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真善忍” 两女子被判重刑关押于甘肃监狱(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甘肃报导)张振敏,四十七岁,是兰州肉联厂工人;张萍,四十岁左右,是原甘肃省信托投资公司证券部(现华龙证券公司)职工。她们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要求在做好人。在中共的打压迫害中,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残酷的酷刑迫害,被分别非法判八年和五年的重刑。目前,她们还在甘肃女子监狱遭被强制做苦工、遭恶警毒打、电棍暴打、戴刑具等酷刑迫害。

一、看到真相修大法 八年重刑仍坚守“真善忍”理念


张振敏

张振敏开始修炼大法还有一段曲折的过程。张振敏的丈夫牛万江先开始修炼大法,一身的病痛全部消失了,还能扛着面袋子上七楼。牛万江就把这好功法给自己的妻子张振敏介绍,可张振敏很固执,就是不接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谎言报道接踵而来,张振敏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道怎么和丈夫牛万江炼的法轮功刚好相反,为了弄清谁是谁非,她拜读了《转法轮》,明白了丈夫是按“真、善、忍”的要求在做好人,而电视上说的恰恰和《转法轮》中对修炼的人的要求相反。张振敏彻底明白了电视上的新闻报道是在撒谎,丈夫的一切言行都是在做一个好人。在这种的情况下,张振敏开始走上了修炼之路。

张振敏以前患有气管炎、偏头疼,髋骨被摔裂等疾病。修炼前,张振敏每天下班,望着自己七楼的家真想哭,摔裂的髋骨爬起楼来,钻心地疼。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她的这些症状也全部都消失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上午,兰州市城关分局的一群警察以检查煤气的名义把门骗开,非法劫持张振敏,并将其丈夫牛万江的工资卡(内有七千多元)、家中现金三四千元、家中孩子学习用电脑等财物劫持一空,张振敏被非法关押到西果园看守所,后又转到华林山第二看守所。恶警强迫她做苦工,她绝食抗议,恶警给她戴上脚镣,把双手反铐,用大约长四十厘米的八号铁丝,把脚镣手铐固定住,名叫后穿刺。这种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只能跪着,昼夜铐,吃饭、喝水都是犯人帮忙,就连上厕所也不开手铐,由犯人帮助大小便。

张振敏被后穿刺酷刑迫害长达三十九天,手脚全肿,全身浮肿,铁铐卡在手腕肉里,铐子打开都取不下来,打开脚镣手铐后,几天之内腰直不起来,腿抬不起来,胳膊抬不起来。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权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张振敏八年重刑。张振敏上诉兰州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六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振敏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四监区,强迫每天做苦工,但“真善忍”的理念永远在她的心中坚守着。二零零四年七月,张振敏擦掉恶人办的污蔑大法的板报,遭恶警毒打,恶警就把她吊起来,用电棍暴打。张振敏惨厉的尖叫声,其它监区的人都能听见。之后把她关起来,带着刑具吊铐在四监区的水房里,迫害长达7、8天,致使她的一只胳膊往起抬都很费劲。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牛万江和张振敏夫妻二人几乎一直都在遭受着迫害,家里只剩下年幼的儿子跟着年迈的姥姥、姥爷,靠姥爷一人微薄的收入艰难度日。

二、法轮功学员张萍屡遭酷刑迫害 被非法判重刑五年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多次被非法关押,受到残酷虐待,包括坐铁椅子五天五夜不让睡觉等。多次被拘押,多次走脱,遭到邪党通缉,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遭到恶警魏东、陆××及兰州市公安局一处多人,非法侵入居所暴力劫持,并遭恶警魏东暴力殴打、用宽一尺的布条充当绳索勒住嘴及颈部,迫害长达四五小时,后被绑架至市局一处(国安处)非法审讯一夜。第二天送至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里,张萍被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和连在一块的手铐,只能蜷缩着身体。在仅一天一夜未吃东西的情况下(被打伤没法吃东西),看守所即给张萍鼻饲,因面部受伤严重,频频呕吐,吐出大多是血。后看守所即令市局一处,将张萍送至医院治疗,时间是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日,编号:政零一。经过四十多天治疗,出院后被转至陕西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被不明真相者举报,张萍再次被绑架到兰州华林坪看守二所关押迫害,并被起了个化名叫“王倩”,也不通知其家人。在遭绑架时,非法搜身抄走银行卡(此卡买断工龄存有3万多元)。

