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人世间对幸福的定义有千百种,然而,对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而言,在神的路上勇猛精進,助师正法,这是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

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

我是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在重庆亲身聆听师父讲法的。讲法的九天中,我是听一堂课,哭一堂课,眼泪不自主的往下流,我觉的师父讲到我心里去了,师父的讲法就是我这么多年苦苦追寻的,尤其是师父讲到“真、善、忍”是最根本的佛法,是宇宙的根本特性时,我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唤醒了。我想:我做的到,按照“真、善、忍”做我一定做的到!我就是觉的人间太苦了,想要寻求能够使生命返本归真的佛法真理,想要超脱生死轮回、摆脱人世的生老病死。在师父的九堂课中,我真正的找到了这么多年苦苦追寻的!

前三天听课的时候身体很难受,身体各个有病的地方都有很强烈的反应,但我听师父的话,坚持来听课。我以前是做矿山电瓶的,用土锅土灶做,整天守着炉子熬铅,几十年就是做这个。三十多岁就浑身是病了,铅中毒,到医院去检查,血液里、小便里都是毒,还有心脏病、肾炎、颈椎病、风湿病、神经衰弱、记忆力消退、四肢无力,几乎五脏六腑都是病,都不知道吃什么药好了,吃了多少药也没有用。在听课前,我甚至出现了面瘫的状态,都快到眼斜嘴歪的地步了,人瘦的只有三十多公斤。

一進班师父就告诉大家,我们这里不治病,要治病的就到医院去或者找其他气功师做。我一听,心里还有些失落,可随后师父就说我们这里讲的是佛法。一听这句话,我又来神了,我想,我最爱听佛法了,我一定要听完。

前三天听完课后,到第四天,整个人就轻松了,身体非常舒服。不只我,其他的学员,只要是真心来学功的人,身体的变化都是非常明显的,而那些抱着治病目地的人,出了门还是一样,身体没有好转。

那九天班中,每天吃完中午饭我就往学习班跑,经常都是第一个到,早早的就在礼堂门外边等着。开始的时候都往前几排抢座位,有一次我往前头跑的时候,一下子就撞到我的脚踝了,疼的不得了,我就想:师父在告诉我了,不能再抢座位了。从那开始,我就主动坐到后排去了。

期间有一次师父讲到真心修炼法轮功的人,师父能看到人心,要给真正的修炼人净化身体、下法轮和很多东西,说着师父就叫大家把两手放在膝盖上,手心朝上,然后叫大家感受一下,看有感觉没有?大家都说有感觉。我当时感觉浑身上下很舒服,两个手心里有法轮在旋转,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重庆的五月是很热的,可是师父的讲法场太好了,我们一走進学习班的礼堂,一点儿热的感觉都没有,凉幽幽的,连一个扇扇子的人都没有。当时开天目的学员,看到了师父的讲法场中满天都是法轮,真心修的那个人,法轮自动就到他的身体中去给他调整身体了。

那段时间我每天心里都在想,要是面对面见到师父该多好,想和师父握握手。每天下了课我就在主席台门外头等着,想等师父出来,九天的课我就连续等了九天,可就是见不到师父,有时连师父身边带的学员都看到了,就是没看见师父。我还专门问师父身边的学员师父住在哪里,他们也不告诉我。后来我想,可能是自己太执著了。

师父在第七、八堂课时提醒大家要注意听,要写心得体会。当天晚上我回到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回想起了自己这一生的经历,泪流不止,枕头都湿透了。我只读到小学二年级,但我想自己一定要写这篇心得体会交给师父。

那时我看师父有那么多的弟子,有一千多人,每个弟子都写一篇心得体会,我担心师父太辛苦,看不完这么多心得体会。我就专门问了一位一九九三年就跟着师父听法的老学员,她告诉我师父都是坐在火车上看学员的心得体会的,每个学员写的师父都要看。我想我就少写一点,别写太长,别让师父太辛苦。我那晚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提笔写下了这几句诗:

