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个旧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云南省红河州、云锡公司、个旧市恶党政法系统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近百人;非法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达四十多人,其中已知张秀英、杨素芬等三人被迫害致死;在非法劳教中被迫害致残二人;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云南省女二监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迫害;另有数人被逼流离失所。

下面仅是明慧网历年报道和当地提供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1-2. 蒋艳华:女、五十一岁;陈象征:女、七十一岁,个旧大屯镇人,她俩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在讲真相时,被伪装成农民的国安特务在田间暴力绑架抬上警车拉走。车号为:云G—D5787。二人被非法关押在大屯镇看守所,看守所不许家人探视送过冬的衣服。蒋艳华、陈象征曾于二零零五年被中共邪党非法绑架,二零零六年送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残酷迫害。陈象征被迫害的腰都直不起来,回家时行动不便……,所有的邻居朋友都说:太惨了!

3. 苏琼波:女、四十多岁,个旧市工商银行职工,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个旧市“610”及国保大队恶警非法绑架后关在大屯镇看守所,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见面也不通知她的家人。六月十九日红河州“610”及伪法院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秘密开庭诬判她八年,之前她曾于二零零二年因贴“法轮大法好”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公安恶警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非法劳教二年。

4. 董铭祖:男,四十六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工人,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判重刑七年。“610”人员又串通省第一监狱一起迫害董铭祖,至今不许他们的家人去监狱探望,无理要挟亲属要先得到“610”允许才能接见。董铭祖曾经于二零零零年四月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个旧市“610”及市国安非法绑架、抄家,送至个旧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后放回。

5. 沈绍清,女,六十八岁,个旧308队退休教师。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早上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警跟踪到家非法绑架。并把个人财产: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上万元的机器抢走。

6. 龙智英,女,四十岁左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到大屯官家山选厂看生病的婆婆,早八时还有电话给丈夫问需带点什么东西给老人,过后一直没有坐车到婆家(个旧到官家山有二十多公里)。失踪五天,杳无音信。直到十一日,她丈夫才接到个旧大屯看守所电话,告知龙智英被关在那里,让他送衣物,但不让见龙智英。

7. 杨素芬,女,五十二岁,个旧市鸡街火车站铁路职工,已退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在鸡街镇三道沟农村讲真相、发资料时,被恶人诬告,遭到鸡街公安分局恶警的非法绑架,被个旧市“610”、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半。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杨素芬在邪恶的洗脑与各种高压下,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七年六月释放回家时,身体极度虚弱,于十一月十一日早九时在开远铁路医院含冤离世。

8. 王宇中,女,四十六岁,个旧市五交化公司工人,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个旧市大屯看守所。看守所不通知亲属,不允许亲人见面,随后被邪党法院秘密判重刑七年。“610”人员又串通女二监狱一起迫害王宇中,至今不许他们的家人去监狱探望,无理要挟亲属要先得到“610”允许才能接见。王宇中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丈夫迫于邪党“610”的压力,被逼与其离婚。王宇中曾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因贴“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并被非法关押30天后放回。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又被强迫到个旧茶山果站洗脑班迫害。

9. 张秀英,六十岁左右,个旧市人,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厂家日下午4点左右,在个旧市宝华公园贴真相资料时,被公园警卫蹲坑非法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同时又到她女儿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个旧市看守所十九天。后来听其家人说张秀英己去世,其家人怕被邪恶迫害至今不敢透露死亡原因。

10-11. 宋成英:女,六十一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家属。张如秀:女,六十岁,个旧市鸡街镇兴业寨农民。二人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到三道沟沈家庄农村讲真相发资料被恶人诬告,被鸡街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抄家后送蒙自看守所非法审讯关押迫害一个月,回家后被监视半年。

12-13. 高琴仙:女,七十四岁,云南省红河县教育局退休教师。李静琴:女,四十三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职工。二人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到三道沟沈家庄农村讲真相发资料被恶人诬告被鸡街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抄家、非法审讯关押一夜,次日放回。

14. 杨天宏:男,四十四岁,红河供电局职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被强制到茶山果站洗脑班迫害,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在压力面前坚决不“转化”,正念闯出洗脑班。二零零三年八月,再次被个旧市“六一零”强制到白云山庄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在个旧鄢棚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个旧市金湖派出所非法绑架、在个旧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回家后单位继续施加压力,杨天宏不“转化”,不写所谓保证,坚持真善忍修炼,遭到经济上的迫害,每月发二百至三百元生活费至今,因妻子承受不了被迫离婚。

15. 张连珍:女,七十三岁,个旧市鸡街镇龙潭村农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最高标准修心重德,于二零零二年被鸡街公安分局恶警非法传讯、恐吓。

16. 张桂仙:女、个旧市磷肥厂工人,二零零二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曾在二零零三年讲真相时被恶徒跟踪,被迫离家出走一年多,直到二零零四年才回家。磷肥厂也参与了迫害于二零零五年起就已停发了张桂仙的退休工资,造成其家人生活困难。张桂仙又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在红河州老州政府大院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个旧市公安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并秘密开庭。

17. 张丽莹:女、四十八岁、个旧市群艺馆职工,在二零零一年因在街上复印店复印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因不“转化”又被非法延长数月劳教时间。

18. 陈尧:男、五十多岁、原个旧一中教师(已退职),在二零零一年因复印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电脑,汽车等,非法判刑3年。

19. 谢蔓华:女、五十七岁、个旧市群艺馆职工。在二零零一年三月,个旧市“610”举办洗脑班,因坚信真善忍,法轮大法好,不放弃信仰,被迫离家出走。二零零三年在湖南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非法判刑3年。

