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唧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老早就发现大法弟子的家总是有群喜鹊萦绕附近,大法弟子的家搬到哪儿,它们就跟到哪儿。不知是否它们真的知道谁是大法弟子,是否它们真的是传递喜讯的使者。

这几天心性守得住,几次过关过的很好,总是堵头的打字机也很配合,字打的清晰,还很快。不知不觉中做了六包《九评》,望着一本本精美的《九评》,心想A同修都好几个星期没来了,今天正好是约好的日子,一会儿她就会来取走。可是左等也没来,右等还是没来。突然想起她上次临走时说的话:“资料点做《九评》的同修都不出去发《九评》,不了解情况。现在我们都当面发《九评》了,不象以前在楼道里发了,所以需要的量就少了。”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怨气十足的嘀咕:“讲真相救人,还分什么方式吗?我能做出来,你们还发不出去吗?”反正都是向外看人家的不是。

现在低头再看这六包《九评》,刚才的满心欢喜没了,反而发起愁来。原来自己就只管做,还真不知发资料同修的辛苦。忽然间觉得发资料的同修真的了不起。可是轮到自己,这一百来本《九评》何时能发完呢?怎么发呢?

不行,众生都在等着获救,大法弟子都在急切的抢人、救人。都以一当十,以十当百各自走在神的路上,救度着世人。我不能再等了。同修不来,我为什么就不能出去发呢?想到这,我穿上大衣,上兜揣两本,下兜揣两本走出了家门。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出去回来,回来出去,左邻右舍让我发了个遍。

最后一趟,心想:这大白天的还上哪发呢?犹豫之际,不知何时飞来一群喜鹊围着眼前的一栋大楼唧唧喳喳的叫,我突然明白了:就这栋。象喜鹊一样,我也围着大楼转了一圈,观察着入口。嗨!防盗门关的严严实实,这也進不去呀。可是喜鹊这样的叫能是偶然的吗?不是分明在告诉我什么吗?走近一看,人的眼睛看到的真的是假相,原来这个楼道的门一伸手就开了,想進那个楼道,一伸手门又是开着的。

发完《九评》,我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流了下来,心里热乎乎的,明白是师父用这种方式在鼓励弟子精進。这时仿佛是师父在问我,这下有信心了?我在内心深处坚定的回答:是,师父,有信心了。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