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

  • 合肥大法弟子余美秀和张兰萍已被营救

  • 河南郸城大法弟子岳燕萍已回家

  • 榆树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左中仁、魏云霞等已回家

  • 请知情同修反馈陈淑兰、李颖母女的近况

  • 请到北京用身份证住旅馆的同修注意安全

  • 请大连同修注意不给邪悟者市场

  • 请长春有条件同修提供下列信息

  • 由《过年好吗?》想到的

  • 彻底解体邪恶的湖北省洗脑班

  • 中共邪党对网络的监控和过滤

  • 合肥大法弟子余美秀和张兰萍已被营救

    合肥大法弟子余美秀和张兰萍已被营救,谢谢国内外同修的声援,高宗华仍被关押在合肥看守所,请海内外同修打真相电话,声援合肥同修。


    河南郸城大法弟子岳燕萍已回家

    河南郸城大法弟子岳燕萍在正月十四被恶人诬告后一度走脱,然后又被绑架和非法拘留5天后已经回家,现已回家近三个周了。


    榆树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左中仁、魏云霞等已回家

    榆树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左中仁、魏云霞、李国峰、苏玉才、陈桂红已回家。


    请知情同修反馈陈淑兰、李颖母女的近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刊登了“请关注陈淑兰、李颖母女的近况”的消息,可是十多天过去了,也未看到陈淑兰出狱的消息和李颖下落的消息。请知情同修把大法弟子陈淑兰、李颖母女的近况反馈到明慧网。


    请到北京用身份证住旅馆的同修注意安全

    去年有一同修随家人到北京办事,刚住下半小时左右,房间电话响,家人接电话,对方说找该同修,她接电话对方却把电话挂了。一会就有两个警察敲门,看到地上的行李箱说:“把箱子里的东西倒出来”,倒出来未发现什么后就走了。该同修在99年7.20后,姓名被派出所登记,估计北京旅馆电脑和公安系统联网,请同修住店时理智、智慧,注意安全。


    请大连同修注意不给邪悟者市场

    大连地区有一些邪悟者,到处推销安利产品,并且以讲课的形式召集一些人参加,每次三十人左右,讲课的人是那些邪悟者。

    请大法弟子以法为师,静下心来好好学学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不要被那些邪悟的小丑所蒙骗,不给其市场。


    请长春有条件同修提供下列信息

    请长春有条件同修提供下列信息,以便大法弟子讲真相或营救同修。

    1、南关公安分局国保中队警察,“610”,法制办,政保科人员手机或住址,及家属的工作单位,手机住址等信息。
    国保中队队长:李军
    2、南岭派出所所长、警察联系方式。
    3、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所长及家属手机、宅电、办公电话。
    (所长:刘连众 ;副所长:孙智昊、任中生、刘英久 ;政委 :李宝林 )


    由《过年好吗?》想到的

    看了同修写的《过年好吗?》一文,联想到本地区发生的事和本地区目前整体的修炼状态,心里非常难过,也非常着急。我想把自己的想法和看到的问题写出来,希望能为今后我们整体配合提供点儿帮助。由于自己法理上认识不高,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去年底本地区十几名大法弟子遭绑架,至今还有五名同修没被营救出来,而且营救同修的工作始终没有进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也明显迟缓下来。特别是市内的同修这方面表现的比较突出。

    具体表现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被邪恶的嚣张气焰给吓住了。有的甚至把大法书都藏起来了,学法小组也解散了,讲真相也不讲了,真相材料也不敢发了。有的躲到外地去了。更严重的是同修之间不敢接触,觉的一下这么多同修被迫害,内部一定有特务,同修之间互相猜疑。甚至个别同修指名道姓说这个是特务,说那个是特务,在同修中造成很大间隔。

    二、还有一部份同修在压力面前不向内找,不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不从自身找原因。对整体出现的问题,也不在法上认识。对被迫害的同修不用正念加持,想办法营救,而是有怨气,甚至给这些同修归纳出很多“罪状”,说这些同修这儿没做好,那儿也不对,这个心促使,那个心促成,似乎觉的这些同修被迫害是理所当然的。这样一来,原来走在前面工作的同修也不敢动了,做协调工作的也不协调了。谁都不敢往前走,谁都怕做错被邪恶钻空子,怕承担责任,致使整体工作受到很大阻力。

    三、市内的资料点几乎瘫痪了,加上同修的怕心,真相材料发的很少,不干胶也寥寥无几。街上面对面讲真相比以前也少许多。这种状态已经有几个月了,真急人哪!师父该多么着急啊!