“提笔激动珠泪滚,见师胜过见亲人,高兴之中难入睡,昨夜热泪共天明,感谢师父来指引,望师度我脱红尘,勤修苦炼真善忍,去掉常人执著心,脱离苦海机会到,与世无争走师路,望师察看弟子心,这次师父离我去,不知何时见师身,祝师平安离重庆,望师明年来山城。”

到最后一堂课结束的时候,我亲手把这篇心得体会交到了师父的手中,心里太想紧挨着师父合一张影照一张像了。当时和师父照像的学员非常多,我就想等一会儿人少的时候再挨着师父照张像。我就站到一边了,可没想到隔了两分钟,师父竟然走到我的身边来了,我抬头一看:是师父!顿时喉头哽咽,眼泪夺眶而出。其他的学员也都跟着师父一起过来了,带像机的学员就给我们照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我紧挨着师父,后来这张照片由当时拍照的学员给我寄来了,一直保存到现在。

到现在为止我有一件最遗憾的事情,听说师父第九天课结束的当晚就要赶到成都去讲法,而我没能到火车站去送师父。直到现在我想起来都很难过,很后悔,觉的这是我一生中中最大的遗憾,没办法弥补。唯有在以后的修炼路上勇猛精進,听师父的话,做师父要求的事。

洪扬法轮大法的日子

在师父的学习班上我就想,这么好的功法我要把他洪扬给更多的人。那时重庆已经有很多人得法炼功了。我就想去还没有人炼法轮功的地方洪扬大法。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就来到了女儿居住的城市,一方面这里还没有炼功点,另一方面洪扬大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想,我就安下心来,把大法洪扬给这一方的有缘人吧。

就这样开始,我从手把手的教会一个人,慢慢的教了大概七八个人了,屋子里站不下了,我们就到了外面的广场上去炼功。从那天起,每天早上六点半,我就准时到广场上,起初是我边念口令边教大家动作,两个小时炼完功以后,大家就在一起读《法轮功(修订本)》,那时只有我有一本书,我文化不高,就给文化高的学员读,读半小时左右,大家就各自回家了。因为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人传人,心传心,每天都有新学员。一个月以后,在我们那个广场炼功的就有好几十人了,我就提上录音机,放炼功音乐,然后大家一起炼功。这样,伴随着每天清晨悠扬美妙的炼功音乐,法轮大法的福音真正传到了这里,为这里的众生带来了大法的美好。

有一个学员是九十度驼背,几十年都是这样佝偻着身子,他来我们炼功点炼功,每炼一天驼背就直起来一点,一段时间以后,他的驼背完全直了!另一个学员得了癌症,但是她没告诉我,每天坚持来炼功,等她癌症全好了她才告诉我。这样的人很多,因为我告诉他们大法修炼不治病,他们一开始就说自己没病,通过修炼,真正的放下了治病的心,病反而好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简直数不胜数。在心性的提高方面,大家通过修炼,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工作顺心,家庭和睦,所有炼功人都在这个祥和的场中沐浴着佛法法光,感受着生命的升华与提高。

随着炼功人数的不断增加,在各个区就分成了好多个炼功点,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切磋、交流,再一起到没有炼功点的地方洪法。

在我洪法的过程中,家庭给我制造了很大的魔难,我和我的老伴是住在女儿女婿家,因为我每天都要出去洪法,女婿、儿子、儿媳、连同我的老伴都反对,经常开家庭会议批斗我。女婿甚至要把我撵出去,老伴也要跟我离婚。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利用亲人给我提高心性,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说怎么表现,我就是不动心,还是坚持每天出去洪法。

