骂我,有的故意大声喊好让别人听见等等。遇到这些事情,我从开始的害怕、难为情,逐渐能做到坦然面对,智慧应答。同时向内找:他为什么要报警?那就是我还有怕心;他为什么骂我?我还有爱面子的虚荣心;人家为什么不退邪党?是不是自己近期法学的少,讲的力度不够,没有发挥出法的威力来;别人为什么斜眼看我?是自己有完成任务的心而缺少慈悲……,总之做的不好时,向内找,都能找到自己的不足,然后总结经验,就这样讲得越来越顺利。时常默念“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在实践中能悟到法的更多内涵。

在讲真相中,看到许许多多的众生,真的在等着得救。很多人,没和他们讲几句就痛快的退出邪党组织,还表示感激;有的地方去的次数多了,人家几乎都认识我了,一看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有的发给他们神韵晚会光盘,还问有没有别的法轮功资料?看到他们的表现,真的感觉到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非常荣幸,责任极其重大。

讲真相中我时刻都能感觉到法的威力和师父的鼓励。记得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刚一出门,看见四个孩子在楼的一头玩儿,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碰到的有缘人,于是我直奔他们去了。和他们搭上话后,从大灾难讲到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不停的讲了二十多分钟,他们都在专注的听。我讲完后,问他们相信吗?他们都使劲地点头,并争先恐后地退出邪党的少先队。其中有一个大约三、四年级的小男孩,立即跪下,不断的磕头说:“奶奶,我磕头谢谢您了!”我赶快把他扶起来说,孩子,这都是我的师父让我做的,也是师父安排让你们见到我的,你要谢的是法轮大法的师父,别谢我。”看到孩子们那颗渴望得救的心,我的眼泪几乎要流下来。我也深知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给我信心,让我去救度更多被毒害的孩子们。我当时身上只有一个护身符,被其中一个大点儿的孩子拿去了,其他三个孩子很失望,我答应他们下次一定给他们。后来按照与他们约定的地方,我真找到他们。我给了他们大法护身符,其中两个孩子还分别给他们的奶奶和爸爸也要了一个。

后来了解到,附近农村受条件限制,资料缺乏,了解真相的人少,于是我和几个同修转向农村讲真相。每天晚上出去发资料,白天面对面讲真相,效果比较好。大部份人看完大法资料后,再给讲真相就能很快明白,都表示感激,还主动给我们指路。碰上被邪恶利用的人,只要保持一颗纯正的心,发出正念,都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的躲开。

点滴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