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庆阳曹桂芳阿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我从明慧网上惊闻庆阳大法弟子曹桂芳阿姨遭迫害去世的消息,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回忆起和曹姨接触的点滴往事,把它写出来,一方面是对曹姨表示尊敬和怀念,另一方面是想要告诉世人:大法弟子真的是很善良的,希望世人能够珍惜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善待大法弟子。

曹姨今年五十多岁,在修炼前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家庭妇女,她没上过学,修炼后不到一年时间就能通读《转法轮》。她是在当地商场做卖服装的小生意。记得一同修曾对我说,迫害前,他曾到曹姨所在村去洪法,曹姨看到《转法轮》,一个字也不识,就急得抱着书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就抱着书在桌子上睡着了。以后就慢慢的能够通读《转法轮》了,真是奇迹。

修炼法轮功后,曹姨在当地最有影响的是曾经在商场捡到一个装有一万两千元的一个黑皮包,最后找到失主,把钱归还给了失主。那个失主当时给她回报,她没要。当地政府为此还表扬了她,曹姨还曾开玩笑的对我说,她的丈夫骂她是“冷松”,那当然了,常人怎么能理解修炼人的思想境界呢。走進曹姨家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她家的墙上挂着许多当地政府表彰她的各种奖状,有的是“先進模范人物”、有的是“优秀个体户”、有的是“模范带头人”等。

曹姨最初给我影响最深的是,有一个初秋的一天在一同修家里,那天下午正下着毛毛小雨,我正在单位办公室上班,手机突然响了,一接是曹姨打来的,她告诉我她正在一同修家里,想和我见面。我一看天正在下小雨,加之路途遥远,行路不便,我又在上班,就在电话里想推脱掉。不想曹姨在电话里笑着说:“谁也挡不住咱们!”我当时就感到很惭愧。于是我就匆忙离开办公室。刚出办公室的门,天就放晴了,还出了太阳,我一下惊喜的不得了。

赶到了她那里,曹姨很热情的迎了上来,和我交流了一些修炼中的事情,并给我带来了师父的《洪吟二》,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感动,我感觉到曹姨对待我就象亲生的父母一样那样好。晚上,我们乘车到另一同修家里开了个小法会,進行了交流。我注意到曹姨一边听一边在抹眼泪,我就问她为何这样伤心,曹姨说:“我们的同修多好啊!见了同修就象见了亲人一样,我是激动的流眼泪!”

有一年春季,我去曹姨所在地,曹姨为了我能有个多落脚的地方,就为我跑前跑后联系了几个同修家里,还专门找了几个同修和我们進行了交流。除了在法会上我们切磋外,我和曹姨还单独進行了几次交流,慢慢的我知道了曹姨修炼中经历的一些苦难:除了在明慧网上报道的有关她的迫害外,曹姨家庭环境并不好,曹姨说她的丈夫是一个不太管事的常人,曹姨的家里内外都要靠她一个人支撑,她曾指着她家的几座屋子说,都是她一个人盖起来的,丈夫一点事都不管,为盖这几座屋子,差点把她累死了。一个女人能盖起这几所大屋子,能想象的到她是怎样吃苦的!

我在讲真相中遭到迫害后,曹姨曾经多次帮助过我。有一次我被邪恶拉去打了一下午,晚上放出来时,投奔到一同修家,早上去曹姨家,曹姨看我穿的很单薄,就把她的一个贴身穿的夹衣脱下来,送给我。还给了我一些钱,这件夹衣到现在还穿在我身上。又有一次,由于迫害,我没地方去了,曹姨把我送到了一个她的亲戚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曹姨多次带着礼物来看望我,问寒问暖,无微不至。使我特别感动的是,有一年腊月接近过年,我回不了家,曹姨嘱咐我一定要到她家里过个年,我因在外地有事没去她家过年,听她儿子后来对我说,曹姨一直惦记着我。为了使我有个安身之处,曹姨还准备为我在一商城租个摊位和她一起卖衣服谋生,解决我的生活问题,可惜当时没联系到。

除此之外,曹姨每次见到我,都关心的问我生活上的一些事情,也给我送了几次衣服和一些钱,还关心的在法理上对我的修炼進行了帮助,可惜我有时悟性不好,还误解了几次,现在回想起来很内疚,曹姨对我的帮助是多么的珍贵和无私。曹姨的突然离世,使我真正理解了师父说的一定要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本想打算过一段时间回去看她,不想成了永别,再也见不到她了。

曹姨在生前讲真相救人这方面做的非常好。几乎凡是她接触的人,她都讲了真相,因为做生意接触的人多,曹姨讲的人也多,由于曹姨对她接触的每一个人都很和善,最后甚至连一些当地的商场管理也都很佩服她。记得前年我到曹姨那里去,她对我说,家里很忙脱不开,本打算不想卖衣服了,但是为了救人,她就一直开着那个小店。我虽远在外地,心里对曹姨在救人这一方面一直很佩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