20. 刘燕:女,四十七岁,红河州水利局公务员。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四月遭个旧市“六一零”及市国安非法绑架、抄家,送至个旧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后放回。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在建水县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红河州公安局钟崇富带七、八个恶警到家中非法抄家后,并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21. 杨文筠:女,个旧市卡房邮电局职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在街上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个旧市公安局及卡房镇公安局派出所,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5点左右,有预谋的非法闯入法轮功修炼者杨文筠家中,当着其丈夫的面绑架她,并抄走了大法书籍数本。杨文筠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22. 周火德:男、个旧市前进矿退休职工,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因贴“法轮大法好”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并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释放。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又被强制到茶山果站洗脑班迫害,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在压力面前坚决不“转化”闯出洗脑班。

23. 王丽春:女、个旧市床单厂退休职工,在厂时是有名的病号,自九六年修炼大法后,病业全消,为国家节约了很大一笔药费。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因贴“法轮大法好”,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又被个旧市“610”和单位非法送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劳教1年。

24. 杨林科:男、六十四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到三道沟沈家庄农村讲真相发资料被恶人诬告,遭鸡街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抄家,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保外就医。

25. 敖英:女、个旧市东方红农场家属,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被强迫到个旧茶山果站洗脑班迫害。

26. 邱华:个旧市矿机厂职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被强迫到茶山果站洗脑班迫害。

27. 陈锦辉:男,个旧市锡城镇职工,二零零三年八月被个旧市“六一零”强制到白云山庄洗脑班迫害,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在压力面前坚决不”转化”。

28. 李锁英:个旧市前进矿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八月被个旧市“六一零”强制到白云山庄洗脑班迫害,坚持真善忍信仰,在压力面前坚决不放弃信仰,正念闯出洗脑班。

29. 戴金兰:女,五十多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退休职工。因生产的产品有毒,故身体中毒比较深,如牙齿脱落,皮肤发黑等。自修炼大法后,诸多病症顿消,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在个旧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戴金兰由于不配合邪恶审讯,恶人用竹签戳入她的双手的食指、中指,大拇指,逼她按手印,戴金兰不从,恶人就用她的脸代替手按手印,弄得她满脸都是红色印油。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期间,戴金兰逢人便讲,希望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天要灭中共,三退保生命。后正念离开劳教所。

30-31. 卢子毅:男,五十五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退养职工。李凤仙,女,四十八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退休职工。卢子毅、李凤仙夫妻二人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夜被鸡街公安分局恶警从家中绑架,抄走大法书籍及复印机一台,卢子毅被非法劳教两年(监外执行),李凤仙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关押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32. 万乔英,约五十九岁,云南红河州个旧市大屯镇一村居民,因修炼法轮大法,曾两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四年一月,万乔英被非法关押在个旧看守所,关押近十个月后才释放。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二点左右,万乔英第二次被绑架。当时大屯分局副局长孔凡云,伙同个旧市的恶警闯入万乔英家,强行将她绑架到个旧看守所。绑架过程中,恶警连推带拽,万乔英高喊“法轮大法好”。二零零六年,万乔英遭邪党红河州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关押到昆明女子第二监狱。

在狱中,万乔英被四个判死缓及无期徒刑的毒犯看守不让炼功,长期被罚站、长期被关禁闭在被称做“黑洞”的小号里,她曾被绑成“大”字形,被注射不明药剂,恶警还在饭中加入不明药物,让人用勺子撬开万乔英的牙齿强行灌药。二零零七年二月,万乔英家人在相隔半年后,被“六一零”通知到昆明二监狱探监。亲人看到万乔英已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是由两名犯人架着出来,已不能说话了。此时恶警强逼万乔英在一张纸上按手印,遭万乔英拒绝并将纸笔推掉,恶警就教唆万乔英的儿子、儿媳扳着她的手按下手印,然后说她的情况可保外就医。然而直至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省女二监狱才通知家属把万乔英接回家。被接回家的万乔英,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无力,直不起腰,两眼发直,脚手僵直,直挺挺的睡着或站着,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行为举止反常。邪恶的迫害给万乔英和家人带来无法挽回的伤害。

33. 林崇福:男,七十三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退休干部,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四月遭个旧市“六一零”及市国安非法抓捕、抄家,送至个旧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后放回。

33. 刘炳恒:男、七十岁、个旧市鸡街小芭蕉村农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被个旧市“六一零”及市国安及鸡街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抄走大法书籍,送个旧市看守所非法审讯关押迫害一个月后放回。回家后遭监禁半年。

34. 李惠琴(女)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被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判刑5年;

35. 马林(女)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被非法绑架并于被非法判刑3年

36. 高孟园(女)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八日被非法绑架并于被非法判刑5年;

37. 张正乔(男)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八日被非法绑架并于被非法判刑3年至二零零六年。

38. 王有芬:女,七十一岁,个旧市鸡街镇居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到三道沟沈家庄农村讲真相发资料被恶人诬告,遭鸡街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抄家送个旧市看守所非法审讯关押迫害一个月,回家后遭监禁半年。

39. 徐丽萍(女)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被非法绑架并被非法判刑3年;

40. 尹秀生(女),七十二岁,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晚在世纪广场讲真相时,被恶人非法绑架并抄家。当家人到市公安局质问时,竟回答不知人在哪里。

41. 张苹:女,四十三岁,个旧市鸡街冶炼厂职工,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早晨,被鸡街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并抢走电脑一台及大法书籍,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42. 周兰芬:女、五十多岁,个旧市前进矿退休职工,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因贴“法轮大法好”真相粘贴,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放回。

43-45. 个旧市鸡街镇宋成英、王有芬、李凤英三人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左右被恶警非法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