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炼法轮功而赢得信誉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三年前,我去外地出差,利用业余时间在马路上面对面派发真相光盘时,因心性不到位,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半年之久。在此将部份见闻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指正。

出事前,自己有一个强大的执著不想突破,搞的心性很差,所以打算发完这最后一批真相光盘后,先停一段时间。

在看守所的第一个晚上,在睡梦中,看到了自己的丑陋和执著所在。正是自己有漏才会遭此劫难。自己一定要做好,不能让旧势力来考验,既来之则安之,慈悲面对每一个人,坦坦荡荡讲清真相

负责我所在监室的队长(狱警),很有思想,对我关照很多,后来交流中才得知,他的亲属中有炼法轮功的。在他值班时常把我叫去谈心,交流一些问题,澄清一些疑惑。有一次,他跟我讲,当地有一家国家级的研究院,人才济济,在那个小城市里是个有名的大单位,有好多人修炼法轮功,也有好多大法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这个看守所。一次他去跟单位了解情况,主管领导讲,各科室里业务好的、单位信得过的都是那些炼法轮功的,他们有思想,工作认真,不说假话,不做坏事,更不会做犯法的事。我几次劝他退党,他都没有表态,也许我讲得不够明白,也许看守所的环境太特殊。出来后想见他,相隔几千里地,很难有这个机缘。

我也善意的面对同监室的每一个在押嫌疑犯人,不管他是为什么進来的,我都要利用好这个机会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看守所的环境是恐怖的,有的人来过多次,已成惯犯,他们把看守所比作是人间地狱,没有温饱、没有自由、没有信任、没有做人的尊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也有更多的无奈。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特长和优点,是这个社会的不健康让他们走到这一步,他们也是受害者。面对他们,有些人似曾相识,也许哪一世曾是亲朋好友。慢慢的,他们对我增加了信任,也愿意跟我说一些家事,我也告诉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去尊重他人,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他们多数人的内心是比较纯净的,所以很好沟通。在我炼功和发正念时,都能安静的看着。

有一天,牢头主动要跟我学法轮功,还有几个人也要学,我就从第一套功法开始告诉他们动作的要领,带着一起炼,因监室面积小,人又多,很快就被监控录像发现了,值班队长过来制止一下就算了。对面抗争不是目地,以后我就对想学的一个一个教,并把五套功法画成简图,把炼功口诀写下来,让他们记住。把《洪吟》和《精進要旨》中自己能记住的都写下来让他们看。遗憾的是自己能背下来的太少了,当时自己曾决心出来后一定先把《转法轮》背熟。现在想来更是有愧。就这样,监室里随便打骂他人的事也越来越少了。一批批被判刑发走了,又不断的有新人進来,监室里总是满满的。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下,有的人动作学得很快,有的双盘能盘的很好,有的能熟背《论语》等一些师父的经文,有的亲切的一直喊我师兄,他们有的年龄很小,有的刑期将会很长,分手的时候我都一再叮嘱,不论在什么环境,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永远记在心里。真希望他们能记住。

我是九六年有幸得遇大法的,当时的激动和发生的一些神奇现象在此不多说了。得法后,按大法要求处处做一个好人,在单位做好本职工作,对名利看淡了,与同事、客户间的关系更和谐了。

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发生后,单位领导也找我谈过话,我也利用各种机会把大法的真相资料通过各种方式让他们和周边的同事知道。所以,有多次面对外来的干扰,他们都帮我挡住了。

这次被抓后,单位领导与当地六一零一起来看守所,企图让我放弃修炼,我告诉他们,我们的同胞在被活摘器官,很多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我还要努力的做好繁忙的本职工作,我的心在流血,况且我利用业余时间自费制作真相光盘送给想了解真相的人,没有错,从宪法上、法律上、道义上、做人的良知上来看都没有错,我要求还我自由。单位领导无奈的说,这是我们单位最优秀的职工,竟被关到这里来了,并告诉我说不论到什么时候,我永远是他们单位的职工。我看到,一起来的六一零人员个个都不自在,说明他们还有良知,还有救。这在以后谈话中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被关押的半年时间里,经历了公检法各个环节,见证了这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用利益的诱饵,使很多本不错的人甘愿充当它的帮凶,赤裸裸的迫害着善良和正义,败坏着人类的道德和良知。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会利用每个机会去激发他们的良知,不给他们提供任何想迫害我的机会和借口,对得起我遇到的每一个人。

