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大法 兑洪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现在,我交流的是近三年来的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人心凡重入魔窟

2007年6月30日,我冒雨去某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一个恶人发现后报警,把我绑架到附近的派出所。到了那里,我拒绝他们的一切笔录,身体表现出眩晕、呕吐,不能自持。多个警察轮番“轰炸”,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闭着眼睛就是不吱声,心里不停的发正念解体邪恶。派出所的警察一面审我,一面派人到我家搜查,非法抄家拿走许多资料。他们连夜把我送進当地的看守所,刑事拘留。

关進号房已是深夜,我被他们折腾的已是疲惫不堪,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师父的诗《别哀》涌上心头。我细思量,我去救人,做的是最伟大的事,为什么反倒遭到迫害呢?我开始一点一点的捋思路:在本地区我是发资料的骨干,多发勤发,就象一份工作一样,严寒酷暑很少耽误,面对面的讲真相也做的多,天长日久我就滋生出骄傲的心,看到别的同修发资料不如我多,我就瞧不起,说:“你们每次拿的那一点算啥?你瞅瞅我!”当时我连说带比划,趾高气扬的。其实我是想带带个别畏首畏尾的同修,让大家多发真相资料,多救人。可是,我的做法让同修们很反感,产生出妒嫉心、攀比心、做事心、显示心、欢喜心等等。每次开法会,我都做主要发言,很出风头,也引起同修们的嫉妒。如果不在法上修,充其量我是一个优秀的搬运工和宣传员,师父告诉我们:“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师父让我们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提高自己去除人心,我却人心膨胀,不是在法上帮同修,而是拿常人话刺激同修,效果怎能好呢?

还有一点,就是我的儿女情比较重。那一年孙子考高中。6月28日、29日这两天考试,我心里牵挂着孙子的考试成绩,要是考不好,还得交高额学费,也知道“人各有命”,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可心里就是放不下。虽然我修炼十多年了,但还是不扎实,在这件事上被常人之心带动,被常人之情带动,被社会形势带动。执著心积攒多了,没有及时归正,就让魔钻了空子,把我迫害到大牢里了。是自己没修好,给大法带来了损失,这个教训让我刻骨铭心。

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刑警大队的警察、检察院的工作人员等等好几伙人轮番非法提审我。我到了看守所之后,高血压、心脏病、胃病全都表现出来了,说话都困难。恶警们软硬兼施,想从我嘴里捞取信息,我一直不配合,正念否定邪恶的企图。在号房里,我智慧的讲真相、劝三退,开创了小环境。在号房里的每一天可谓是度日如年。我的心里有时还惦记着家人,想这想那,想早一点儿出去,思绪万千。十多天了,还没有放我的消息。这时,我更加严肃认真的向内找,高密度的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第二十四天,我被通知取保候审,离开看守所,儿子把我背回家。

我回家之后,才知道外面实施的营救情况:亲朋好友都上前帮忙,同修们更是全方位的营救,有发正念的、有寄营救信的、有上网发布消息的、有海外同修的大量营救电话等等,特别是海外同修的营救电话影响较大,恶警们听得胆战心惊。市委书记、政法委(正、副)书记、公安局局长、检察院院长都接到了营救信和海外电话,法院院长、司法局局长、国保大队队长及教导员也都接到了海外电话,感受到了国际社会对此案的关注,他们也得注意社会舆论和国际影响。原计划要非法判我重刑,后来就偃旗息鼓了。

家属出面要人在营救过程中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儿子和女儿到公安局找局长要人,特别是女儿,她也是修炼人,多次找公安局的正、副局长、国保队长、政法委书记、检察院领导等等交涉要求无条件放人。她几次去看守所探视,虽然没让接见,但都不配合看守所管教的投钱要求。家人、亲戚、朋友、邻居、同修都竭尽全力的帮助我,特别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呵护我,最终解体了邪恶的進一步迫害。

回家后,公安局的案审大队、国保大队警察到我家走访,伺机迫害。三个月后,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让我去。我在儿子的搀扶下,连呕带吐,不能言语。检察院的领导看我这样,直摇头说:“人都这样了,公安局还往这儿送啥!”她们劝我回家好好保重身体,邪恶的迫害计划又被解体了。