二零零六年,张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张萍多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每次都被恶警插胃管迫害。四月中旬被插胃管迫害后,她呕吐不止,第八天张萍被送到劳改医院。张萍绝食期间,恶警田庆萍指使狱警给张萍砸背铐,手脚都被铐上直到去劳改医院,张萍被迫害的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一日上午10点30 分,兰州市西固区法院在第三法庭对法轮功学员张萍和骆秀峰非法开庭。西固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与一女检察员在法庭上罗列了针对张萍和骆秀峰的所谓证据,其中证人证言中的证人都是法轮功学员,其中几人已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张萍和骆秀峰在非法庭审中正面反驳检察院的公诉。结果公诉人无言以对。

法庭指定的所谓辩护律师当庭撒谎,说开庭前与骆秀峰的父母交谈过等。骆秀峰质问律师,拒绝让这个说谎的律师为自己辩护,律师只好退庭。在非法庭审中,旁听席陆续坐了十来人,旁边法警有7人,静静地听,没有任何嘈杂声,只有张萍和骆秀峰的声音。

张萍讲了对真相光盘“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慢镜头分析,接着讲了其中的几个疑点,并检举兰州市公安局26处恶警魏东等人及陕西户县恶警的恶行,并要求法庭依法追究这些恶警的犯罪行为。

骆秀峰指出,自己就因为做个好人,三天两头被抓。此次他被几个身份不明的人从单位绑架、非法关押、直到非法开庭前,他一直要求绑架者出示证件,结果无人敢出示证件。

在非法开庭中,两位法轮功学员均否认有罪。结束时,法院审判长陈健称:本案需请示院长,经审委会通过。

后张萍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入监时因喊“法轮大法好”而被直接送往禁闭室迫害长达一月,后因身体不适而被送往劳改医院(康泰医院),回来后便被分到三监区迫害。原三监区监区长王富坤(音)对其很邪恶,后被戴铐子,还被强迫白天到车间,晚上不让睡觉,由专人监视包夹,长达十天左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因甘肃女子监狱恶人举报张萍晚上炼功为理由,张萍被加戴刑具迫害整十四天。这种酷刑比关禁闭更令人难受,在张萍违心写检查后才解除该刑。至今张萍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张萍的母亲龙连秋因上访,发大法真相资料,也多次被拘押,送洗脑班迫害,老人精神受到严重伤害。二零零二年十月在洗脑班时间不长就昏迷住院。因身体状况极差,几个月后才得允许回家养护,二零零五年六月张萍被非法绑架后,恶警拿着二零零三年元月陕西户县的逮捕证逼迫张萍的母亲签字。身体和精神遭受极大伤害的老人,于二零零五年九月含冤去世。家人多次请求让张萍能尽孝为其母亲送葬见最后一面,竟遭无理拒绝。虽然火葬场与张萍被非法关押的看守所近在咫尺,也难以相见。使其父亲及亲属的心灵受到更大的伤害。

甘肃女子监狱信箱:兰州市九州开发区68号 邮编 :730046
监狱长:干玉梅
副监狱长:戴文琴 朱宪中
生产科长:赵春燕
狱政科长:袁锦萍 丁军环
反邪X科:朱鸿 孙丽伟 肖晶 曹萌
一监区长:王玲
二监区长:安琼
三监区长:王磊  朱俊红(教导员)
四监区长:王富坤
五监区长:马梅英
六监区长:徐瑞萍 教导员:拓万斐
各监区干警:
葛静颖  李丽 孟慧玲 孟宪辉  马振亚  薛庆  徐芮 王丹疑 单丽蓉  薛苑  严珍 李晓慧 张桂琴  张光华  张林魂  张美兰 张玉花 左慧玲  方玮  张林明 张玉花  丁写环 多吉菊 达晓明  马梅英  温雅琴(监区长)  侯俊红(教导员) 杨小芳  安冬冰 马红梅(教导员) 侯培 陕淑丽  刘颖(教导员,最为邪恶)  固红英(大队长) 张丽蓉(中队长) 兰海晴 魏雪梅  卢春梅  王文辉(监区长) 杨爱兰(教导员) 陈小彤 刘园园 庞玮 王玲 静云  李雅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