除了亲人,同修之间也在相互提高心性,面对同修的误解、同修给我制造的麻烦,我都坚持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有一次同修误会我,说的话非常难听,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当时我就说:“以后我不在这里干了,我回老家去了。”说着我就往楼下走,“哗”一下门口的卷帘门就掉下来砸到了我的脑袋,我猛然就惊醒了:“是师父在拍我的脑袋呢,我不能走,我还是要坚持。”那卷帘门滑下来砸我脑袋之后又弹回去了。

从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五年的时间,我走遍了城里城外、大街小巷、厂矿学校、机关单位,这个城市里到处都留下了我和同修们洪法的足迹,真、善、忍溶入人心,法轮大法的标语飘扬在城市里的每一个角落,优美的炼功音乐在每一天清晨准时响起,法轮大法的传入为这里的人们带来了无限生机和希望。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日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对我们中国大陆所有大法弟子来说,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一夜之间,黑云压顶,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中共邪党开足了马力对法轮功打压迫害。看到电视上对大法与师父的污蔑与造谣,我心里象被针扎一样,万分痛心。我想:电视上怎么能这么说呢?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了?法轮功是好的,怎么能这样呢?政府是不是搞错了?那几天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担心师父,担心其他炼功的同修。

最后我坚定一念,不管你电视上怎么说,我不相信,我炼的法轮功是好的,谁都不炼了,我也要炼。我想大法是被冤枉的,我要走出去,告诉别人,真实的法轮大法是什么。

迫害开始不久,当地国安来找过我几次,让我“交代清楚”,我就跟他们说:“我在你们这里洪扬大法,是做好事,法轮功那么好,治好了多少人的病,为你们节省了多少医药费。别的不说,你看我的身体。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哪有这么好的身体。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做到真善忍病也不会好,你们管好治安就行了,管我们这群人根本没有必要。”国安的警察听后问我:“你可真会说,把我的心都说动了,真有这么好?”我说:“当然,我们炼功人不说假话。”他还说他自己就有病,我说教他炼功,可他说不敢学。几次以后,国安的警察也不来找我了。

那段时间,我和同修们一起到当地政府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我们说:“我们就只是炼功,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做,不是象电视说的那样。通过修炼法轮功,我们的身体都好了,医药费也不报了,多少年治不好的病都好了。炼什么功是自由的,对国家都有好处,政府这么做是不对的。”我们还告诉他们,此前的国家领导人对法轮功所做的调查报告,证明法轮功对国家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后来随着迫害的不断升级,我发现向政府部门反映没有用,媒体依然还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向世人散毒,不明真相的人还很多。我就想要走出去,向广大的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那时还没有讲真相这一说法,但我就知道要讲。

我走到哪里大法的真相就讲到哪里,我到公园里讲完真相,没有真相资料,我就在地上捡一块石头,给人讲明白了真相,就在墙壁上、石坎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明白真相的人记住,告诉他记住这个好,叫他第二天拿笔和本子来把这两句话抄下。

电视上天天“讲”,我也天天讲,我遇到的人我就跟他们说:“法轮功是好的,是救度众生的,不要听它们(指电视等媒体)的,你看我,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身体多好,以前也是百病缠身,现在什么病都没有了。有一天你们就知道了,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没一句是真的。我是亲自见到师父的,我亲身体验我的病是怎么好的!”常人一般都接受,也都相信。

随着每天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真相,智慧也就来了,见到什么人就知道要怎么讲。起初讲了真相告诉对方记住大法好,没有纸笔不太记的住,后来我就自己带上笔和纸,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给对方。后来同修们和我商量,在纸上写上简短的法轮功真相,写好后就送给有缘的人。慢慢的感觉写有点慢,就想有没有什么机器一次性印上一些出来,省力又方便。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就买了个复印机,谁字写的好就拿谁写的复印,一张A4纸印两三份。一开始谁都不敢发,大家就想了个办法,用红线捆住,买菜或者出门办事,就放在旁边。吸引世人来捡,从而了解真相。