六一零的负责人告诉我说,如果不是被举报被抓,路上遇到你们发光碟,他自己也会拿一张回家看的;检察院的人原来是学工科的,后来考上了公务员,找关系到了检察院,他坦承法轮功属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是无法判断对错的,但在法庭上他还是说我不知悔改,要求从重判处。我想也许是职业习惯吧。我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我也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错,更不承认这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法律程序,就利用这个机会见证一下它的邪恶本质吧。

在看守所的几个月,让我看到,里面虽没有自由,但同时也没有外界的繁忙,外面的同事整日忙于物质利益的得失,很难静下心来了解真相,迫害发生后的几年来,虽有几个同事学会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也有了师父的讲法书。但多数人还没有走進大法。当时传说可能要判好几年,我坚信很快就能出来,若真被非法判刑,也许劳改队里有有缘人等着我去告诉他真相呢。所以也没请律师,准备自己辩护。

开庭是突然的。在开庭前一天,法院指定的律师来跟我程序性的见了一面,她虽然很年轻,但很善良,我接受了她作为我的辩护律师。法院如此做,不知是为了防止我自己辩护,还是为了法律程序上更合理,对此我无从得知。擦肩而过的每个人,没机会讲清真相,也要把善意留给对方,更何况是主动找来的,所以我就主动告诉她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为什么要发真相光盘,为什么会在看守所隔着铁窗跟她见面。她问你们为什么要“自焚”呢?大法弟子讲真相好多年了,作为律师的她,还不清楚“自焚”伪案的真相,这里面有我们讲真相力度不够的原因,也有邪恶阻止同胞了解真相的原因。当我简要讲完“自焚”伪案的情况后她没再问什么,告诉我法庭上的一些程序,让我了解一下最高法院的解释。第二天,在法庭上,可以看得出她已经努力为我進行了善意的辩护。

旁听席上只有法警。因我心中对判决的结果没多想,只想利用一切发言的机会智慧的多讲点真相,但每次刚讲几句就被庭长打断了。也许他们已经听得太多了,也许对真相知道的比我还多,也许他们想走完所谓的程序就完事。我觉得他们底气不足,我坦然的面对他们,微笑点头向他们致意,他们却低着头,像做了亏心事一样。邪恶在利用他们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徒,慈悲无量的师父却让大法徒给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不能激怒他们,否则就等于往邪恶的一面推他们。

在回看守所的车上,押送的法警笑着问我,发送的光盘里有什么内容,我告诉他里面都是很宝贵的,没收了很多张,你们可找一张看看。后来,我的辩护律师以及她们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来看守所见过我几次,单位领导也来过两次,负责审判的庭长也来过两次,无非是劝我写个悔过说明,好从轻判处。我说,我跟他们无怨无仇,不能为了个人的自由撒谎欺骗他们。

非法审判后几个月才有结果,第二天,庭长和我单位的领导就来看守所把我接出来了。分手时,庭长问我为什么每次见到我,看我心情都特别好。我说可能是内心无愧吧。(真正的原因是我心中有大法,这句当时我没说。)他笑着跟我握手再见,要我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

去六一零领取被非法没收的物品,(大法书和电脑没有归还,大法书还完整的放在那,希望有缘人能看看)负责接待的也善意的要我注意安全。若没有这场邪恶的迫害。我们也不用讲真相,我对任何政党组织也都没兴趣,也没有什么注意安全的问题。

邪恶是怕被曝光的。一次,上一级的六一零来录口供,有个负责记录的,据说是个电脑专家。在只有我两人时,我友好的问他怎么称呼,他却紧张的说不告诉我,他说怕我会在明慧网上给他曝光,以后出国都成问题了。我只好苦笑了一下,因我根本没想那么多。隔着铁窗,谁审谁啊?