每当我回顾这一事件时,都充满了愧疚和自责,自己跌了跟头,还给同修们带来了负面影响。有的同修对我说三道四,指责和非议满天飞,我再也骄傲不起来了,开始自卑,呆在家里自省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恢复了正常的心态,不计较他人对我的看法,在法中归正自己。“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用一种超然的态度看待周遭的一切,用低调的态度对待自己。或者说是:身在人世间,心在红尘外。

二、坚修大法救人急

事情过后,我调整好心态,大量的充实法。我把学法背法放在第一位,然后再出去讲真相、劝三退。

讲真相时,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我先稳住心,给对方发正念清场,记住“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这一句法理。每次坐车、购物、走亲戚等等抓住机遇能讲就讲,不能讲就发正念或用真相纸币。

现在,我外出发真相资料采取少量多次,不成堆发放,那样容易造成浪费。有的同修到我单元一次就发很多本小册子,堆在走廊里无人捡。我知道这是大法弟子节衣缩食自费印制的,浪费多可惜。于是,把积压的真相资料送走,派发到其他小区。心里装着众生,默默的为其他同修补充圆容,这也是修炼的一部份啊!

几年来,我坚持寄真相信。每次寄信先发正念,涵盖:信件、信箱、邮递员、邮政局、邮筒周边的环境及收信人的空间场,都得清理。排除干扰,解体障碍,救度众生。有一回,我刚把信投進邮筒里,邮政局的门房里就追出来一个人,四下张望,妄图找我,幸亏我重视正念的作用,在人群中,他就是没找着我。事后,我总结:本埠的已经被注意了,只好往外埠扩展。我辗转联系上外地的同修,开拓了寄真相信的渠道,直到现在畅通无阻。

三、怕心本是迷中痴

進行每一个项目都有考验,都有提高心性的因素在里面。我体会最深的是去怕心。因为我在2007年被迫害过,恶警对我有印象,每次出门我要环顾周围的人群:扫大街的、做买卖的、乘凉的、街坊邻居、社区派的治安巡逻员等等。据悉派出所的警察到我邻居家,嘱托他们关注我的行踪。我家的电话被监听,这些下三滥的手段都是考验我的心性,我一面注意安全,一面否定邪恶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有一回晚间,我外出发真相资料在回来的路上,一辆黑轿车径直向我开来,用车灯的强光照我,我连忙用手遮挡,轿车里的人好象又仔细的看看我,然后,把车开走了。我当时很镇静,过后有点后怕。

又有一回晚间,我发完资料刚進家门,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和女儿都害怕了,以为被恶人跟踪到家了,没敢开门。过了一会儿,有人叫门,原来是儿媳。她拎着许多水果给我过母亲节来了。我的心已被她吓得心律过速,无心过节了。就这么反复的魔炼,还是有怕心,没有做到坦然不动,还是不成熟。有时怕心上来,我就背《洪吟二》〈怕啥〉这首诗。每回背这首诗,我就豁然开朗,堂堂正正的出来進去。我做好人,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怕啥!是邪恶的生命和因素怕我们才对,一正压百邪。

四、开创环境结善缘

我有个体会: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得做好,我们的言行就是在证实大法。圆容好家庭,邻里们的关系,结善缘,为讲真相、救度世人开创有利的环境。

2007年,我家买了一户三室的楼房。装修好之后,我让儿子一家搬过去住,而我搬到他们的一户二室,我想让年轻人宽裕一些,自己吃点儿亏不算啥!儿子家缺啥少啥,我还惦记着帮忙,给买这买那。即使这样,有时儿子和儿媳对我还发牢骚,不满足。不管他们对我如何,我就是宽宏大量,用他们能理解的法理开导他们,注意自己的语气、善心和道理能不能让对方接受得了。只要基点对了,他们就有改变。

我知道师父让我在复杂的环境中提高心性,去除业力,纯净自己,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即使今世遇到的是孝子贤孙又能伴我长久吗?终归要各奔东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有修炼圆满才能永恒!事由心变,境由心转,当我去掉儿女情,心生慈悲时,一切又是顺畅如意了!

今年夏季,我们住宅小区進行走廊内的环境改造。我主动负责我们单元十多家住户的签单、送单工作。挨家挨户的走,不嫌麻烦,让邻里们很感动,我借机还劝退了一家,能救人,我就没白挨累。平时,我勤扫走廊,帮邻里们倒垃圾,大家对我也很客气,尊重我的为人。我把修炼贯穿到日常生活之中。我悟到:只要我们走正,就能改变环境,开创环境,最终让大法弟子正的因素布满世间的场,这场迫害就能立即结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