但是小小的纸条实在说不清楚什么,我们就想买些设备回来多印一点,真相讲的更全面一点,让看到真相的人都能够明白法轮功是什么,不受中共邪党的欺骗。因为前期洪法的基础,以及在同修中的信誉,大家都很信任我,把钱都交给我,我就交给懂技术的同修去把设备买来。买来后大家一起配合,印了很多真相资料。我就从自己开始,同时鼓励大家一起走出去发资料。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后来被劳教了一年,即使在那样的地方,我也坚持讲真相,就讲大法的美好,从未间断过。所有接触到的犯人、劳教学员、警察、来“转化”我的人,我都给他们讲,一直讲到我回家的那天。

我回家前,劳教所所长给我说,叫我回家以后不要再讲了,不要出来,否则又把我抓進来。但是我没听他的,我想我听师父的,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是大法培养出来的,我要继续讲。

不管天晴、下雨,我每天不间断的讲。下雨时我看见谁没伞的,赶紧跑过去给他撑伞,然后就搭上话了,送他回家,一路上就给他讲真相,有时把人送到家,人家还请我坐到家里,给我倒水让我再多说一会儿,我就再把真相资料送给他。看到谁提东西的,我也跑上前去,帮他提东西,然后讲真相。

我七十多岁的人,在大法中,师父给予我的太多了,身体比年轻人还好,皮肤细嫩,脸上没有斑,皱纹也很少。所以十有八九的人都会问我的养生之道,我先“咋呼”(指卖关子)对方一下,让他们猜我的年龄,几乎没有猜准的,我就告诉他们我的真实年龄,对方一听都不相信。我就对他们说:“你们想知道我的养生之道?我说出来你不害怕?”对方都说不怕不怕,就想知道。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然后就讲法轮功怎么怎么好,自己身体是怎么好的。对方听的都非常入神,再看我这个人,对我说的话深信不疑。同时我也很热心,所以很容易和人搭上话。我首先看那个人的形像,找一个特点,然后赞扬他/她几句,对方非常高兴,对我没有戒备。经常挽着我的手,跟我一起走,边走边讲,看上去象亲人一样。

我送真相也有方法,讲真相讲的差不多,对方就会说:“法轮功好是好,可是没有书啊!”我就凑近对方耳朵边说:“我有书,我送你一本,这可是宝书,你把你包拿过来,我把书给你放進去。”或者是看路边有石凳石桌,我就说:“来来,咱们在这坐一会儿。”到那坐下后,边讲真相,边送真相资料。

我就象这样讲真相,讲了之后我自己还要总结,想想自己讲的方法对不对。我想,光是在街上这样走着讲,太有局限了。商店我要走進去、锻炼的那些人群、跳舞、练剑的,我都要走進去。我一直在悟师父讲的“助师正法”。我想起师父为救度众生而落泪,作为师父的弟子,我有责任走出来,用实际行动助师正法。

每天早上在各个公园都有很多练剑的、锻炼身体的人,我就到他们那群人中去随便比划几下,我的身体非常柔软,做的动作也很好看,一会儿人家就都注意到我了。问我身体怎么这么好,怎么这么灵活。我就先打个埋伏,让他们猜。然后说我炼的功如何如何好,把那些人的胃口全吊起来了,都抢着要听我是炼什么功,我最后再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同时就把真相资料人手一份的送出去,还提醒他们一定要珍惜,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这么多年下来,我们这里所有的公园我几乎都去遍了,一个公园讲完了,就去另一个。