    我写出这些无意指责我们同修,真的不是指责大家。就是看到这种状态心里着急,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众生!时间不等人哪!其实,我们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向内修,找自己。放下自我,去掉怕心,归正自己。用慈悲和善念对待同修,把救度众生的责任放在第一位,整体配合,发出强大的正念,很快就能把邪恶清除干净。我们都能在法中提高上来,思想纯净,正念十足,彻底否定解体邪恶的迫害,同修很快就能被营救出来,一定是这样。而我们现在这种状态,那不正是邪恶所要达到的目的吗?它们之所以迫害我们这些同修,不就是看到我们对这些同修的依赖心吗?不就是因为我们一些同修老是不敢往前走,畏缩在后面保护自己,怕心、求安逸心阻挡着自己,邪恶才钻了这么大的空子吗?它们认为老是这些同修在前面做事,挡着后面的走不出来,离开这些同修我们就不行。是我们给邪恶提供了迫害同修的借口,不是这样吗?当然,被迫害的同修自身也存在问题,可是,邪恶的迫害是针对我们整体来的,这一点大家都十分清楚。如果我们都走正了,都能走出来,资料点遍地开花,人人都有责任感,人人都能负起责任来,邪恶还敢迫害我们的同修吗?!我们这样下去,那不正好证明它们迫害对了吗?

    让我们共同学好法,真正在法上提高。珍惜师父留给我们的分分秒秒,早一天把同修营救出来,更多更快的救度众生。


    彻底解体邪恶的湖北省洗脑班

    湖北大法弟子

    湖北省洗脑班,即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其实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过程中所采取的一切手段都是违法犯罪的,也是见不得人的。

    洗脑班2008年由汤逊湖迁到了洪山区马湖村,与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墙之隔,在洪山区板桥小区的东边,马湖新村的南边。洗脑班从2002年2月初一直办到现在,每年办5-6期,多的时候一年办9期,每期40天左右,非法关押20-30名法轮功学员。全省各地都有法轮功学员被它迫害过。今年3月16日“两会”一结束,它又迫不及待的开始在全省绑架大法弟子了。其它省的洗脑班都解体了。为何湖北省的洗脑班还在不停的迫害大法弟子呢?是不是我们全省的大法弟子纵容了它呢?我觉得有几点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一、没被它迫害过的大法弟子往往忽视了它的存在,没有重视对它的清除,可能觉的与己无关。这是不是一种私的表现呢?

    二、很多人寄希望于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来解体它,没有把我们当作一个整体,没有把解体它当作是自己的责任。没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更应该有能力去想办法解体它,而不是依赖被迫害的同修。

    三、这个省洗脑班极为狡猾、伪善,都是暗中操作,办一期停一段时间,再偷偷的办一期。对它的揭露曝光也很不充足,没有引起社会的重视。这可以说是我们对这个邪恶狡猾的东西姑息了。

    洗脑班在法律上本来就是非法的,全体大法弟子都应该理直气壮的抵制它,并且可到相关部门投诉或者到法院起诉绑架学员到洗脑班的恶人,到恶人生活、工作的环境中揭露他们的恶行。一是可以揭露它,让全社会都知道它的丑恶。二是可以震慑那些替它行恶的人,让它们知道行恶了是要负责的,从而不再替它行恶。绑架学员到洗脑班在目前邪党的法律范围内也是非法的,至少犯了如下罪行:1.绑架罪;2.非法拘禁罪;3.刑讯逼供罪;4.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5.侮辱罪等等。

    现在是到了彻底解体邪恶的湖北省洗脑班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了。我们全省大法弟子应该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它,不允许它继续存在。同时采取各种方法揭露它,曝光它,让全社会都看清它的鬼脸,从而不再配合它。


    中共邪党对网络的监控和过滤

    中共邪党对网络的监控和过滤已经下到了县、镇下面了,设备是在过年前装的,这段时间上网,网速有点慢,有断续现象,可能是这个原因,下载的大文件因此而损坏和破坏或不全而无法解压而无法打开,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这消息在过年前已知,当时没在意,没上网曝光它,现希望大家发出强大正念否定它,使之无用。谢谢!(广东,清远市地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