看守所的生活是很苦的,让人吃不饱,饿不死,刚進来的人都坚持不住,一日两餐,每餐每人一个馒头。有一次一个在押嫌疑犯人晕倒了,狱医开的处方是每天加一个馒头,一周疗程。

从小我的家境不错,基本没吃过什么苦。我从進去的第一天起,就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强的活着出来,不能被邪恶利用,不能让关心我的人担心,不能给大法抹黑。有一次,头晕眼花,还有些低烧,我想可能是旧势力利用病业来干扰,修炼十几年了,哪来的病业,发正念排除它,同时背诵大法,坚持炼了一遍五套功法,就这样第二天就没事了。

在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时,我内心也出现过浮躁,急着想出来,就决定以绝食的方式来抵制这场迫害,想用自己的承受甚至生命来唤醒那些迫害大法的人的良知。队长劝我说,他们哪有什么良知,只想利用各种机会捞钱。看守所里曾经有绝食死了的,往家里一放就不管了。很多队长也都来劝我,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否则再过几天就给灌食了。监室的人也劝我,说若绝食出了问题,以后谁再教他们学炼法轮功?

我想一旦有什么危险,邪恶不会良知醒悟,反而会嫁祸大法,让那些关心我的人更加无法面对。要理智的面对这场迫害,不是来坐牢的,苦不能白吃,要充份利用好这个机会更好的讲清真相,清理看守所的邪恶,让更多有缘人得法。就这样绝食了整三天后我放弃了。两天后,基本得到恢复。在一次跟队长交谈时,我说,现在我才理解为什么文革中有那么多有学识,那么多了不起的名人会自杀。我若不是学了大法,面对这场莫须有的邪恶至极的迫害,我也会生不如死的。队长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看守所的狱警,有的素质很差,再加上职业的习惯,打骂在押人员是常事。在押人员都很怕他们。刚被非法关押没几天,一次放风时,一个狱警凶狠的问我,还在炼法轮功吗?再炼把你吊起来。我微笑的向他点了一下头,没有回答。他又说,我真可以把你吊起来。我还是只点了一下头。这时牢头赶紧抢着说没炼。大法弟子要有熔化钢铁般的慈悲,自己什么都可放弃,但对大法的坚信不能动摇,只能大法弟子救他们,而决不能让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就这样,慢慢的,里面的狱警对我没有了敌意,每次放风时,执勤的狱警都会善意的问候两句,以至于刚進来的一个惯犯(是个高级赌徒)吃惊的问我,是不是把看守所的狱警都给转化了。以前在我外出发放真相光盘时,同事们都不止一次的问我,万一碰到坏人怎么办,我就回答他们说,坏人是不会碰到我的。我想只要是人,就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就有佛性在,就有向善的心。对于构陷我的人,我没有怨恨,只能说明他还没有明白真相,只能怪自己讲真相做的还不够到位。做的好的同修,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

从看守所出来后,因单位性质特殊,看到单位领导承受了来自上层的过大压力,为此,我主动离开了原单位。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再联系工作。而这时,有许多同事帮我联系工作,有几家单位领导打电话要我去。每次面试,我都会主动说明我是炼法轮功的,曾被非法关押过两次。他们表示能理解,一再表示这是个人的事,信仰自由。就这样,几年来,我已换了几家单位。在每一家单位不论工作几个月,我都会尽职尽责,无私的面对每一个新同事,教给他们我所知道的一切,同时也把大法的美好和在大陆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缘份接上后,我就再换一家单位,因为有好几家希望我能去工作一段时间。每一次的离开,都是依依不舍。他们表示,从没有遇到象我这样好的人。我因炼法轮功被邪恶迫害,也因炼法轮功而信誉大增。现在,因朋友推荐,我来到了中国第二大城市工作。短短几个月,已有同事学会了法轮大法五套功法,开始看大法书。

恩师要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内涵很深。

从看守所出来后,发现也滋生了许多陋习,放纵着自己,不如以前精進了。几次想给明慧网投稿,都觉的自己做的太差而搁下。在写稿过程中,发现了自己掩藏的很多执著。在以后的修炼路上,努力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