而進到商店我讲的方法就不同了,一進店先观察店里的特征,现在的商店大部份都供着财神,我就问店主说:“你还供财神啊,我送你一个东西,比你供一百个、一千个财神都管用,是万能的,只要你信,不要求,什么都能。”店主说:“真的啊,什么东西啊?”我就说:“当然是真的,就怕你不敢要!”店主的兴趣顿时就提起来了,迫切想知道是什么东西。我就说:“法轮功的东西,你敢不敢要?”对方说:“要要要,只要生意好,什么都要!”我就开始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邪恶的造谣,讲三退保平安,最后把真相资料送给他们。过一段时间,我还要再到讲过真相的那个商店检验一遍,问他们效果怎么样。几乎都说有用有用,自从相信了大法后生意确实好了。有的还问我还有没有真相资料,还想跟我要。我就动员明白真相的世人继续把真相资料传播给他们的亲朋好友,告诉他们这是功德无量的事。

有一天一大早,我到菜市场买菜,人还很少,有个卖肉的老板正在吃面,我就过去对他说:“送一个生意兴隆给你。”他说不要,他不识字。我说:“你不要?我站在你这里保证你生意就好了。”话音刚落,旁边就来了一个开餐馆的人来买肉,问我们在说什么。我说送生意兴隆给他他不要。餐馆的人说:“咋不送我,我要!”我就送了她一份真相资料,她买完肉了就走了。刚走,另一个人又来了,又问我们在干什么。我就说是生意兴隆的好东西。他也说他想要,还要给别人呢。我就送给他了好几份真相资料。他买了肉高高兴兴的走了。象这样接连来了九个人,都拿了真相资料,买了肉。连旁边摊位卖肉的都坐不住了,对我说:“大妈呦,你是个神仙啊,怎么说生意好,就真是生意好,你那是有什么好东西啊,赶紧给我们啊,我们还没开张呢!”我就给他们资料,然后讲大法真相,资料都送完了,还有一个卖肉的没拿到,着急的不得了。我就说:“不怕不怕,明天我再来送给你。”第二天我又到他们那儿,把真相资料送给他,又给在场的人讲了一番真相。

象这样的事很多,我知道都是师父在加持。有一天下午我到另一个菜场买菜,有一个卖蔬菜的妇女,我对她说送你个生意兴隆,你肯定生意兴隆。话才说完,果然就来了好几个人跟她买菜。不一会儿,她的菜就卖完了。她都忙不过来,我还帮她收钱。最后她激动的不行,跟我说:“我太喜欢你了,大妈,你天天来就好了!”我就把真相资料送给她,然后進一步给她讲真相。最后我说:“你看你自己都亲身体验了,多灵啊,你想不想再做点好事,把这些好东西(指真相资料)再送给你的亲戚朋友,那你就更好了!”她说:“好好好!”我就又给了她几份真相资料。

还有一次是在一个农贸市场,我看见一个卖菌子的小伙子坐那儿没生意,我就过去问他,得知他守了一天了连张都没开。我就安慰他说:“不怕,我送你个好东西,马上你生意就好了!”才说完,就来了四五个人买菌子。小伙子也是激动的不得了,我就把真相资料给他看,他看了会儿说:“原来你们法轮功那么好啊,政府说你们法轮功不好是冤枉你们的啊?”我说:“对啦,小伙子,你能认清这个啊你以后生意更好做了。你现在知道好了,你也尝到好了,你想不想更好?再把真相资料送给你一起的朋友看看?”他说:“要的要的,多拿几份!”最后把我背的半包真相资料都拿完了。

