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中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九九年七二零后,虽然我和家庭成员都遭受了单位、警察、当地居委会等的严重迫害(曾被非法劳教、判刑、撤职、下岗、多次拘留、开除、停发工资、株连子女、被非法通缉、流离失所),但十年来,一直没有停止向世人讲真相,并把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情贯穿在生活的每件事情中,买菜时向卖菜的摊主讲,买衣服及日用品给商人讲,给熟人讲,给陌生人讲。在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今天交流在救度众生中大法显神奇的几件事情。

一、神奇通过盘查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市许多学员纷纷去北京上访、和平请愿,我和同修小丽买来了手摇速印机,小丽从网上下载真相资料,我到复印店去刻蜡版,另两名同修印刷,然后由其他同修向世人发放。后来另一名同修买了一台一体打印机,速度快多了,印的资料满足了我们这个小城市同修的发放,大法真相传单传遍小城的角角落落,为我们当地世人了解真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后来听去北京上访的同修回来说,北京的真相传单太少,很多同修都是用手写,然后上街粘贴。我和同修连夜印刷了一万多份传单,装了满满两大手提编织袋(有百十斤重)和另两名同修连夜送往北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理智的绕过了警察的盘查。

汽车到了石家庄,邪恶让停车检查,另两名同修都很担心。我在车上睡着了。忽然听见一乘客惊呼:“别把我的芝麻糖翻碎了,我咋卖呀,别翻了!”警察停止了检查,放行了。我们三人会心的一笑,明白是师父在保护着我们。第二天上午我们带着传单顺利抵达北京,把传单送给同修。

二、在狱中讲真相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丈夫(学员)和同修接触被特务跟踪,在家中我俩被劫持,我被邪党非法判刑一年,但我始终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要求,一直都在向和我接触的一切人揭露迫害、谎言,讲大法真相,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讲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讲得派出所行恶的警察心虚发慌,不敢再“审”我;讲得监室的看守不敢再让我背监规,能善待我;讲得牢头狱霸不敢在我面前做非礼的事;讲得犯人们亲近我,保护我炼功。

有一次,犯人们都在小声边干活边唱歌,当时我就想把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唱给她们听。可监室都有监控器,一唱就被邪恶发现,要连累全监室的人,正想着突然停电了,身边的犯人对我说:“大姐,你也唱个歌吧。”我说好,我就唱了两首,一首是2005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白雪演唱的一首《辞旧迎新年 相逢在今天》和姜敏演唱的《轮回转世几千年》。唱了以后,她们都赞叹:歌词太好了,唱的太好了!我知道是师父让我唱歌给我机会让我救众生的!

在监狱的一年里,我每天坚持背法,背《洪吟》、《洪吟二》、《论语》背《转法轮》目录和师父的短篇经文,并把我会背的《洪吟》、《洪吟二》默写后转给其它监室被长期关押的同修让她们背。同修们背法后,坚定了正念,提高了心性。每天除了背法、发正念、炼功,就是讲真相,我所待过的三个监室的犯人全都明白了真相,有三十多人退了邪党组织。有三个犯人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几十年的抑郁症、睡不着觉、腿疼、身上疼的毛病当时就好了,很多犯人看到在她们身上发生的神迹,都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去要告诉她们的亲人真相。有一个犯人还向我要了背默的《洪吟》要学,有四个人表示回家后学炼法轮功。

三、三小时闯出魔窟

二零零八年元月份,我和一名同修出去讲真相,由于没有重视发正念,急于完成任务,被恶人陷害,警察在十字路口把我俩截住,抢走了我们的电动车、自行车,我在大街上高声质问他们为什么大白天抢劫人,迫害法轮功八、九年了为什么还不停止迫害。恶警们根本不讲道理,说:“抓的就是法轮功。”我俩被非法抓进了公安分局。

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心里发着正念,不配合它们的非法审讯,用平和的语气讲大法的真相,讲善恶必报的天理。恶警们被说得理屈词穷,都不吱声了。然后都去非法审问同修了,我想我决不能在这里让它们继续迫害,我要回家继续救人!就这坚定的一念,慈悲的师父帮着我定住邪恶门卫,我顺利的翻过护栏,在门卫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不知又要遭多少罪,有多少众生不能被救度,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四、到边远乡村救度众生发生的神迹

