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的折磨 不屈的精神

河北迁西县两农妇坚持信仰遭十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2010年3月9日,河北省迁西县兴城镇沙岭子村张桂兰、五村陈红立,在去乡下探望陈红立生病的母亲后,在回来的路上,被迁西县罗家屯镇派出所警察设路卡,光天化日之下,在班车上将她们绑架。

警察执法犯法,向她们索要身份证,非法搜查随身私人物品,发现有大法真相资料将二人劫持到迁西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陈红立因不满警察强行绑架她的野蛮行为,拒绝上车,罗屯派出所恶警竟毫无理性的强行关门,将其右腿压伤,当时疼的她眼泪差点掉下来。

张桂兰、陈红立,这两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十年来曾数次被非法绑架,被关进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多次被抄家、勒索钱财,甚至流离失所,遭受了数不清的非人折磨。

张桂兰遭受的迫害

张桂兰,五十八岁,迁西县兴城镇沙岭子村人。由于人生的种种不如意,四十多岁开始患上各种疾病:肩周炎、低血压、头晕,一年四季感冒不断,洗衣、做饭都由丈夫来承担。当她得遇《转法轮》,走入大法修炼后,一身病全无,最重要的是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意义,懂得了做人要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从此人也精神起来了,家庭也和睦了。但自从九九年邪恶打压法轮功,她和她的家庭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安宁。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日清晨,张桂兰被突然闯进的六、七名警察劫持到县看守所十八个月。在看守所,经常遭到打骂、戴手铐、不让上厕所、不让接见等折磨。历经十八个月的非人生活,从看守所出来时已骨瘦如柴,好象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瘦弱的好象一阵风被能将她吹倒。这期间,当时尚未修炼的丈夫也因给妻子送大法经文被蛮不讲理的当时的国保大队长朱振刚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五月,张桂兰和丈夫陈百合在乡下发真相资料时,遭到受恶党蒙蔽的村民的构陷,夫妻二人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张桂兰被迫害的昏迷、不能站立、不能进食,八天食水未进。看守所怕担责任,通知家人将其接回家。亲人将她背出来时,她已是奄奄一息。回到家中,身体还未恢复,迁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魏雨涛等人又和村干部一起,几次到家中威逼、恐吓,她被迫流离失所八个月,颠沛流离、风餐露宿。

这期间,迁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政法委等互相勾结,先后四次开庭,伪造证据,篡改庭审记录,合谋冤判陈百合四年,然后将其绑架到冀东监狱。陈百合在冀东监狱被迫害的右眼失明、左眼视力严重下降,血压高达170,家人想为其办理保外就医却遭遇来自监狱的阻力。因陈百合在监狱立功,本应得到减期,提前释放,又因为他是法轮功学员不能兑现。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张桂兰和同伴在去新集赶集的路上,被跟踪的迁西县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当天,十多名恶警又闯进她家中抢劫,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当时正在家中午休的张桂兰的女儿陈晴被惊醒,瞅着十几个土匪一样的恶警在家里肆无忌惮、恨不得掘地三尺的公然抢劫,恶警走后,一个人面对一片狼藉的家,女孩无助的大哭一场。之后,陈晴找国保大队、“六一零”要妈妈,“六一零”头目高增才阴险的偷偷的打开电话录音,企图陷害她。后来陈晴再去国保大队要人时,被国保大队朱振刚将她拘留了十天。

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正常出行的张桂兰、陈红立又被绑架。这是张桂兰第四次被绑架了。

陈红立五次被绑架迫害

陈红立,三十八岁,兴城镇五村人。她是个聪明能干的贤妻良母。二十岁左右时在县城打工,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他比她大几岁,当时他的前妻刚刚病逝,留下了一个五岁的男孩。善良的陈红立同情这爷俩的遭遇,处处关心照顾他们,彼此逐渐产生了感情,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婚后生下一个女儿,她仍将男孩视作自己的亲生骨肉,甚至比对亲生女儿要用心。前妻的父亲生病,她也把他接到自己家,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的细心伺候。亲邻都被她的行为所感动,说从没见过心眼这么好的人。九七年,陈红立喜得大法。从此她更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

然而就是这样善良的一个人,自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以来的十年间五次被非法绑架关押,遭受了无数的酷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陈红立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警察劫持,一年轻女警狠打了她一个嘴巴。迁西县兴城镇的恶党官员等人将她从北京劫持到迁西县看守所四十多天,遭手铐、背铐等折磨,国保恶警还到家里抢劫。最后,恶警恐吓家人,交3000元“保证金”将其放回。

二零零零年某月,她和母亲同时被迁西国保绑架到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遭强行灌食,长时间背铐,无法吃饭上厕所。迁西国保再次向家属勒索六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员开义带着四名国保恶警突然闯入陈红立家中,进屋就将其背铐,然后公然抢劫。陈红立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恶警声称北京有人给她送大法资料,连续几天长时间酷刑逼供。恶警李国安拿一根粗棍子朝她腿上猛打一下,还说:看你是个女的,要是个男的……恶警赵新将她铐到公安局后院电线杆上数小时,人都冻僵了才放开。

大约两个月后,又将她绑架到开平劳教所,在劳教所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后,迁西恶警将她又关到迁西看守所,过一段时间后,再次强行将其送到开平劳教所。在开平劳教所,她遭强制洗脑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陈红立被迁西县罗家屯派出所恶警在公路卡点绑架。这是她第五次被非法绑架。

迁西县罗屯派出所非法在公路上设卡查身份证、非法搜查行人私人物品,将无任何违法行为的行人非法绑架、拘留。罗屯派出所警察及所有追随江氏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罪人们,你们可知道,你们的一切违法犯罪行为都一一记录在案。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改过、并进入美好未来的机会,他们十年多来在被迫害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仍放下个人安危、苦口婆心的劝善,就是不愿看到你们一意孤行,将来后悔莫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