我讲真相不分人,没有分别心,不管男女老少,职业工作,我都讲,多次讲真相中碰到国安、公安,公安局长都碰到过几次。有一回我到一个公园,看到一对夫妇坐在石凳上,我就过去,结果他俩人都起来给我让坐。我就坐在他俩中间,跟他们搭上话,妻子告诉我她老头(丈夫)是公安局长,现在退休了。我一听,就转过来对着他老头说:“你是公安局长哦。遇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早就想问你几句话,问别人嘛人家还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听了会是啥反应。”他说:“你说,不怕,我退休了。哪里说哪里丢(指说完了就完了)!”我就说:“我是帮别人问的,她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原先是一身的病啊,后来炼法轮功全炼好了,那个身体啊,太让人羡慕了,我都想炼了。可是为什么那么好的功法,却被迫害。你是公安的人,知不知道点内部情况。”老头儿听完叹了口气说:“这个怎么说呢,你知道太平天国吗?”我说:“哦,就是因为人家法轮功好,炼的人才多,炼的人多就可以镇压啦?我的这个朋友啊,坚持炼,还被冤枉了坐牢,认识她的人啊,都说她是好人啊,公认的大好人,把这么好的人抓去关着,老百姓对政府都反感啦!”我又接着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中共迫害的残酷,然后我说:“我每次见到她啊,她都给我包里塞几本书看,看了啊身体就好,哎,我看看我现在包里有没有书,你们要有病,看了就好,得到就是福份。”他夫妻俩人说:“好啊,我俩都有病,看看!”我就从包里拿出来几份真相资料,送给他俩说:“出门保平安,再拿给公安的人看看,别迫害法轮功。”他们说:“好,我们信。”最后我问他们:“刚才我给你俩说的故事好不好听啊?他俩说:“好听,好听,今天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笑着说:“我说的我那个朋友啊就是我了!”他俩一惊:“哎呦!是你啊!”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不一样。”还说资料给少了。

还有一次,我在车站看一个中年男子没赶上车,正郁闷呢,我就过去对他说:“没事没事!这车啊,一会儿又来了,你遇到我啊,是咱们有缘份啦,搞不好啊你没赶上车就是为了等我告诉你件好事儿呢!”他心情放松了,问我是什么事。我就说:“听说过法轮功没?法轮功好啊!你以后心情不好啊,不怕,我告诉你念九个字,念了保证就舒服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着,我从包里拿出资料给他,说:“回去再好好的看看这个,看明白了,做生意的生意好,有病的身体好,不顺利的心情好!”他接过资料说:“我就是做生意的,我要看看,大妈,我留给电话给你,这次时间紧,下次你打电话来找我,再给我好好讲讲!”我记下了他电话,没两天我就打给他了,问他看了资料感觉怎么样,他说好啊,并请我到他工作的地方去。我到了那儿,才知道原来他是个做生意的老板,很漂亮的大办公室,我也没有畏难,坐在他办公室里给他讲,声音还大,他公司其他员工也都听见了。最后他非常高兴,心情很好,又要了些资料。他问我是哪个大学的老师,看我那么会讲,还以为我是老师呢。

有一次我给一个当干部的讲退党,才一说,他就说我反革命。我很平静的说:“反革命?你先别急,听我说完,听我说完病都会好,这里面有个关系,为什么退党。”我就从藏字石开始给他介绍,让他猜猜那石头上是什么字。他猜不到,我就说:“中国共产党亡。那也就是天要灭中共了,那灭的具体是什么呢?不就是以前加入过党、团、队的人吗,你们入党时发誓就是在发毒誓,把自己的命交给共产党了,自己的命自己不要,要交给它,那么共产党又是个什么东西呢?不说别的,共产党害死多少人哪?两次世界大战死的人都没共产党害死的人多。共产党说资本家不好,比现在的贪官腐败份子如何,说地主不好,比现在这些作假制假害死人的如何?”我还没说完,他就说:“退!”

我有时也会遇到说了半天,还不退的人。我就说:“你不退?你不退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生命没有保障啊!你看现在,灾难那么多,地震完了干旱,干旱完了洪水,还有什么甲流啊,经济危机啊,车祸啊,你躲的了吗?往哪躲啊?共产党保的了你吗?能让你不得病吗?你听我的,退,什么天灾人祸也找不着你了!你不想平安,不想幸福?等以后有一天你就知道今天我救了你啦,到那天你日子就更好过了!”对方听了都很高兴,基本就都同意退了。讲完真相我还把真相资料送给他们,让他们按照资料上的退党信息叫家人、朋友也退。经常都是一家一家的都退了,不但退了邪党,有的还学起功了。