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在目前最大的事就是救度众生。我们在做的过程中,如果达到了大法的要求,心态纯净,无私的救度世人,师父就会处处加持我们,展现大法的神奇。

同修小宇是近两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年轻弟子,得法后非常精進,每天不间断的学法、背法、听讲法录音,提高的非常快。他悟到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而在他的家乡、偏僻的农村的世人都还不了解大法的真相。在最近几个星期利用他倒夜班的空闲,我俩结伴到他家乡救人。

我们带着大法真相护身符、小册子、《明慧周报》、神韵晚会光盘等,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由于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放下一切执着,正念正行,做的比较顺利。这一路上,碰到路人讲,進到村子里农家院里讲,在田间地头讲,不错过任何有缘人。农村的绝大多数人都非常乐意接受我们送的护身符和真相资料、光盘,并表示回去替我们宣传,让他们的亲人也得救。有个别人受邪党的造谣蒙蔽不听真相,我俩一人发正念一人讲真相,最后那人终于明白了,有几个人还向我们要了十几张护身符要替我们发,我们为这些众生得到救度而高兴。

这天我们走了八九个村庄,带的二百张真相护身符和真相资料发完天将要黑了,小宇还要上夜班,可是步行走到公路上恐怕赶不上回来的班车了。“怎么办?”我问小宇,小宇说:我们搭个顺风车赶到车站吧。刚走了一会儿,后边过来一辆机动三轮货车,小宇说:师傅,让我们搭你的车到公路上吧。司机爽快的答应了。到了公路边,司机说我们到县城你们去不去,其实我们就是到县城搭班车。这样我们到了县城后,司机说我们到某市你们去不去,我们高兴的说,我们正是要回某市。坐在车上我问司机,师傅您到哪里停车,司机说我们到某某路。

天啊,怎么这么巧合,正好是到我们家门口,就这样,本来怕赶不上回来的班车,耽误小宇上夜班,结果没花一分钱,一路顺风到了家门口。我和小宇悟到,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安排好了这一切。

第二次我们去乡村讲真相,走了四五个村庄,发了四百多张护身符,和十几份小册子、光盘等,劝退二三十人。顺利的去,顺利的回,下午回来正好赶上六点钟发正念。第三次,我们准备了更充足的资料、光盘、护身符等两大包,谁知去的头天晚上下起了雨,我想如果下雨我们就改天再去吧。早上起来还在下雨,小宇坚持要去。上午九点到达乡村,雨还在下着。我们心里发着正念并求师父:师父啊,您让雨停停吧,我们要救人。在穿村过户讲真相中,雨真的渐渐停了,我俩走在泥泞的路上,一家家、一户户的把大法福音带给世人,一个个的劝退、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师父把很多有缘人安排到我们跟前。有两个干部模样的人问我们是干啥的。他们说你真胆大,敢来宣传法轮功。原来他俩是党员,受邪党蒙蔽很深。我没有怕心,求师父加持,听师父的话,慈悲的用平和的语气跟他们讲着真相。结果两人不但退出了邪党,还主动多要了几张护身符,想让他们家人也保平安。

这一天,在师父加持下,天虽然很阴,可就没下雨,而离这里几十里地一天阴雨不断,可到我们回家时,雨又下了起来。我们带的两包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等都送到他们家里,没人在家就把小册子放到他们门墩上或夹在门缝里,使他们一回来就能看到。这次我们劝退了五十八人,发放了四百多张真相护身符,走了五六个大村庄,除了有几家信其它宗教的不接受真相资料、护身符外,大多都明白了真相。特别是老人和孩子们都抢着要,真的是众生都在等着得救。这次我们更体会到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里讲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谢谢师父慈悲呵护!

同修啊,让我们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下,赶快抓紧救度还不了解真相的世人吧!众生盼着得救,师父也在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大法神奇、超常的一面就会展现出来。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