我以前在公园里给舞剑的人讲真相时,有个女孩听明白了真相非要认我做干妈,说她妈妈去世了,就想有个妈妈。她的哥哥是老年大学的画家,我想多讲真相,多救人,到老年大学里给那些老年人讲真相,就跟她说想学画画。她就叫我去她哥哥家里学,我就把我自己的情况全说给她哥哥听,把真相资料和大法书送给他,他们一家人都很相信。因为我自己就是奇迹,就是神话,我只读到小学二年级,他从教我拿笔开始,可短短几天,我画的画却非常的好,那时正好赶上他们老年大学要搞个画展,每个人都要画一幅画,我想我才来一个星期,哪能画啊。可是她哥哥拿了一幅竹子给我叫我照着画,我画出来,他惊叹的难以置信。我说:“我以前笨的很哪,笔都不会拿,是我的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是大法赋予了我今天的能力,你要是好好学法轮功啊,比我还聪明呢!”我画的这幅竹子也成为那次参展的作品中唯一一幅画竹子的,看画的人都在问:“谁画的谁画的?画的真好!”得知是我这个才学几天的人画的,没有一个不赞叹的,都来向我取经,我就把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好身体、给我的超常的智慧向所有人又洪扬了一番。

在这个老年大学讲完了真相,我又换一个老年大学再讲真相,新到这里,每个老年人都羡慕我的身体,夸奖我画的画。我画的画经常被老师拿到班上讲评。有一个坐我后头的老太太问我:“我学了十几年从没被老师表扬过,怎么你才来几天老被表扬,你有什么秘方?”我就说:“我的诀窍是相信佛,佛就给我智慧,保佑我,看护我。”她说:“我也信佛啊,还天天烧香呢!”我说:“佛家有八万四千法门,要看你信哪一法门了,有的佛管,有的佛还不管呢!”她说:“那你是信哪家的?”我让她猜,她猜来猜去最后猜到是法轮功。我就给他讲法轮功的美好,讲我自己是如何受益的。她听完问我有没有书,我马上就把书给她,还把神韵光碟也送给她。第二个星期老年大学上课时,她对我说:“这个碟啊(指神韵)我才看了一点,赶紧就把电视关了,把香炉拿过来点上炷香,对着电视机磕了头,我才又把碟放了再看,我看了三遍,十多年的病就好了!”我听了很感动,为师父的慈悲而感动,也为生命明白了真相而感动。

我这么多年,每天都坚持出去讲真相,每天如此,不管刮风下雨,日照当头,也不分四季寒暑,讲真相中,遇到过太多太多的神奇,也时刻面对着不同的人,不同的执著,不同的人生观念,有的当场讲完真相就跪下来给我磕头,也有的说要打电话构陷我,有的见到我比看到亲人还亲热,有的对我送出的真相资料视作无价之宝,还想多多的要。各种各样的人都遇到了,心性也在这其中一点一点的魔炼,一点一点的提高,真正感受到了师父所说的慈悲:“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这一路走来,师父对我的呵护无微不至,对我的点化无所不在,我所能做到的这些都是师父在帮我,神在助我。我和很多常人甚至是周围的同修说:“我从来没有刻意的对我的家人做什么,或者说什么,但是他们现在对大法的态度全不一样了,我的儿子、媳妇、女婿以前都不孝顺,现在四个子女都很孝顺,连以前我洪法时要把我赶出去的女婿也向我认错,要弥补他的过失,我的孙子孙女个个相信大法,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我也把这个作为讲真相中最有说服力的例子。

此时此刻,我真的感到幸福,回首我的人生路,从我走進师父的讲法班那一刻起,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幸福。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那种幸福令我永生难忘,在几年的时间里坚持不懈的洪扬大法,那种幸福令我充实感动,而自邪恶迫害之后,在神的路上屹然坚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种幸福才令我感到升华和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